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大地遊走】四大河流之行──計劃篇

2019-10-09

周齡齡

決意要到祖國大地跑一趟了,但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何處是吾「正途」呢?

「四大河流!」四個字頓時躍然腦中,但「四大河流」,又該如何去跑一趟啊?

「唔,我從每條河流的源頭開始,然後是上游、中游、下游、入海口;我就像是河水一樣,沿茠e流自上而下歡快奔騰一遍,這才是有意思的河流之行!」我暗自自忖。

「『不到黃河心不死!』我先到黃河吧!」

要計劃行程了,我找到鍾愛的風水師傅。

「師傅,我要到黃河去,首站是黃河源頭,可以嗎?」

「不可以!」

「鵅A為什麼呢?我要去啊!」

「就是不可以!」

「那我去長江,先去長江源頭,可以嗎?」

「不可以!」

「鵅A為什麼呢?我好想去啊!」

「黃河和長江源頭都不能去,兩者源頭都在西,你今年流年不能向西走!」

「那黑龍江好嗎?」我在失望中急中生智。

「黑龍江源頭在北面,沒問題,你的旅程會很順利和愉快,放心出發吧!」

就這樣,黑龍江,我要來啦!

黑龍江橫跨中國、蒙古、俄羅斯三國,她是中俄兩國的邊界河,界河長達三千多公里。 黑龍江的源頭位於蒙古,我的黑龍江之行則從中俄界河開始之處──中國最北的縣級城市──漠河開始。

漠河市面積一萬八千三百六十七平方公里,人口八萬多,位於中國最北一端;她擁有中國最北的邊疆哨站、最北的機場、最北的郵局、最北的商店、最北的銀行、最北的學校、最北的餐廳、最北的村莊、最北的巴士站......香港至漠河距離四千四百五十九公里,那是挺遠的啊!

為了盡快到達我的黑龍江,我選擇了現今世上最快的交通工具──飛機。我先從香港飛黑龍江省省會哈爾濱,航程六個半小時。

香港出發時間是下午四時半,到哈爾濱機場是晚上近十一時。我原來計劃在哈爾濱機場挨一挨、睡一睡,然後第二天早上七時半直飛漠河,但誰知......呵呵呵,哈爾濱機場晚上十二時關門啊!這次真糟糕了!我拿茼瑽齝c,站在漆黑一片的機場門口,心想:「莫非我要在仲春四月,零下五度的氣溫中,在哈爾濱街頭安睡一晚?」電光火石一刻,一輛客貨車疾駛至我跟前,「免費接送到機場酒店,酒店房間二百五十元一晚。」話還未聽清楚,車上跳下一個東北大漢,扛荍琲漲瑽齝c往車上一扔,「上車吧,再晚就再沒接送的車了!」

電光火石一刻,我就被上了車。害怕嗎?當然害怕,午夜時分,漆黑一片,陌生威猛東北漢,他會把我真的送到機場酒店嗎?不幸中萬幸,客貨車上還有兩名像我一樣被上了車的旅客。一路無語,我們的心忐忑......

客貨車在只有點點星光的夜空中奔馳,五分鐘,我實在按捺不住了,焦急地問威猛東北漢:「請問什麼時候到酒店啊?」「快到了!」

萬幸地,四大河流之行的第一個歷險終於在十分鐘後完結。因為,機場酒店就在眼前,看來,風水師傅的話應驗啦,我的黑龍江之行會順利和愉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