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彩繪地中海」看東西方文明異同 逾百文物折射地中海文明之光

2020-02-13
■紅陶製成的《戴頭盔的雅典娜頭像》非常精巧。■紅陶製成的《戴頭盔的雅典娜頭像》非常精巧。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向芸 成都報道)地中海是人類海洋文明的搖籃之一,圍繞茬o片海誕生了古埃及文明、古希臘文明、古羅馬文明、兩河流域文明、愛琴文明。在蔚藍的亞平寧半島海岸線上,位於意大利南部坎帕尼亞大區的地中海古城--帕埃斯圖姆,如同璀璨的珍珠,折射茼a中海文明之光。

今年是中意建交50周年,早前四川博物院展出的「彩繪地中海:一座古城的文明與幻想」展覽,以意大利帕埃斯圖姆考古遺址公園的134件精美文物,呈現意大利「希臘化」時代歷史。同時,展覽首次展出了中方主辦機構四川博物院館藏的戰國虎斑紋銅戈等13件或套同時代展品,通過兩大古老文明的多彩「對話」,讓觀眾對同一時期東西方文明的異同有了更直觀的認識。

展現帕埃斯圖姆發展歷程

帕埃斯圖姆在西方文化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它融匯了古希臘、盧卡尼亞和羅馬三種文明,為學者提供了一個揭示西方建築歷史起源的機會,更因此成為啟蒙運動的一座重要城市和浪漫主義的代表城市之一。在展覽中,帕埃斯圖姆遺址大事記為觀眾梳理了這座城市的發展歷程。

有茧L數城邦和小區域的古地中海,具有高度的社會流動性,十分有利於貿易往來、技術和知識交流、人員交往。公元前六世紀,來自錫巴里斯(今意大利的卡拉布里亞大區)的殖民者,建立了當時「大希臘」地區一座重要的城市。由於希臘神話傳說中的海神波塞冬曾住在這裡,因此希臘人稱其為波塞冬尼亞城。公元前273年,波塞冬尼亞被羅馬人佔領,成為羅馬殖民地,並更名為帕埃斯圖姆。雖然這座城市一度繁榮昌盛,後來卻遭遇瘟疫及劫掠,在公元八世紀至九世紀期間被棄置,直到1750年才被歐洲知識分子和藝術家「重新發現」。

數百年間,不同的人群在帕埃斯圖姆棲息並統治茬o塊土地,見證了古希臘和古羅馬的興衰,並使這裡成為人類遷徙、文化交融、多元融合匯聚之地。英國浪漫主義詩人雪萊初見帕埃斯圖姆遺址時,曾驚嘆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壯觀」。因其宏偉的希臘神廟建築遺存和絢麗的彩繪壁畫,帕埃斯圖姆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作為古希臘建築遺址,帕埃斯圖姆近年來發掘了眾多遺蹟,包括宗教建築、古道路、防護牆、墳墓,出土了珍寶陶器、壁畫雕塑等文物。

此次展覽以帕埃斯圖姆的地下考古發掘成果為主,通過壁畫、雕像、建築構件、彩陶、青銅器等珍貴文物,呈現了帕埃斯圖姆古城從公元前六世紀到三世紀之間的發展歷程,描繪了從「古希臘」到「古羅馬」的演變,以及 「大希臘」時代的文明碰撞與交融。

建築構件現古希臘雕塑藝術

走進展廳,來自於塞納河口赫拉神廟的赫拉女神大理石雕像引人注目。赫拉是天神宙斯的妻子,也是司掌婚姻和繁育的女神。在荷馬史詩中,她被稱為「白臂女神赫拉」,其名字象徵荂u高貴的女性」。事實上,在新殖民地剛剛建立時,希臘人就開始築造主要的祭祀場所。公元前六世紀初,城市的北部及南部已建有三座令人嘆為觀止的神廟,帕埃斯圖姆也隨之達到其鼎盛時期。

這三座神廟甚至比雅典的帕提農神廟還要古老。其中,雅典娜神廟也被稱為刻瑞斯神廟,位於這座城市的最高處,除了神廟,還包括用於集會的環形結構建築--會堂,以及城市創始人的墓穴--英雄祠。而尼普頓神廟作為古希臘多立克風格建築神廟的典範,是這座城市中最大、保存最為完好的神廟。出土赫拉女神大理石雕像的赫拉神廟位於城市南部,又叫巴西利卡,是最為古老的神廟建築。

公元前273年,羅馬人抵達之後,開始刻意淡化之前希臘人的印記:他們在尊重神祇的基礎上,逐漸荒廢了為城市創立者而建造的紀念堂,並且在數年之後拆除了集會建築和城邦會堂。

此次展覽中,眾多文物再現了那個時代的精彩遺存。展廳中的城邦會堂石碑,重達0.2噸,各面覆有白色石膏,頂端的長方體通過鐘形圓飾結構與石碑主體相連。石碑四面的希臘紅字碑文則是盧卡尼亞的塞特提里斯為宙斯撰寫的。

城邦會堂石碑旁邊的日晷來自南部聖所,是帕埃斯圖姆出土的唯一一件日晷,屬於羅馬制式。日晷為球面形,刻度盤以衣褶的形式呈現,兩側原有兩個大型動物裝飾,而用於放置晷針的部分已經遺失。

此外,來自北部聖所的獅頭造型滴水槽、來自南部聖所的蛇髮女妖瓦簷飾、出土於赫拉神廟的有獅頭的上楣殘片等建築構件,則呈現了以神廟為代表的聖所和祭祀場所中古希臘文化的精彩雕塑藝術。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