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來鴻:人間好夜

2018-07-07

■ 翁秀美

深夜花園裡,四處靜悄悄。樹葉也不再沙沙響。夜色多麼好,令人心神往,在這迷人的晚上......這美妙清幽的歌聲,伴茪潃殿^,百聽不厭。夜,是多麼迷人、醉人!

夜深。人靜。當世界褪去色彩,夜幕跟荓i開,如水一般的寧靜、溫和、博大,掩蔽了白日的喧囂爭鬧,讓一切清零,讓所有的生物被舒緩而漫長的睡眠包圍。忙碌了一天的人們睡了,奔跑了一天的鳥獸睡了,小昆蟲兒睡了,連植物們也睡了。黃槐的小胖葉子夜裡會一對對的合攏起來,任你如何將它們分開,也不會聽你的,它們要休息啦,天亮後再慢慢伸展開。三葉草也是如此。清麗的睡蓮,從來都是早開晚睡,夜晚經過它的小池,片片花瓣緊緊相擁成花苞,那是未盛開的模樣,也是酣睡的模樣。

那夜的模樣呢?無可描摩,黑得徹底、舒展、厚實,是黑色加黑色,黑炭堆裡撒墨汁。這濃濃的黑,阻斷了一切,包裹茈@界。站在這夜裡,睜大雙目卻覺眼前茫茫,不知路在何方。夜的黑,伸手不見五指,就像掉進一個黑洞,黑漆漆的,周圍的一切不復存在,深一腳淺一腳,一腳踏出去,不辨東西。

但這般的黑夜是最美的。夜來時,白天的美景依然在延續。春夜,小雨下一場,麥苗高一節。夏夜,有心人可等曇花難得的綻放,聽到夜鶯悅耳的歌唱。晶瑩的露水,是秋夜捧出的珍珠;一望無邊的雪景,是寒冷的冬天趁夜裡悄悄鋪就。也是最寬容的。任何時候,黑夜都喜愛明亮的色彩。在黑暗的底色上,有無數跳躍的動盪的點點燈火,如夜幕中悄然開放的朵朵小花,眶給銢鶠A五光十色。更有月之皎皎,星之閃耀。夜,因此而溫暖、而燦爛、而柔軟、而不輸白晝。

夜,多麼好。人間好夜,都做了良宵。良宵裡生發的詩與畫、愛與情,為好夜添了無限靈動與風華。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這落花山鳥、空谷幽香的夜,尚不能時時遇到。若有人湖邊月下吹簫,松下對月弄琴,當屬難得的良辰美景了,靜靜欣賞聆聽,心與神馳,當會喜悅至感動至落淚。

兒時的夜晚,春夜冷,秋夜涼,冬夜冰涼。最好是夏夜,基本上在屋外吃飯睡覺聊天。有星有月的夜晚,怎會覺得黑?聽蛙們與蟲兒們高唱低吟,我與梔子花、與青磚牆、與小院,彼此聽蚢鴾隤漫I吸。躺在門板上,臉對茪恁A此時,整個天空都屬我一人。天上星星密集而深邃,時而金黃,時而透亮,舉起手臂,它們就在手指前方,卻是遙不可及。李白說:「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情人間的許諾「摘下星星送給你」,實在是美麗得叫人神往的浪漫。聽那些久遠的傳說故事:牛郎七夕會織女,林沖雪夜上梁山。《聊齋》裡的書生遇上美麗女鬼,多半在夜裡;兩軍對壘時出其不意的偷襲,也多半在夜裡,馬蹄子裹上布,軍士口中銜枚,逼近敵營,一舉成功。

在「夜晚」這樣一個特定的時刻,述者大有興致,再打開詩文的百寶囊,得意地信手拈來,聽者亦覺妙趣橫生,彷彿穿越千年,與想像中的人物事件聯袂同行。

夜,始終眷顧茪H世間,依時而來永不缺席,深深懂得人間的喜樂悲歡,它溫柔地收納了年年如此這般相同又相異的無數情感。

夜,可記得?縱使客船不在,張繼不在,那夜半鐘聲仍在,流響姑蘇數載。夜半吹笛,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兩相散,也有笛音縈繞千年。可記得?元宵之夜,上下星月爭輝,帝與萬民同樂,燈山人海中,有人低眉含笑,有人淚濕春衫,有人尋他幾度,有人寂寞倚欄杆。同時,夜也肯定不會忘記:中秋之夜,天下人共一輪月,離別者盼團圓,團圓者怕分散,惟虔誠祈願月長圓,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夜晚,給心靈一片寧靜的精神綠洲,給身體自由自在做夢的時間空間和無數夢般的回憶。這安逸的良辰,是情人約會的時辰,是相思滋生的時辰,是休養生息的時辰,也是生命延續的時辰。人間好夜,萬分美好,我們盼茤]的降臨,被黑夜拉入無邊無際的溫馨懷抱,閉目,微笑。

哦,這深情的、靜謐的、令人沉醉的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