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香港專題 > 正文

襲警由掟磚起 漸升級火彈鏹水

2019-10-09
10月4日  ■黑衣魔在元朗大馬路向被打倒在地上的便衣警員投擲汽油彈。 資料圖片10月4日 ■黑衣魔在元朗大馬路向被打倒在地上的便衣警員投擲汽油彈。 資料圖片

警務人員是香港法治的守護者,與破壞法治的暴徒誓不兩立,故警員由始至終也是暴徒狙擊的目標。從一開始,暴徒為掩飾罪行,將惡行倒果為因諉過於警員,或將其惡行「老屈」是臥底警員所為,肆意抹黑警員,企圖動搖市民對警員的信任;其後,暴徒行動升級,瘋狂對警員進行起底,欺凌及滋擾警員及其家人。除了精神上的打擊,暴徒襲擊警員的行為也升級,由最初就地取材,掘磚、拆鐵欄杆擲向警員,到最近大肆投擲加有助燃物料鎂的汽油彈,曾有幾次警員一度身陷火海險焚身,最驚險是暴徒企圖搶警槍射殺警員,暴徒每每是以「咿R」為目標,網上甚至有海量「殺警」手冊。

「殺警」手冊氾濫 叫囂血債血償

警員與暴徒的正邪之戰愈演愈烈,暴徒的暴力升級,在8月起更開始用火攻,以危險性更高的燃燒彈取代鐵支及磚頭發動攻擊,初時的目標雖然只是針對警署,未有針對人,但亦曾誤中在警署內工作的警員,令一名警員左腿及右腿分別10%二級燒傷及3%一級燒傷。

近日,暴徒的目標不再是警署或警車等死物,而是人命。他們揚言要殺警,開口閉口也是「血債血償」等歹毒的說話,並更頻繁地大規模使用燃燒彈及注有鏹水的水槍。一名警員因為中鏹水彈,以致皮膚三級嚴重灼傷。上周五,一名便衣警在元朗因座駕上貼有警署泊車證而成為暴徒攻擊目標,該便衣警雖然沒有挑釁行動,但暴徒咬緊不放,強行把該名警員從座駕拉下車,並用棍棒和拳腳對他狂毆,他被迫開槍自衛,卻未有嚇退暴徒,有人之後甚至近距離將一個燃燒彈擲在其身上,警員即時被一個兩米高火團包圍,需滾動身體撲熄火焰。

便衣警被火團包圍期間,有暴徒企圖拾起警員甩手掉地的手槍,警員撲熄火苗遂奮不顧身與暴徒爭奪搶回佩槍,再致電同袍求救,惟喪心病狂的暴徒再向他投擲汽油彈,火團跌在其腳邊隨即茪鶠A好不容易才再次脫險。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森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