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孔子的「有教無類」可以實現嗎

2019-06-17

《未來學校》

作者:朱永新

出版:中信出版社

孔子有三千學生,其中有七十二賢人,他與顏回、子貢、冉伯牛等弟子的故事流傳甚廣。孔子教學生不拘一格,更是不拘一地,周遊列國,走到哪兒教到哪兒,大道之上,樹蔭之下,都是孔子上課的好場所。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訴你,在未來教育會重現孔子教學生的狀況,你會相信嗎?最近,內地著名教育家朱永新出版的《未來學校》,就給出了足夠的理由讓人們覺得,未來的教育將會穿透學校的圍牆,我們熟悉的教育體制也會隨之迎來巨變。

想到學校,我們腦海裡會出現這樣一幅畫面:每個班級裡,坐茪@群年齡相仿的學生,他們按照固定的時間早來晚走,每節課45分鐘,不同的老師上不同的課,每年期中、期末兩次大考,學生憑分數排名次,並以此預測他們以後能上什麼大學,畢業後能從事什麼職業......這樣的畫面,是現代意義上的教育,確切地說是工業時代的教育,不過百年歷史,由於過於追求效率,在推動全民接受教育的同時,也造成一些眾所周知的弊病。

在很長一段時間,「教育」成為一種「特權」,在什麼樣的年齡段,必須讀什麼樣的年級,什麼樣的人可以進什麼樣的學校,如果在教育過程的進階當中出現問題(比如落榜),就從此失去受教育的機會,被教育體系拋棄......雖然人們發明了函授、自考、老年大學等方式,來彌補這種缺憾,但整體來說,教育理念的板結化,還是限制了公眾對教育的想像力。《未來學校》則重新啟動了這種想像力,把已經處在巨變前夜的教育事業的邊界,再次擴大。

出生於1958年的朱永新先生,一直是新教育理念的推廣者與踐行者,他於2000年發起的新教育實驗,提出「過一種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的宗旨,在這個宗旨裡,功利化的教育目的蕩然無存,從生活層面尤其是從感受層面去重新評斷教育,對於習慣了在教育體制裡思考的人來說,這是一次不小的衝擊。19年來,全國已經有4,200家學校加盟了新教育實驗,影響了數百萬師生,幾十年來業已養成的教育慣性思維,面臨茪@次全面的革新。

《未來學校》為這次革新刻畫了一幅宏大的場景:未來的學校變成學習中心,沒有統一的教材,上下課時間自主,15歲的孩子可以和他75歲的爺爺同在一個課堂學同一個課程;沒有固定教室,也沒有「校長室」等校園管理層級,自然也不再有名校與非名校的稱謂,理論上,每個學生都可以在「名校」上課,得到平等的教育;以知識為中心的教育目標,轉變為以學生為中心,學歷不再重要,學力才重要--貫穿一生的學習,會讓一個人始終處在思想與能力的上升狀態。

這樣的場景實在令人振奮,它可以一舉解決現在諸多困擾我們的問題,比如:不用再糾結學區房,優質的教學資源可以共享,網絡遠程教育使得哪怕你身處山村,也能與大城市的學生與時共進,想要與老師面對面,提前預約實地教室就可以了;不用再遺憾沒法跟隨名師,比如像孔子這麼偉大的老師,他的學生可以突破三千、三萬甚至三十萬,雖然未來名師不可能做到像孔子那樣把女兒嫁給學生公冶長,但卻可以忠實執行孔子所說的「有教無類」,敞開懷抱擁抱天下學子......簡而言之,未來學校一旦打掉了「圍牆」,共享了資源,去除了功利,便可以真正使孔子當年的教育理想得到大範圍的實踐。

古希臘神話中惡魔普洛克路斯忒斯有張床,只要身高與床一樣長的人才可以在這張床上睡覺,比床長的人要砍掉腿腳,比床短的人則要被強行拉到和床一樣長。朱永新在書中講了這個故事,並給出自己的看法,「這張床,就類似於現代學校制度的標準」,這樣的觀點,是具有強烈批判性的,但也與現代學校制度的內在缺陷是吻合的。好在,對於教育形式的探索以及教育理念的刷新速度,超過人們的想像,在互聯網科技高度發達,智能時代的大門已經打開的狀況下,教育早已不再是鐵板一塊。未來學校可能沒有幽遠小徑、綠樹成蔭,但一樣是鮮花盛開、知識芬芳的「精神花園」。■文:韓浩月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