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時隔17年再造夢 《如夢之夢》再登香港舞台

2019-07-27
■賴聲川     攝影:尉瑋■賴聲川 攝影:尉瑋

「我一直很疼它,很寶貝它,想要在最好的環境下演出。」著名導演賴聲川說的是久負盛名的《如夢之夢》(下稱《如夢》)。2002年,《如夢》首登香港舞台,8個小時的長度、360度環形舞台,驚艷無數觀眾。17年後《如夢》重回香港,聯合導演馮蔚衡說:「如果你願意給時間去發現生命中的有趣東西或者一些啟發,那麼,this is the play。」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什麼叫如夢之夢?劇中有一個莊如夢,他做了一個夢,如同莊周夢蝶,『如夢之夢』就是莊如夢的夢。但是如果去掉這個事情不說,什麼東西是像一個夢的夢?當然是人生本身。」

在賴聲川的30多個作品中,《如夢之夢》不是搬演場次最多的,但無疑是最特別的。8個小時的戲劇,不同時間(民國、現代)、不同空間(台北、巴黎、上海、北京、諾曼底)並置與穿梭,觀眾被環形舞台所包圍,在不同角色的人生流轉中,如同發了一場大夢。

「小火慢燉」 靈感乍現

在《賴聲川的創意學》中,賴聲川用「小火慢燉」來形容《如夢之夢》靈感的形成。看似毫無關聯又隨機發生的元素在某一刻聚在一起,竟發生了難以預測的化學反應。「一個複雜的靈感,它來自什麼?來自長期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而不是今天此刻我想到一個什麼事情,就變成靈感。靈感來的那一剎那,過去的點滴、各種人物被抓到同一個空間裡,就是一個戲。《如夢》複雜的是,很多事情和人在那一剎那被放到一起去了,然後居然make sense。你現在看《如夢》,有沒有道理?有道理。好像很隨機的要素,其實都是不可或缺的。創作就是這麼奇妙。」

賴聲川常說,《如夢》和他的其他創作都不一樣,那靈感是「一次性」來到腦子裡的。法國旅行時在城堡中看到的男人肖像、英國重大火車車禍後的離奇報道、旅行時帶在身邊的《西藏生死書》、坐在課室中的六十多位學生、台灣大地震、在印度菩提迦耶繞塔的人們......吉光片羽,都在那個菩提樹下的下午,瞬間湧入他腦中,成為寫在稿紙上密密麻麻的人與物。這份稿紙上的內容,後來被整理成為長達29頁的大綱,「通常一個戲才六、七十頁,大綱也就三四頁。」2000年,賴聲川和北藝大的學生們將故事放上舞台,成為了長達8個小時的《如夢》。「當時只知道它很長,但是它必須是這麼長。這個構想,這個靈感,不可能是兩個小時的戲。後來很多人想拍電影,但是要放在兩個小時內真的很難。我有時會和他們說,把整個概念放大一些,就拍一個8個小時的電影會怎樣?」

演出打造環形舞台,觀眾坐在中央,旋轉視角觀看演出。一開場,演員以順時針方向繞蚙[眾席行走,越走越快,又越走越慢,再慢慢把故事娓娓道來。賴聲川稱這一極富儀式感的劇場設置為「蓮花池」,靈感來自於在印度菩提迦耶,也就是釋迦牟尼成佛的地方,看到人們圍蚋媼茠晪Q塔行走祈福。他曾說,這讓他想到時間,想到人生,「就是這樣走走走,走到後來就走到一起去了。」他將繞塔的意象放到劇場中,也將很多傳統哲理中的「曼陀羅」概念放入其中,不停繞行,從外圍走向中心,圓滿了一個小宇宙。「在佛法中,繞茬o個神聖的物體行走。對我們這行來說,觀眾就是神聖的物體,那這個戲就是應該繞蚙[眾來做。最後也發現是可行的。」儀式感給人帶來寧靜的感覺,觀眾慢慢沉浸,演員其實也同時無形中受到影響。對《如夢》來說,「蓮花池」緊密扣連戲劇的內核與角色心理,「內容就是形式,形式也就是內容。」

與香港的不解緣

《如夢》2000年在台北上演時,後來擔任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的毛俊輝也前往觀看,興奮之餘極力推動香港話劇團來搬演。「哪有那麼容易?8個小時的戲,而且觀眾必須很少,演員必須很多。我常說,製作人如果想自殺就來製作這個戲吧。」賴聲川笑道。多方努力下,2002年,香港話劇團正式演出《如夢》,成為該劇的全球專業首演,並請來汪明荃飾演主角顧香蘭,毛俊輝也忍不住自己登場,飾演法國伯爵一角。該劇叫好叫座,後獲得第十二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整體演出、最佳服裝設計及最佳男配角(悲劇/正劇)。「我覺得好評我倒是無所謂,有所謂的反而是深度。2002年香港演出後,出了很多篇很有深度的關於《如夢》的文章,我也參加了座談會,當場大家都不管我了,直接用廣東話交談,慢慢地我居然能跟上。」賴聲川笑道,「所以大家不要錯以為香港沒有深度,不對的,香港是個很有深度的地方。」

時隔17年,《如夢》再次重回香港話劇團,賴聲川評價話劇團「成熟非常多」,當年的演員中,至少有十人這次再參演,「我很感動,這17年沒白過,感覺他們表演的技巧、人生的體會全部三級跳。香港話劇團現在在內地被公認是頂級的團隊之一,我替話劇團高興,這完全是應該的。」

這次演出的聯合導演馮蔚衡,曾擔任2002版《如夢》的副導演,也在其中飾演一角。說起17年後再遇《如夢》的感受,她說:「戲的生命沉澱了,我們也年紀大了,對戲的體會深很多。」她笑說17年前參演時很緊張,現在反而很淡定,能更仔細體會每一個部分的設置、每一個角色與其他人的關係。「我總覺得,如果能看到《如夢》是福氣。每個人都值得看一次,它會在你心底留下很深的烙印,當某一日,我們人生最正常的那件事情發生時,你會在這個戲中發現一些提示。」

馮蔚衡用「複雜」形容《如夢》的故事架構和實行方式。一個人串聯到另一個人,一個故事引發另一個故事,到最後,所有的點滴彙集在一起,成為一幅細水長流的「人生的圖畫」。「裡面也講到很多的死亡,我們怎麼去面對死亡,怎麼準備死亡,而在死亡那一刻,我們帶走的又是什麼?觀眾一定會在戲中的某個時刻找到令自己印象深刻的感受和觀照,然後離開劇場。8個小時,足夠你發一個很長的夢,而這個夢事實上存在在你的生活中。」馮蔚衡說,《如夢》需要觀眾的耐性,創作過程中她也曾經擔心現在的節奏下觀眾是否能坐得住8個小時,某些片段會否有點悶?但每次重看劇本,都讓她的憂慮煙消雲散,「那樣東西打過來是十分巨大的,原來它沒有變過,一個歷久常新的經典作品就有這樣的魅力!」她希望觀眾可以靜下心來,「最美的是,每一點一滴都在積累,到最後,8個鐘頭完的時候,你會覺得:哇,原來是這樣的!如果你願意給時間去發現生命中有趣的東西或者一些啟發,那麼,this is the play。」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