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學語習文】課堂時數有限 「瘦身」教好中文

2019-05-15
■培養學生閱讀興趣是中文科的責任,至於閱讀報告是否有助推廣閱讀,成效存疑。資料圖片■培養學生閱讀興趣是中文科的責任,至於閱讀報告是否有助推廣閱讀,成效存疑。資料圖片

中學生補習風氣很普遍。二十多年前,學生最少也會補習英文科。英文科「補習天王」往往是收入最多的「名師」。時間過去了,補習風氣沒有改變,但收入最多的「補習天王」已是任教中文科的,而非英文科。原因可能複雜,但不可否認,現在中學生考文憑試,最怕的是中文科,因為怕而去補習,為求安心,所以促進了中文科補習市場的興旺。

自從新課程實施、新的考試模式推行,文憑試中文科被冠以「死亡之卷」的稱號。「死亡」所指的,除了是不及格外,也是指因中文不達標,即使其他科目考得不錯,也不能圓升讀大學的夢,學界名之曰「跛腳」。怎樣練就中文科成為「死亡之卷」呢?相信原因複雜,但其教與學及評核模式的安排是關鍵。

舊的中文科公開試只考閱讀與寫作兩卷(預科另計)。後來新考法則變成五卷,分別是閱讀、寫作、聆聽、口語溝通、綜合能力,還有校本評核。卷別的分法效法英文科的痕跡明顯。

問題是中文是學生的母語,英文則是第二語言。第二語言偏向工具性的訓練,重點是學生能否掌握此語言作為溝通工具;而母語更重視深層次的語言文化學習、思維訓練及文化傳承。

一位正常的學生在中文聆聽或口語溝通卷中不及格,是否代表他在日常生活中不能運用母語與人溝通?聽不明白身邊人說的話?現在中文科的大毛病就是混雜。中文教師要在有限的教學時間處理很多「必要教」及「不必教」的東西。如果教師能集中教授「必要教」的東西,而減去「不必教」的東西,學生的負擔將能減輕。

所謂「必要教」的,是中文科作為學生母語必不可少的學習內容。而所謂「不必教」的,是指其他卷別、其他科目,甚至在日常生活中學生已能得到訓練,中文科毋須獨立教授及另設卷別考核的東西。

「聆聽與綜合」便是那種「不必教」、不必考,存在只是增加師生學與教負擔的東西。

聆聽卷考核,學生不及格。這代表他是聾人?還是代表他聽不懂粵語?作為一位以粵語為母語的健全學生,在聆聽卷中不及格,這意味蚞ル穻陸暋D還是評核有問題?也許當局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取消了聆聽獨立成卷,而併入綜合卷內,但聆聽一項仍佔全卷百分之二十的分數。

綜合卷要求學生聆聽一段對話再閱讀一些材料,依題目要求進行篩選整理、提建議,再通過組織佈局寫文章。這一卷其實是英文考試practical skill的中文版。

這種資料綜合的技能,別說英文科已在訓練,不少科目的專題報告也正在訓練。而文章的佈局謀篇也不正是寫作卷所要處理的嗎?其實每一樣東西都重要,但在有限的教學空間,中文科是否應處理更急切的項目呢?何況每做一次聆聽及綜合練習,要消耗100分鐘左右的時間。如果一節課是35分鐘,則需要用三節左右的課節才能完成,尚未計算評講所佔用的時間。

中文科尚有校本評核部分。此部分分課外閱讀與選修單元兩項評分。課外閱讀又分詳盡閱讀報告及閱讀記錄。相信沒有人會反對培養學生閱讀興趣是中文科的責任。

然而,用撰寫閱讀報告的方法培養學生興趣,其功效向來成疑。更何況把這些閱讀報告的成績計算在公開試內,這到底是增加興趣還是增加考試壓力?而且,此部分的分數計算非常細碎,詳盡報告計一個分,閱讀記錄又計一個分。而閱讀記錄又要求深度、廣度及閱讀數量。如此繁複的要求,耗去老師及學生不少時間及精力,效果卻成疑。這種安排又是否必須存在呢?

校本評核另有選修單元。課程指引建議十個單元供學校選擇,學校也可自擬單元。但學生必須學習最少兩單元,並呈交一個分數給考評局。依課程的設計,每個單元需佔28小時,則兩個單元需佔56小時,如以35分鐘為一課節計算,則需耗96節課,如果一星期有7節中文科,則需超過13星期,即大概三個多月。高中的學習時間大約兩年半,扣除假期及特別活動的日子,這三個多月的時間是何等的奢侈!在時間緊絀的情況下,老師可以處理多少東西?學生能否吸收得了?唯一的解決方法是精簡這部分的要求。

中文科考卷所以成為「死亡之卷」,在於應該教的沒有充分時間去教,一些可以不處理或與其他科目重疊的能力訓練卻佔去了非常多的時間。重複與龐雜是其弊病,既造就補習天王的龐大收入,也釀成了學生對本科的恐懼。要搞好中文科,「瘦身」是第一步。

■陳仁啟 作者介紹︰任教中學中文科接近20年。香港大學教育碩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