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萬里】君自長安來

2019-09-11
■圖片是今年春天拍攝的西安元宵節夜景。作者提供■圖片是今年春天拍攝的西安元宵節夜景。作者提供

趙鵬飛

盛世無飢餒,何須耕織忙?從古至今,中國人對盛世的嚮往未曾有過片刻的停息。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大唐帝國的開元盛世,像是一卷升騰在空中的輝煌畫卷,千百年來一直引得無數帝王將相、文人墨客引頸回望。首都長安城街市之繁華,人煙之阜盛,更是冠絕天下。白居易站在觀音台上俯瞰長安城時說,百千家似圍棋局,十二坊如種菜畦。

坊是長安人居住的區域,市則是商業區。東西走向的街道有十四條,南北走向的街道有十一條,共計一百零八坊。坊坊皆有圍牆,整座長安城便是由許多方塊組成,規整而嚴謹。長安城的地勢東高西低,遇到雨季,西城易遭水浸,於是王公大臣豪門富戶的宅院,多在東城,平頭百姓的家宅都安在西城。

長安不做國都已經一千年了,長安城散發出的迷人魅力,仍不曾散去。今年暑期,一部名為《長安十二時辰》的網劇一上線,就已爆款。除了如美劇一般緊湊的情節安排,更多人被劇中重現的長安城,深深地俘虜了。

此劇的情景設置在唐天寶三年,正是開元盛世的巔峰時期,又是上元節當日。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游騎皆穠李,行歌盡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劇中再現的長安上元夜,彷彿是用工筆依照蘇味道的《正月十五夜》,一筆一筆描摹出來的。道路齊整,縱橫交織,猶如棋盤;坊牆敦厚,樓閣方正,錯落有致,甚是俊美。街上擁簇的女子們,高髻闊衫,兩頰圓潤,妝容妍麗,個個疏朗寬豁;城中往來的男子們,軟羅襆頭,圓領窄袖,下施橫襴,舉止瀟灑謙和。遍佈街頭的燈輪、燈樓、燈樹,將盛唐的氣象,映照得華美祥和。

唐朝所遺建築仍存世的,大多是磚石結構,保存較為完整的木構建築,僅剩四處且都是寺廟,皆在山西省境內,佛光寺、天台庵、廣仁王廟、南禪寺。據稱《長安十二時辰》劇組為使場景逼真,美術置景不僅參考了史書、壁畫、文物,還特意造訪了日本同時代的文物建築。劇中頻頻出現的西市市門,和昌明坊的坊門,因此得以較高程度還原唐長安城坊、市門制的大氣恢弘。

此劇名為《長安十二時辰》,便是以長安城中的一天為時間軸,既竭力將盛世繁華悉數呈上,又把帝國重重危機一一勾勒,再順帶將錦繡背面之下的另外一個地下長安掀開一角。觀劇時稍有走神,可能就會錯過一個了解盛唐忽而由盛轉衰的重要密碼。看過此劇的人,心中當有此感觸。沒有看過的,我也不做劇透。

拋開此劇中精心設置的密集反恐情節,導演一遍又一遍透過主演和群演的口,訴說蚢麊囍w的嚮往和責任。大唐的戍邊將士,要戰死沙場了,叮囑戰友把自己的眼睛帶回去,去看看長安。彈盡糧絕了,支撐戰士們活下去戰下去的勇氣,是聽老兵講長安城裡發生的故事。最後,哪怕都活不下去了,也要讓老兵唯一的女兒留在長安,替所有戰死的戍邊將士們活在長安。

「一個人只擁有此生此世是不夠的,他還應該擁有詩意的世界。對我來說,這個世界在長安城裡。」王小波的名言,直白地道出了今人對長安城的眷戀和幻想。長相思,在長安。每個人心中的長安城,都是對盛世繁華的暢想,都是對安居樂業的期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