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世界傑出華人獎 > 正文

饒宗頤教授 國學泰斗馳譽國際 弘揚中華傳統文化

2018-08-26

蜚聲國際的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是世界學術和藝術界的瑰寶,在學術和藝術上成就非凡,對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貢獻巨大。饒宗頤教授博古通今、學藝雙攜,超過八十年的學術和藝術基礎深厚,他對傳揚中國傳統文化貢獻良多。饒宗頤教授治學數十年,在歷史、文學、語言文字、宗教、哲學、藝術、中外文化關係方面鑽研極深,成就超卓,馳譽國際。

為表彰饒宗頤教授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成就,2018年1月,饒宗頤教授獲頒發「世界傑出華人獎」。及至本年2月6日,饒宗頤教授在香港逝世,享年101歲;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等中央領導,均對饒宗頤教授的逝世表示悼念。

出生粵東世家 繼承父輩學養

1917年生於粵東文化古城潮州的饒宗頤教授,早年饒家在潮洲經營錢莊,其父是潮州知名學者、工商金融界名流饒鍔,平素交往的都是當地的文化人,還成立了詩社,常在家後花園吟詩作對、切磋學問,故饒宗頤自幼已深受薰陶。

饒老曾說,其父為他取名「宗頤」,就是要他宗法宋代理學大師周敦頤著作《愛蓮說》的君子情操。饒家有潮州最大的藏書樓「天嘯樓」,內有十多萬卷藏書,由於家學淵源深厚,饒宗頤自幼與書結緣,五歲讀古典小說,二十歲前已把香港新墾書局的新書全部讀遍。難能可貴的是,他能做到觸類旁通,七歲即執筆寫《後封神》。在長期潛心治學之下,饒宗頤教授學問涵蓋上古史、甲骨學、簡帛學、經學、禮樂學、宗教學、楚辭學、史學、敦煌學、目錄學、古典文學及中國藝術史等十三大門類,在考古學、金石學、詞學、華僑史料等諸多學科中亦是著述宏豐。

同時,他精通英、法、日、德、印、伊拉克等語言,對中古梵文和古巴比倫楔形文字也有研究,中國的古體、律、絕,無一不精,尤擅填詞,又騷、賦、駢、散,無一不曉,更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在書法、山水、人物畫的創作上造詣尤深。甚至在音樂,特別是古琴,亦素有涉獵,文、藝、學三者兼備,堪稱「一身而兼三絕」。因此饒宗頤教授少年時已嶄露出天才鋒芒,是潮汕地區的名人。

饒宗頤教授的人生轉捩點是十六歲時,對其影響甚深的父親離世;作為長子,饒宗頤教授要負起掌管父親產業的責任,他花了兩年時間將父親的學術心血著作《潮州藝文志》續編完成,成為他踏入學術界的第一步。

然而,饒宗頤教授無意承襲家業,卻喜歡埋首書堆,研讀古籍。1931年,他於潮州城南小學畢業後,進入廣東省立第四中學(今汕頭市金山中學)就讀,不久後便退學。不過,雖然未接受系統的學校教育,但在其父生前禮聘的多名老師指導下,少年的饒宗頤教授打下了深厚基礎。1935年,他接受中山大學聘任擔任該校廣東通志館「藝文纂修」一職。1938年後,中山大學因日軍侵華而遷往雲南,饒宗頤教授在遷徙途中因病轉往香港,並開始研究國學。

1941年,日軍侵佔香港後,饒宗頤教授輾轉到了潮汕抗日戰爭後方揭陽。當時他接受揭陽縣長陳暑木將軍聘任為揭陽縣文獻委員會主任和揭陽民眾教育館副館長,主要負責振興中華文化,發揚潮州文物和文化遺產,鞏固潮州人作為中華民族一分子的文化尊嚴,還透過教育民眾,宣傳抗戰的民族精神。直至揭陽局勢惡化,饒宗頤教授又移師桂林、蒙山、大瑤山。戰亂時局,饒宗頤教授決定先回潮州,後來因要到因戰事而遷往雲南澄江的中山大學任研究員,他離開了潮州,打算從惠州、香港、再轉越南乘滇越鐵路至昆明,可是途中他因染惡性瘧疾而滯留香港。抗戰勝利後,他曾吟詩「舉杯同祝中興日,甲午而來恨始平。一事令人堪菅爾,樓船兼作受降城。」抒發欣喜之情,可其實與此同時,饒家家財幾乎耗盡,但他心情沒受到影響。

在港創《斗室賦》展民族氣節

1949年,饒宗頤教授正式移居香港,於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中文系任教,後亦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講座教授、系主任及中國文化研究所名譽顧問等職,並獲頒中大榮譽博士。當時他生活變得更加緊絀,只好寄人籬下,與考古學家衛聚賢蝸居於上環永樂街偉聯行的辦事處閣樓上,之後又遷至香港南北行的閣樓小房間。在如此困頓環境,他仍不忘學術,在新創立的新亞書院任職教授。當時,饒宗頤教授蝸居於香港狹小的房間,並創作了《斗室賦》,表現出其民族氣節。

除了在香港中大任教,饒宗頤教授也曾於香港、澳門、台灣、內地、日本、新加坡、法國及美國等地的多所院校兼職任教,周遊講學,桃李天下。作為國際上享負盛名的漢學家,饒宗頤教授不但研究領域甚廣,時間跨度亦寬,上至夏商下至明清,著作甚豐,僅《饒宗頤二十世紀學術文集》就有十四卷二十大冊,學問涵蓋上古史、甲骨學、簡帛學、經學、禮樂學、宗教學、楚辭學、史學、敦煌學、目錄學、古典文學及中國藝術史等十三大門類,超過一千二百萬字。

饒宗頤教授自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研究敦煌經卷與藝術,在敦煌學上著作甚豐,成就斐然,被尊為中國敦煌學的開創者之一。

1962年,饒宗頤教授獲頒有「西方漢學諾貝爾獎」之稱的「漢學儒蓮獎」。1978年退休後繼續赴世界各地講學。2013年,他成為首名榮任法蘭西學院「外籍院士」的亞洲漢學家。

香港驕傲 永遠懷念

饒宗頤教授畢其一生,都在為築牢中華民族精神而努力。抗戰時期,為了拒絕日本侵略者和漢奸的拉攏,他冒死逃難、顛沛流離,體現出中國文人的風骨和氣節。他長居香港,努力為香港回歸祖國以及香港繁榮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

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饒宗頤教授心情澎湃,他說:「那天,我的心情也很激動啊,香港終於回到祖國的懷抱」,更專門創作了國畫「百福是荷」以示慶祝,荷花包含了他對香港的祝福。去年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他再次以「吉慶蓮蓮」的蓮花慶賀回歸,足見其深厚的愛國情懷。

「饒宗頤文化館」傳承文化園地

2015年12月3日,坐落於九龍青山道「饒宗頤文化館」落成典禮,這個融合自然環境和歷史傳承的文化園地,肩負起促進中華文化交流、服務大眾的使命,提供多用途廳、課室、綜藝小劇場、資源中心、靜心堂等設施,成為展示饒宗頤教授學術和藝術成就的殿堂,也成為熱愛傳統文化的人們互相交流和學習的平台。

作為香港特區政府發展局「活化歷史建築夥伴計劃」的首批項目,不僅使這組歷史建築群所包含的特色元素得到保存,而且使原有建築風貌得以恢復,展現出歷史建築物的文化意義,更表達了香港特區政府對這位一代國學大師的尊崇。

同年,北京故宮研究院鑒於饒宗頤教授對中華傳統文化所作出的傑出貢獻和對故宮博物院學術研究的影響,授予他「故宮研究院榮譽顧問」,這是故宮研究院授予此榮譽的唯一學者。當時,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及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的見證下,故宮博物院向他頒發了「故宮研究院榮譽顧問」聘書。

饒宗頤教授曾獲多項獎譽、榮譽博士及名譽教授頭銜,包括中國國家文物局及甘肅省人民政府授予敦煌文物保護、研究特別貢獻獎、香港政府大紫荊勳章,以及香港藝術發展局終身成就獎等。

2018年2月6日凌晨,饒宗頤教授在香港逝世,享年101歲。2月7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對饒宗頤教授的逝世表示悼念,對其家屬表示慰問。李克強、張德江、汪洋、劉延東、李源潮、楊潔篪、陳希、胡錦濤、劉雲山、王岐山等中央領導以不同方式表示悼念。

深情大愛國家民族

饒宗頤教授一生清淡,兩袖清風,但是對內地捐資、捐書、捐畫、捐文物,數量已難以統計,對促進內地的學術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2008年四川汶川發生特大地震,已屆九旬高齡的饒宗頤教授心繫災區同胞,書寫「大愛無疆」,籌款賑災。他早已預言,21世紀將是我們國家踏上「文藝復興」的新時代。但是對築牢民族精神的強烈責任感、使命感,也讓他對一些社會現象充滿憂慮。他曾尖銳地指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現在已不是科學或物質的問題了,近年我們這方面突飛猛進,物質生活甚至已有過猶不及的態勢,有些人開始價值觀混亂或扭曲了。」這些憂慮體現出他心憂天下,對國家、民族的深情大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