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信而有征】溫水浴場

2020-01-13

劉 征

聖托里尼有一個常設的旅遊項目,是從島上坐船前往對面的活火山尼亞卡斯美尼。那個火山倒也平常,沒有想像當中從山頂一瀉而下的紅色熔岩,當然就更不可能有岩漿離地好幾米、噴薄而出的奇景了。旅遊局沒辦法,於是就在島上挖了個硬幣大小的洞,遊客上來以後,就去找那個洞,然後從那裡冒出來的熱氣感覺活火山的存在。

儘管這麼說,但這個島倒不全是些無趣的石頭。就在上島之前的水面上有一小片淡黃色水域,這裡最好玩。在遠處看,它的顏色和周圍茫茫的深藍色海水完全不同,像是被太陽光反射出來的效果。後來才發現,它本來就是這個顏色。就像西安的涇渭分明(涇河和渭河的交匯處)和梧州的鴛鴦江,一條大江,兩種顏色。

每次船行至此處,船夫總會先把船停住,指茖漱@小片海鼓勵大家游過去。等你游到了,就會發現那是一片溫水浴場。因為位置正好在火山的上面,所以水溫很高。而且,還有濃濃的硫磺味瀰漫在你的周圍。有了這個絕佳的經歷,在島上看不到熔岩噴發也就沒那麼遺憾了。

通常,遊客會在島上耗上半日,再重新乘船回到聖托里尼。那時已近黃昏,回來的人可以立刻坐入自己酒店的泳池,邊喝雞尾酒,邊看遠處的太陽一點點地下沉。藍色海岸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白天。在白天,我們可以看到尼斯上空和海水形成深淺不一的藍色帶。但愛琴海卻是屬於傍晚的。在接近黑夜之前,夕陽的霞光會讓整個大海和伊亞(Oia)峭壁上的酒店都從藍白相間變得通紅,那真是美極了。

在這樣的地方住上一段時間,人往往會產生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明明四周都包裹荇水,海上也空無一人,但島上卻這麼繁華。而且,我們都不用勞作,每日只吃喝、睡覺和曬太陽。一到晚上,狹長扭曲的街道上會亮起燈光,與夜空當中的星星互相唱和。這時候,感觸最深的應當是碰巧經過的那條船,他會對這景象印象深刻,並心嚮往之。

聖托里尼的繁華就像給了一個夢境當中才會出現的理想世界,讓我們可以遠離俗世。不過,按照歷史學家David Blackbourn的研究,海濱度假與都市的形成直接相關。在他的文章《Fashionable Spa Towns》當中,他發現溫泉度假的開端正是啟蒙運動的開始。當時,很多病人在醫生的囑咐下來到溫泉療養,以緩解自己的憂鬱症和精神衰弱。在David Blackbourn看來,這兩種疾病正好對應茬ㄔ垓z性對人的壓迫,溫泉的水溫和礦物質可以暫時放鬆人的神經。

到了十九世紀,這種放鬆的方式成了達官貴人和社會精英的愛好。通常的情形,是一個陌生地方忽然湧來一群人,大家都彼此熟悉。即便不認識,也可以通過牽三掛四的關係被互相引薦,然後就可以在出入的時候互相打招呼了。像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訶夫、左拉、莫泊桑和托馬斯.曼這些文化名流,不但去過,還都在自己的作品當中描述過溫泉度假的情形。

再後來,更多的酒店被建起來,這種度假方式終於徹底地大眾化了。現在的假期,歐洲人忙茈h法國的維希小鎮、德國的巴登巴登,亞洲人早先是去日本的溫泉,這些年則湧往泰國。為了擴大利潤,溫泉療養的概念也被偷換成了接近自然。於是,陽光、沙灘和海洋都跟茖益了。當我們來到海棠灣,一家家酒店就隱蔽在高高的棕櫚樹林當中。餐廳、電影院和酒吧也慢慢完備起來。從聖托里尼到海棠灣,不得不說,再是名流的,也終將是大眾的。而大眾的,卻總是相同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