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愛情不過海海,痛過才是活過

2019-07-11

鍾 倩

又到一年畢業季,很多大學生面臨愛情的何去何從。十年前,我認識一對戀人,男的叫喬,女的叫禎,兩人在大一時相識,很快墜入愛河,確定戀愛關係。

喬比禎高一級,畢業後去了南方工作,一年後又回到濟南。禎畢業,他們留在濟南。工作還算順當,情感也很融洽,雖有吵吵鬧鬧,但兩人彼此很在意對方,成為同學眼中的「神仙眷侶」。兩年後,喬在父母支援下買了房子,就在訂婚的節骨眼上,因為一件小事,喬和禎的家人鬧翻,雙方大打出手,喬被打傷進了醫院,還驚動了110。禎哭得像一攤泥,瘋狂地追問,「五年的感情說沒就沒了?為什麼他不愛我了?」最後,兩人反目成仇,她帶茼磎n回到老家,濟南成為傷心地。

成也愛情,傷也愛情。事後,他們都念念不忘這段感情,用了很長的時間才慢慢走出來。前些日子,禎找我聊天,我有意識地避開這個話題,沒想到她比較坦然,說自己一直單身,不會嫁人了。她恨過,痛過,也掙扎過,最終與那段愛情和解,也是與自己和解。我勸她別這樣消極,她緩緩地說:「你對於我來說是青春的見證,那是我最美好的初戀,現在還有點恍若隔世的感覺。兩個人太麻煩,就想簡簡單單的,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儼然,她還是沒有忘掉過去。喬已經結婚生子,大概她也有所耳聞,我沒有多說,只能默默祝福。

有多愛就會有多恨,情感的天平從來都是守琲滿C但是,一個迎合正能量的社會,那些受過傷痛的人該怎樣消解恨意、安放憤怒呢?與禎聊天的那個深夜,我嚴重失眠,讀麥家的《人生海海》,小說中上校的愛情令我掩卷深思。上校閱歷豐厚,村裡有人說他是漢奸,有人說他是太監。文革批鬥時,他受盡折磨,紅衛兵小瞎子揭開他身體的秘密,未能如願,反而被上校割舌頭、挑斷筋。後來,「我」的父親把上校救出送走,並讓其保守秘密,小瞎子傳謠說上校是「雞姦犯」,爺爺一家也被戴上「雞姦犯」的嫌疑罪名。無奈中,「我」逃離到西班牙,與鞋廠女師傅墜入愛河,靠賣油條豆漿度日。沒想到結婚剛七個月,一場車禍使她喪生,臨終前她說道,「人生海海,敢死不叫勇氣,活茪~是需要勇氣。」

「我」把前妻的骨灰攜帶在身,不久又再婚。這個時候,回國一趟,得知上校出獄後瘋了,智力只有幾歲孩子,當年與他同甘苦共患難的志願軍林阿姨,陪伴在他身邊。上校與林阿姨的愛情,堪稱偉大的絕唱。林阿姨出生在上海,淞滬戰爭中家人全部遇難,她決定參軍報仇,陰差陽錯做了麻醉師,在手術台上結識上校,向他求婚。他帶她出診,冒險救過她的命。上校當過臥底特工和抗日分子,多次立功成為英模,卻拒絕娶她。她不死心,熬茯﹛C歷史滾滾向前,她被下放勞動,躲過文革劫難,他卻被批鬥得生不如死,再後來,她把出獄精神失常的上校接回上海,像呵護嬰兒般地照顧他。上校壽終正寢,他身上的「秘密」也被揭開──他肚皮上被日本女間諜刻上自己的名字,這塊印記成為他一輩子的恥辱和隱痛,林阿姨用三年時間幫他「洗」去,刺上一棵樹以遮蓋。上校剛去世,林阿姨就服毒藥,與他同眠於大地。

林阿姨追隨上校而去,看到這一幕,我的內心有淚水湧過,不禁想起馬爾克斯筆下費爾米娜和弗洛倫蒂諾的愛情,「我對死亡的唯一痛苦,是沒能為愛而死。」由此可想,人生不過海海,無論是轟轟烈烈,還是平淡無奇,愛過就是賺到,其他的都會隨風飄逝;愛情不過海海,無論是肝腸寸斷,還是黯然銷魂,痛過才是活過,不完美才是真正完美人生。「海海」是閩南語,本意為人生複雜多變又不止,其實,這何嘗不是人生的本來面目和人性的真實景象?就像麥家先生的創作心得:「愛一個人是容易的,我們身邊有那麼多可愛的人;恨一個人也不難,世上有的是可恨之人。要愛上一個可恨的人興許有些難度,但最難的無疑是愛上自己可恨的命運。我相信,當一個人愛上自己苦難的可恨的命運時,他將是無敵的,也將是無國界的。」毫無疑問,上校是無敵的,他在看清真相後依然堅守,在忍辱負重中抵達圓滿,他是真正的英雄主義。

我再次想起禎,或許她的選擇是對的,一個人清清爽爽地走下去,但是,前路漫漫,終究拗不過命運的慣性或安排。退一步說,為了父母也應該勇敢一些,主動去追求新的幸福。因為,人生從來不會一帆風順,愛情也是如此。愛情不過海海,那些傷痛、欺騙、挫敗、分離,如同岸邊迎面打過的浪花,潮汐潮落,起伏不定,才是最迷人之處。沒有打濕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被浪花打濕甚至一時淹沒而猶能鼓起勇氣擁抱愛情的人,才是生活的主宰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