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沅江行之三:黃沙坪「土房子」

2019-02-03

呆儺

按照約定,一部電單車到旅店接我,講好去黃沙坪村60元,停留兩個小時。如果超出約定,再加20元。

雖然加了衣服,帶上手套,但是迎荈m下晨風,還是很有寒意。昨晚書店老闆說,鳳凰縣的千工坪鎮有一些村子保護得不錯。沒想到黃沙坪村就在千工坪鎮的地域。如果說沈從文的筆下描述了一個又一個夢幻般的「桃花源」,那麼我希望此行能夠找到一個桃花源式的真實版,莫憲在黃沙坪拍攝的攝影作品就有那麼點味道。

車子離鳳凰古城越來越遠,晨霧慢慢褪去,路上的車輛開始稀疏,不時有秀麗的畫面出現在視線內。轉入山區,電單車在山路上盤旋繞行,時而聲嘶力竭,時而老鷹俯衝般無聲而又急促,很快,在百度地圖的引導下到達這個隱藏在群山中的小村落。

村子很幽靜,鳥兒的啾啾叫聲是村中唯一聽到的聲音。看到的大多是磚瓦水泥建築。和村口小店店主閒談,她的表情帶有迷惑,說此時不是盛開桃花的季節,來這做什麼?幾句對話後問我去不去「土房子」,拿出莫憲拍攝的照片問是不是這個?她連聲說就是沒錯。原來瑰麗隱藏在小山後面。

沿路繞過三個彎,一片黃牆黑頂的建築群出現在眼前,它的前面是碧綠清澈的水潭、收割後的稻田,遠方群山似乎要把這個接近於原始狀態的土屋群輕輕地抱在懷裡,讓它免受現代工業的傷害、躲避都市人發出高聲驚歎。

石板路帶荍琣b村落中前行,走到近處,斑駁的土牆、破舊的門窗、被遺棄的房屋,把我在遠方進入的幻境推回到現實。在無需為溫飽憂愁者眼中,這裡是詩意,而土屋中的生存者面對的是貧瘠。

一個院落門前粉紅色的「脫貧攻堅政策告知」吸引了我,產業扶貧、就業扶貧、健康扶貧......一項項扶貧政策清晰明了。吱一聲,門打開了,一位戴茪羷u帽的阿婆看荍琚C方言的關係我們不能正常溝通,但阿婆邀請我進去。

顏色從屋外的光亮變成暗色,屋內正面一台冰箱,因為它的白色格外顯眼,棉被、衣服雜亂地攤放在床上,我的視線不忍停頓,更不能讓相機鏡頭看到。阿婆默默地坐到火盆前,撥弄炭火,水壺慢慢有了氣息。語言的溝通是失敗的,我的問話她似乎懂,又好像不懂。

「你是不是貧困戶?」她搖搖頭。

她說養了一頭豬,十幾隻雞。這好像我聽懂了,又沒懂。懂,是因為看到了雞,豬就沒有見到,所有不敢說懂。

壺嘴吐出的白氣逐漸粗且急促,十幾年前的一次經歷提醒我應當起身告辭--拜訪廣東某小島上的麻風病人,醫院院長用一個破舊的暖水瓶蓋為我這個遠方來客斟水,成為我的終身記憶。

告辭出門,有村民從門前經過。問那人這位阿婆為什麼不是貧困戶?對方沒有任何反應。是聽懂,還是沒有聽懂?

(編者按:此為連載欄目,每篇內容有關聯,早前已刊登兩期內容,此為第三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