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 > 正文

諾獎得主:不同權需有退出條款

2018-05-14
■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哈佛大學教授奧利弗·哈特。 朱燁  攝■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哈佛大學教授奧利弗·哈特。 朱燁 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朱燁、張帥 北京報道)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哈佛大學教授奧利弗.哈特,昨日在以「現代企業理論與中國國企改革」為主題的第四屆思想中國論壇上表示,自己注意到了香港交易所允許雙重股權結構的新聞。「對於股權問題,不應一概而論,任何公司都有決定股權形式的權利,」他說,「創始人在公司上市的時候留下一些股票對他控制公司是很有幫助的。」他同時強調,這種結構是允許的,但是必須有一些退出條款的設計。

小米日前正式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是香港首隻申請以「同股不同權」形式上市的新股,也可能是今年全球最大科技股。事實上,去年以來,世界各主要資本市場交易所都在積極進行資本市場規則改革,通過改變規則搶奪優質企業在自己的交易所上市,香港同樣如此。2017年12月,香港聯交所宣佈進行上市制度改革,擬允許新經濟企業採用「同股不同權」架構赴港上市。當時,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就表示,包括小米在內的十幾家科技公司和生物科技初創企業都在對香港上市進行了積極的詢問。

分散股票投票權也是好方式

在創業過程中,如果給創業者控制權,就可能走向不同的方向或是存在其他問題;但如果給投資人更多的控制權,也存在過於關注投資回報和過度控制的現象。「通過這種雙重股權的結構安排,一些人能夠控制公司,另外一些人雖然買了很多股票,但是他們對公司控制很有限的,」哈特說,「一部分股權由公司內部人掌握,另一部分在公開市場中銷售,當今很多高科技企業都選擇了雙重股權結構,像阿里巴巴、谷歌、臉書等等。」他認為,債務合同是根據情況進行控制的簡單方式,可以通過債務合同對具體的情況做出不同的區分。另外,分散股票的投票權的問題也是一種很好的方式。

有些行業需否國企掌控應思考

哈特教授在會後對香港文匯報記者表示,世界上很多人都被中國過去40年來在經濟領域所取得的進展感到震驚。談及國企改革,他表示注意到了自從2004、2005年開始,明顯放緩的國企民營化進程的變化。他認為,具體事件千變萬化,但最值提出的問題是,「這些行業還在國企手中,是真的因為需要嗎?」這是國企改革中最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也是能夠切實提高企業效率的問題。

在哈特眼中,國企最大的優勢在於,背靠政府的強力支持,因此當它運營不佳時能夠有人救它「跳傘」,而這種「不平等」的情況對於企業發展和未來經濟進步都不是「好的狀態」,「它們應該有茼P樣的起點。」談及政府和市場之間關係時,哈特則表示,不論西方還是中國,在那些需要國家掌控的行業領域內,都將面臨複雜的選擇:是壟斷還是競爭?他曾經思考過有關監獄的問題,政府是否應該擁有監獄又或者應該套入企業管理模式,同樣的思考也存在於電力公司或公共事業等領域,「規範的管理體制或者規範的國有產權,需要納入選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