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學語習文】寒天西湖賞雪 日與夜惹爭議

2018-05-16
■雪落西湖,白茫茫一片。 資料圖片■雪落西湖,白茫茫一片。 資料圖片

張岱《湖心亭看雪》一文是小品文名篇,為香港和內地的語文科選為範文教材。此文精練典雅,內容高潔不群,也懷有淡淡的故國之思,實為學生學習中國語文及了解明代小品文的最佳典範。但文中也有一些地方語意不明,至使今人有多番爭議,似乎未有定論。

家道中落 隱居深山

張岱生活於明末清初,浙江紹興人。他出身於官宦人家,其祖三代進士,家境極為富裕。四十多歲時,滿清入關,他曾參與南明抗清運動。可惜,南明諸王才具平庸,品德欠奉;小朝廷各官吏爾虞我詐,面對大敵當前,不但未能合作,更要互相傾軋,最終南明敗亡。自此張岱家道中落,生活貧困。

一方面,他恥於出仕清朝,另方面也有感於他前半生的生活窮奢極欲,終致明亡後一貧如洗,此乃天道循環的報應,因而遁隱深山,潛心著作,以求贖罪。

《湖心亭看雪》收集於《陶庵夢憶》一書,作者著書時已為清朝。文中追述明崇禎五年十二月,作者往西湖的湖心亭看雪的情景。當時已大雪三日,人鳥聲絕跡,可見寒冷至極,作者卻獨自僱用小舟往湖心亭。湖上所見,廣闊天地白霧籠罩,水氣凝結冰霜,天、雲、山、水一片白茫茫。其間只有微小的影子:「長堤一痕、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作者以為自己這種舉動也算「癡」了,但到了亭上,竟有人與他品趣相同,因而喜出望外。

「更定」多解 如何見影?

在講到當天張岱出門時間:「是日更定矣」。解釋「更定」為晚上八時左右。因古時一夜分五更,每更相當於現在兩小時。每晚八時開始擊更報時,稱為「更定」。至此,有學生疑惑:如果作者出遊是寒冬晚上八時,則環境應該非常黑,為何會見到「上下一白」及「湖上影子」呢?我當時想起《世說新語》中王子猷夜訪戴逵的故事,有言「夜大雪,眠覺,開室,命酌酒,四望皎然」。是不是雪夜能看到「皎然」的景色呢?

我始終沒有看過雪夜的景色,真不敢斷定此說是否能成立。不過,如果張岱出遊那晚是月夜,那問題就容易解決,可惜文中沒有說是月夜。

我記得也有另一版本,解釋「定」是完的意思,「更定」則為五更完的時候,則相等於黎明時分的五時之後。這就解通了。黎明時分,晨光熹微,湖上雪景上下一白是能看到的。而且,配合前文所寫,在大雪三日後,人鳥聲俱絕的黎明時分,作者在此最寒冷的時候往湖心亭看雪,更突顯了他的「癡」。

不過,也有不少考證指「更定」應是晚上。例如《過劍門》:「傒僮下午唱《西門》,夜則自串。傒僮為興化大班,余舊伶馬小卿、陸方雲在焉,加意唱七齣,戲至更定。」

這裡的「更定」則很難解作黎明了,唱戲由下午唱至晚上八時很合理,但如果說唱至黎明,則難以置信。所以「更定」一詞尚待高人考證。

問人姓氏 答以籍貫

另一處令學生疑惑的地方則較容易自圓其說。當作者到亭上,看見有兩人早他而到,並邀他飲酒。作者飲了兩杯後便告別,並「問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學生說,這是答非所問。人家問你姓什麼?你卻答是金陵人,「九唔搭八。」

我的解釋是,古人初見面,常常互問對方姓氏籍貫。當時,作者也應該是如此。只是此文為作者於清朝時追述,可能已忘記了對方的姓氏,而且對表達文章主旨的關係也不大,因而從略。

至於「金陵」便是南京,是明太祖建都的地方,也是南明政權抗清時的重要國都,作者特別記得金陵及刻意在文中提及此地,正是他以明遺民的身份,表達對故國的思念。至於「問其姓氏」是習慣,不可不寫,為了行文方便,作者可能因此而省去「問其籍貫」吧。■陳仁啟

作者介紹︰任教中學中文科超過18年。香港大學教育碩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