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娛樂 > 正文

阿嬌談及父親一時感觸

2019-11-08
■阿嬌指今次角色很有挑戰性。■阿嬌指今次角色很有挑戰性。

拍戲遇颱風 樹木全倒要轉景

鍾欣潼(阿嬌)在電影《失蹤》中飾演社工去幫助學生及精神上出現問題的鄰居凌文龍,然而自己亦背負上山尋找在結界失蹤父親的壓力,今次角色是她從沒演過,對她來說是很有挑戰性。阿嬌大談拍戲難忘事,她表示電影在拍攝時,碰巧遇到「山竹」襲港而要轉景拍攝,又指她戲中和母親關係緊密,說到現實中的父親時,阿嬌更顯得有點感觸。■採、攝:李慶全

阿嬌記得拍攝時正是夏天,要上山跑來跑去,但這不算辛苦,她指最困難的是開始拍了不久,中間遇到「山竹」襲港,所拍的森林場景樹全倒了,結果要轉了一次景。阿嬌說:「其實今次無話最辛苦,大家都沒將『辛苦』拿出來講,不過我試身時要穿爬山裝,一直怨言條爬山褲好厚又無款,但一去到好感謝,因為我對鞋站得最穩,個個就跌晒落水,我自己無事。」

大讚余安安是好媽媽

但在大熱天時,這樣上山下水,對於平時沒體力勞動的她會否瘦了很多?阿嬌笑說:「你咁了解我,哈哈哈,有瘦的,因為我同時拍兩部戲,也是為支持新導演,今次《失蹤》和另一部《女子監獄》題材我都未拍過,也覺得拍得辛苦的,會在想當初為何咁傻要答應,但出來效果很好,也開心和一班認真工作的人合作。」

阿嬌跟余安安已第二次合作演母女,今次要演為尋找失蹤的父親而母女意見分歧,阿嬌說:「其實對我來說是難的,因為我細細個已經無爸爸,和我媽咪的溝通又不是很多,但這部戲飾演的母女關係好緊密。」是否有相依為命的感覺?自小沒父親的阿嬌有點感觸說:「我無處於過一個我媽咪有老公的時候,我又不知怎去處理,對我來講是難的。」現實中會與媽媽意見不合而爭吵?阿嬌直認:「我和我媽媽都有鬧交的,哈哈哈,不過安安姐是個好好媽咪,帶到我入戲。」戲中要力竭聲嘶去吵架?阿嬌坦言:「會呀,看演員之間會否為對方付出,尤其凌文龍每一場戲,安安姐也在場,她真的很好。」凌文龍笑謂:「她是契媽和經理人,一定要在場啦!」

凌文龍拍戲做足功課

能夠爆發內心戲爆喊,阿嬌覺得對手肯俾戲時,自然會投入,今次有幾場她跟安安姐都哭到收不到聲,她最記得躺在醫院的一場戲:「安安姐給我感覺到一個母親在不同情況之下的表現,她好出色,感受到媽咪給予的關心,兩母女的感情在不鬧交時,可以盡在不言中,這是我要學習,但現實中我與媽咪鬧交,是我講她都不明那種,哈哈哈,通常也會覺得阿媽是這樣,是不明白自己,但又不可以去話她,哈哈!」

凌文龍(小龍)在戲中因工作壓力以及要照顧患有老人痴呆(腦退化)的媽媽顧美華,抵受不了壓力底下爆煲精神出了問題,他坦言角色雖有一步步鋪排,但也是難演的,因上次《黃金花》他是演被照顧者,今次去照顧人,演出前試過資料搜集,但所得不多,幸上次拍《黃金花》認識有一位心理學博士,他曾接觸過很多這類個案,給了他很多有關病人的心理狀況的意見,讓他有層次地演出角色。小龍與阿嬌戲中有不少對手戲,他都大讚阿嬌演得不錯,主要是她演的社工幫人處理情緒又要處理自己的情緒,面對失蹤七年的爸爸可能尋回得到,那是一種很大的情緒,可是回家面對媽媽又不想她尋人,阿嬌都表現得很好。阿嬌笑答:「要假面,要做兩面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