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文山字水樂春風】東風吹散夫妻緣

2019-05-15
■陸游在沈園遇上唐琬夫婦的場面,成為戲劇的取材來源。 資料圖片■陸游在沈園遇上唐琬夫婦的場面,成為戲劇的取材來源。 資料圖片

我讀小學時,第一次接觸到宋代詩人陸游(字務觀,號放翁)的作品,是他的《示兒》詩,文字內容雖簡,是他臨終前之作,但氣魄雄壯,仍具收復國土之心,真不愧是一位愛國詩人。此詩是: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到中學時期,唸過他的《關山月》,更見其愛國心,內容為:

和戎詔下十五年,將軍不戰空臨邊。

朱門沉沉按歌舞,廄馬肥死弓斷絃。

戍樓刁斗催落月,三十從軍今白髮。

笛裡誰知壯士心,沙頭空照征人骨。

中原干戈古亦聞,豈有逆胡傳子孫!

遺民忍死望恢復,幾處今宵垂淚痕。

全詩僅12句,就把現實的無奈和心中的悲切充分表達出來。不能出戰的將軍,皆因被和戎的詔書束縛,白白戍守邊疆,垂老白髮了,是那麼無奈。而戰馬不是戰死沙場,卻是在廄中肥胖飽食而死;弓絃也是枯爛無用而斷,有志之士更是無法一展抱負。

戰士的白髮、屍骨,遺民的淚痕,都在月光下反照荂A與沉沉朱門中之歡欣歌舞成強烈對比。全詩盡顯其復國之心。

仕途婚姻 皆不如意

他的《臨安春雨初霽》,則虓N寫景和悠閒心態,其中「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兩句更是人皆稱頌。不過,他的仕途和婚姻,就不是那麼如意,「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更反映他被情愛糾纏數十年。

他20歲那年,與表妹唐琬喜結連理,婚後二人生活美滿,夫妻恩愛,偏偏陸游的母親對這姪女兼媳婦十分不滿,認為她「繾綣阻礙錦衣還」。就是說因夫婦感情太好了,兒子才未能用心赴考而落第,要兩人離婚。

陸游後與王氏結婚,而唐琬也改嫁趙士程。幾年後,陸游再赴試,他省試第一,殿試卻黜落了。這是因丞相秦檜的孫兒也赴考,其他人自然要讓路,令陸游受到雙重打擊。

沈園再遇前妻夫婦

在山陰城東南的禹跡寺,附近有一沈園,是當地的名勝。在春光明媚的日子裡,陸游前去遊覽。恰巧這一天唐琬也和趙士程到那裡遊玩。他們見到了,正是千言萬語,卻無從說起。趙士程夫婦先離開,命小侍向陸游奉上酒菜。

陸游目送唐琬與人挽手而去,是那麼錐心之痛。他對唐琬的愛是刻骨銘心、不能磨滅的,只是當日母命難違。眼淚和苦酒一口咽下,他對茪@堵粉牆,題下《釵頭鳳》一首: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莫、莫、莫!

詞的開頭三句,追憶往昔美滿的愛情生活,和恩愛夫妻之間的柔情蜜意。而「東風惡」,一語雙關,含蘊無限。跟蚍g夫婦被迫離異,無限美好,突然一轉為無限痛苦。滿懷愁怨要一連三個「錯」字,連迸而出,是誰錯了?

春色雖如舊,但人卻憔悴了、消瘦了。這是「幾年離索」給她帶來的巨大痛苦。她終日「淚痕紅浥」,繡帕為淚所濕透。何嘗再山盟海誓?一切也如桃花凋謝,園林冷落,已隨物事變化,只好罷了、罷了、罷了!

相傳陸游寫了《釵頭鳳》一詞後,唐琬看了非常傷感,也和了一首: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多情善感的唐琬也在黃昏花落、夜角聲寒時,暗掩淚眼、斜欄獨處,有如一縷無主芳魂,上下如鞦韆蕩漾不定。想把心事告知別人嗎?的確是難、難、難!因為世情涼薄,人情險惡,明明是恩愛夫妻也會被拆散,心中苦痛只有收藏掩飾,「咽淚裝歡」來隱瞞。

不過,有人認為這首詞是後人冒唐琬之名而偽作,無論如何,唐琬不久後也真的鬱鬱而終了。總而言之,這兩首詞達到了內容和形式的完美統一,是催人淚下的作品。兩詞節奏急促,聲情悽緊,先後的感嘆,更蕩氣迴腸,大有「慟不忍言、慟不能言」的情致。

此後陸游輾轉江淮川蜀,幾十年的風雨生涯,依然無法排遣對唐琬的眷戀。陸游67歲時,重遊沈園,看到當年題寫《釵頭鳳》的破壁,遂另寫了首詩以記此事,其中有幾句是:

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壞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他對唐琬之心不變。

■雨亭 (退休中學中文科老師,從事教育工作四十年)

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