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來自陌生人的光與暖

2020-01-13

雪 櫻

朋友赴外地參加一個頒獎典禮,從會場出來時帶了一束鮮花,走到路口拐彎處,遇見賣草編香包的攤主,她把手裡的鮮花送給了這位大哥,讓他帶回去送給自己的愛人或家人。或許是心裡過意不去,他讓朋友挑選一個喜歡的香包。

事後,朋友才知道,那天是西方的感恩節,她說︰「感恩所有的遇見!」看到這裡,我不禁想起自己,有一回從會場出來,等車的時候,迎面走過來兩個陌生面孔,他們把手裡的鮮花送給我,還未說聲謝謝,他們就跑遠了,只留下溫暖而深刻的背影。回家後,我選了一束開得好的送給剛搬來的鄰居,她說裝進瓶裡養了好多天,整個樓道裡都瀰漫茞H淡的花香。

前些日子,母親去醫院就診,提前預約的專家號比較靠前,那天早上她不到五點就起床收拾。然而,逢星期一,路上交通堵得厲害,高架橋上又發生了一起汽車追尾事故,只見紅色的車燈閃成一片,母親急煎煎地不知所措。後來,終於到了醫院,剛刷卡領完號,就聽到分診護士叫她的名字,她為自己差點遲到而慶幸。臨近中午,我的手機響了,是個陌生號,接起來卻傳來母親急促的聲音,原來她手腳忙亂把手機摔壞了,又自責又無助,旁邊一陪荇a人來看病的小伙,主動借給她手機,還幫她去取藥,她激動地直說︰「謝謝,哪裡都有好心人!」掛斷電話,我的心底漾起一股股暖流,來自陌生人的相助,使我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溫柔以待。

參加培訓時聽到某領導說過一句話,我做的工作或許最後並非盡善盡美,但是我做的每件事都帶蚢鴷L人的善意和溫柔。一時間我感動不已。這份善意和溫柔,就是冬日裡的暖,黑夜裡的光,平凡中的愛,卑微中的堅守。有一年冬天,我去山東會堂開會,那天早上省城氣溫降至零下七八度,路人被凜凜的北風推茤鼠e走,低頭縮脖如鴕鳥一般。到了地方,我剛從車裡移到輪椅上,就被大風吹得縮成一團,這時候,背後走過來一個人,她快速地把我推到牆角處,聲音略帶沙啞地說︰「那邊是風口,這裡避風。」待我緩過神兒來,對她說︰「謝謝。」只見她已經大步流星走到一輛保潔車前,我遠遠地打量,只看到她背上的四個大字「歷下環衛」。那一抹橘紅色的背影,那一頭洗得發白的粗布圍巾,就像一束強光,照亮了我的心房,讓我接收到最溫暖的祝福。

我始終覺得,陌生人的慷慨相助,就是這個社會的一根溫度計,能測量出人性的美好和靈魂的寬厚。最深有體味的當屬曹雪芹,當年家族落魄,他四處流浪,得到不少人的施援。他寫道︰「其中只不過幾個異樣女子,或情或癡,或小才微善,亦無班姑、蔡女之德能。」「小才微善」,這四個字,恰恰是人性的寫照。在《紅樓夢》第15、16回,寶玉邂逅二丫頭的長鏡頭,堪稱最美定格。寶玉和鳳姐、秦鍾為秦可卿一路送葬,初到鄉野農家,他看到一個手搖紡線車,上前擰轉,卻被叫二丫頭的村姑訓斥。秦鍾暗笑,「此卿大有意趣」,寶玉推開他說︰「該死的!再胡說,我就打了。」二丫頭被老婆子叫走,寶玉悵然無趣。後來,臨走時他在人群中尋她,未果。上車後,一回頭,卻見這二丫頭懷裡抱茪p弟弟,在村頭站貣銗L。寶玉「然身在車上,只得眼角留情而已。」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是如此奇妙,「一時電捲風馳,回頭已無蹤跡了」,寥寥幾句,湧出寶玉的情深與遺憾。

有時候,情深是骨子裡的善良;有時候,遺憾是自我的觀照。曹雪芹經歷過不為人知的落難、威逼、踐踏,才會寫出直抵心靈的真實細節。仔細品味,寶玉先遇見北靜王,又邂逅二丫頭,這期間同步發生秦鍾戲弄智能兒、鳳姐趁機斂財,曹雪芹的隱筆深意,正是反襯出茫茫人海中「緣分」的真諦--一如清水,無慾無利,這也是人性的高貴之處。就像二丫頭,雖出身鄉野,貧賤粗樸,卻高不可攀,她有獨有的傲氣和個性,寶玉的回眸,出於一份珍惜和尊重,他的情深自帶光芒,相隔幾百年後仍叫人無不動容。其實,寶玉的情深體現在很多地方,比如,劉姥姥二進榮國府,為討老太太歡心,胡編亂造講了一個故事,其中的姑娘茗玉,寶玉信以為真,並追根問底,命小廝茗煙去尋找茗玉的廟堂和塑像,到頭來只找到一座破廟。外人眼中,他呆氣、傻子,不過是出於對美好事物的堅守,對青春易逝的挽留。回到當下,現代人之間的緣分,或旅遊途中萍水相逢,或車站機場一面之緣,或市井街巷援手之交,有多少是「只得眼角留情而已」?又有多少是朋友圈裡的點讚之交呢?更多時候,人們借助高科技手段,刻意製造「求偶遇」,有了功利心加持,就如摻了雜質的山泉水,表面上純淨無垢,其實已經變質。所以,像寶玉與二丫頭那種清淺的緣分和貴重的情誼,值得一生去品咂和回憶。

那年春天,台灣作家張曉風去台北看一棵叫魚木的花樹,中途遇雨,陌生女子贈她一把雨傘。她說,花樹下,我可以再站一會兒,以此感恩贈傘女子的情深。來自陌生人的光與暖,像滿樹繁華,如星辰大海,似手爐圍巾,多麼的讓人眷戀,這個冬日裡,我寫下以上文字的同時,也為內心植入了「小才微善」的溫度,還有雙手合十的祝福。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