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國專題 > 正文

物流商:貨品滯港 損失慘重

2019-08-15
■工人正忙茯馬滮擉蚇n壓的貨物打板包裝。  香港文匯報深圳傳真■工人正忙茯馬滮擉蚇n壓的貨物打板包裝。 香港文匯報深圳傳真

被迫借道越韓成本增兩三成 斥暴亂分子害港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李昌鴻 深圳報道)香港機場停止運作不但影響了大量客流,更導致香港和粵港澳大灣區大量航空快遞堆積香港機場,令兩地物流商損失慘重。有深圳物流商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已經獲悉有海外客戶要提出索賠,「貿易摩擦以來生意本來就不好做,現在簡直是雪上加霜。」不少物流商不得不倉促將業務轉向廣州、深圳或者澳門機場處理,有的甚至要借道韓國和越南出口,成本因而增長了兩三成。

從事航空貨運的港資企業、深圳東捷運通集團董事長黃鵬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受暴亂分子的衝擊,這幾天的香港機場貨都停運或者延誤了,許多海外客戶打電話紛紛指責他們,要他們賠償損失。香港有大量貨運包機業務,一個包機運費就是30萬美元(約合235萬港幣),大量航班取消,加上無數客機也運送快遞和貨物,因此香港機場和許多航空公司等一天貨運損失就高達逾億元港幣。

或減少依賴港機場

黃鵬表示,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現在經濟情況本來就很差,生意也越來就難做,更不幸的是,現在暴亂分子衝擊導致機場停運,他們業務是雪上加霜。有些海外客戶因此不付款、拖款或者賴賬。他自己公司一天損失達10萬港幣。他們同行在一起都是唉聲歎氣,許多物流商是一把鼻涕一把淚,暴亂分子是「港人害港」。

他稱,為了應對香港機場停運的衝擊,他們只有將出口歐美的貨物經深圳、廣州或者澳門機場運出,這些機場費用相對香港更便宜一些。因此,未來物流商可能形成趨勢,減少香港機場依賴,勢必對香港機場的航運業務帶來較大的衝擊。

華南物流商會有關負責人林先生坦言,航班停飛對他們貨運衝擊很大,航空貨運價格會因此上漲,給他們帶來成本上升的壓力。以往香港航班多航線密集,現在只能背負慘重損失。如果因暴亂分子長時間搗亂,導致香港機場長期停運,他們只能選擇從深圳、廣州或者其他內地城市機場將貨物輸送出去。

物通寶國際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唐敏透露,他每個月有500多噸貨物經過香港機場出口,一年6,000噸至7,000噸。如今暴亂分子搗亂導致香港機場停運或者半停運狀態,這對他們業務影響非常大。作為緊急應對方案,他只得把相關貨物轉到韓國和越南出口,因為內地航班不允許運送帶有內置鋰電池的產品。但這樣又增加了2天至3天的時間成本,這多出的兩成多成本都要由出口商承擔。

跨境電商面臨關舖

深圳的部分出口企業也深受其害。深圳一家跨境電商有關負責人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他們向歐美、印度和澳洲等出口3C和電子產品,大部分產品經過香港機場空運出口,年出口金額達10億元人民幣。此次香港機場因暴亂分子衝擊而停運,其在亞馬遜的網店的庫存即將賣完,如果不能在兩三天內及時補貨,店家信譽受損將面臨店舖有被關閉的風險。

深圳寶安沙井一家從事整裝藍牙產品研發和生產的大型工廠負責人劉先生表示,他們工廠有數百人,年出口額達數億美元。最近因香港機場停運,他們的貨物大量堆積在機場無法出口,客戶紛紛投訴。無奈之下只得直飛韓國轉運,成本因此上升了兩三成。暴亂分子製造的苦果卻要由他們工廠吞下,他只期望香港機場早日恢復正常運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