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兩作品英國巡演共23場 馮樂琚G「出征」國際 苦樂參半

2019-08-03
■雙人舞《從頭開始》將於本月在愛丁堡藝穗節上演21場。■雙人舞《從頭開始》將於本月在愛丁堡藝穗節上演21場。

近年來,藝發局與西九不斷促成香港藝術家與國際平台的接軌。德國杜塞爾多夫國際當代舞蹈博覽會(Tanzmesse)、首爾表演藝術博覽會(PAMS)、澳亞藝術節(OzAsia Festival)......香港藝術家在國際舞台日益活躍。

本月,香港編舞家馮樂痝虴@的雙人舞作《從頭開始》就將「出征」愛丁堡藝穗節,在著名的舞蹈表演場地Dance Base上演21場,後更將前往史雲頓與倫敦作舞作升級版《從頭(再)開始》的世界首演。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受訪者提供

雙人舞《從頭開始》(From the Top)首演於2015年,由香港藝術節的「當代舞蹈平台」委約製作。「from the top」是排練中編舞最常對舞者說的話--「從頭開始」。馮樂琤悁馱薑J編舞與舞者之間的微妙關係,用不乏黑色幽默的手法展現編舞過程中暗自流動的權力角力。舞台上,編舞家透過畫外音向舞者發出各種抽象、荒謬的指示,舞者必須疲於奔命盡量完成;同一時間,舞台後方的字幕卻透露舞者真實的內心os。「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在這小小的排練場中,到底是平等的藝術交流與要求達成?還是不平等的權力壓搾?

舞作當年演出後,甚獲好評,曾先後於韓國、新西蘭、德國及美國巡迴演出。馮樂琩銕嵿N舞作再發展,加入兩位英國舞者,與原本的兩位香港舞者一起碰撞火花,亦將對於編舞與舞者「權力關係」的討論深化到不同文化背景的影響中,從而發展出長篇四人版的《從頭(再)開始》。《從頭(再)開始》也是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與英國著名編舞家韋恩.麥葛萊格(Wayne McGregor)工作室交流及合作協議的其中一個項目。作品的第一階段排練在麥葛萊格工作室完成,第二階段則於早前回到西九自由空間展開為期兩周的駐場計劃,並於6月底做了展演。

本月,雙人版《從頭開始》將赴愛丁堡藝穗節上演21場,而四人版的《從頭(再)開始》則將於9月在英國史雲頓(Swindon)及倫敦作正式的世界首演。對於香港藝術家來說,這是少有的作品參加世界一線藝術節並作如此多場次演出的例子。而對於馮樂琣茖央A亦見證自己作品經過近四年的發展,從香港登上世界舞台。

出征愛丁堡 21場大挑戰

這是馮樂痦臚@次帶作品參加愛丁堡藝穗節,「之前去過,但都主要是觀摩和看演出。」馮樂睇﹛A據他了解,這幾年參與藝穗節的節目越來越多,競爭也愈發激烈。這次能夠受邀前往演出21場,他既感到高興,亦感到壓力不小。畢竟在香港,舞蹈特別是當代舞的演出場次一般局限在兩場至三場,21場,對創作團隊來說是奢侈的美夢,亦是挑戰。對馮樂琩蚖﹛A面對較長的演期,要學會如何調整自己的心理狀態,以平常心面對期待與觀眾反應之間的落差。「當有些場次是滿座,有些場次可能很少人--我就聽說過,之前有演出有只5個觀眾的時候。不論面對多少觀眾,回應有多好或者多差,作為表演者都要對自己的東西有信心,保持表演的水準與完整性,這才可能延續。」

這次《從頭開始》受邀到愛丁堡,所參加的是Dance Base的2019藝術節。作為愛丁堡重要的舞蹈表演場地,Dance Base聚焦在專業的舞蹈發展,所策劃的藝術節注重作品的挑選,「就像是做了一個『節中節』。」這次英國巡演的製作人Carrol說,「愛丁堡藝穗節中有很多不同的場地可供租用作演出。而Dance Base在其藝術總監Morag Deyes的帶領下卻是注重策展。我總覺得Morag不是很理外面的藝穗節在搞什麼,而是專注自己的想法和選擇,將很多很多元化、前沿的作品,帶到愛丁堡給大家看。Dance Base的藝術節已經是個很完整的節。」

對外交流 疲於奔命找資助

作品登上世界舞台,可說在藝術性上受到肯定。但是對於馮樂琩蚖﹛A除了創作上的艱辛,向外出征,還有另一重艱辛--籌集資金。「很花時間,也很吃力。」他笑得無奈。

《從頭開始》到愛丁堡,團隊於去年12月入紙藝發局申請文化交流的相關資助,到今年3月得知獲批的資助只夠覆蓋一半經費,於是開始想各種途徑與辦法,更於6月中至8月中發起眾籌。「香港的資助,申請過後,大部分批不足,要想其他辦法。」Carrol說,「這次的巡演,這麼多的場次,費用比較高。資助不足夠支持,我們便盡可能在香港有可能的資助資源中去嘗試,辦法想盡了,仍然差,於是便嘗試商業些的路徑,在英國的網站上發起眾籌。」她笑言現有資助計劃,的確有一些過於僵硬的條款。例如團隊受邀去外地演出,計劃一般批4日,「到埠、裝台、綵排、演出、走,完。」但是這次巡演涉及到共23場,3個城市,資助計劃仍按4日框架來計算,可謂是杯水車薪。

「香港的資助申請起碼要兩、三個月才有結果,我們去年12月申請資助,到現在,前後等於用上將近一年時間去嘗試不同途徑找經費,中間的不確定性也很大。作為一個獨立藝術家,沒有痡`的經費去支持你做宣傳和行政上的事務,就有點像是打游擊的感覺,辛苦在於好像不停在追、趕。」馮樂睇﹛A這種吃力讓藝術家精疲力竭,但這還沒有算上真正藝術性上的吃力。他又表示,藝發局在資助方面的確做了不少,自己也受益很多,但是現有的資助架構似乎有些追不上藝術家的發展需求,盼望日後能夠不斷改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