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歷史與空間:從毛澤東《送瘟神》說起

2020-05-23
■《人民日報》刊登毛澤東詩《送瘟神》。 網上圖片■《人民日報》刊登毛澤東詩《送瘟神》。 網上圖片

■ 雁 翔

1958年10月3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隆重推出毛澤東《七律二首.送瘟神》。作者題曰:「讀六月三十日《人民日報》,余江縣消滅了血吸蟲,浮想聯翩,夜不能寐。微風拂煦,旭日臨窗,遙望南天,欣然命筆。」詩云--

綠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

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

牛郎欲問瘟神事,一樣悲歡逐逝波。

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

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為橋。

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

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

兩首詩的發表,立馬在全國引起極大轟動和振奮。第一首通過對一些地區蕭條淒涼的描述,揭露舊中國血吸蟲病的猖狂肆虐和疫區人民的悲慘遭遇;第二首寫新社會廣大民眾填壕平溝、消滅釘螺的人民戰爭,結句「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更抒發人民群眾戰勝瘟疫的豪情壯志。兩詩一舊一新、對比強烈,意象鮮明、涵義深厚,讀來真的令人意氣風發、思緒萬千!

今天的年輕人大多不知血吸蟲為何物了,他們沒經歷過上世紀50年代那場遍佈大半個中國與血吸蟲病較量、全民參與的阻擊戰啊!

血吸蟲病是人或哺乳動物感染血吸蟲而引發的一種傳染病,老百姓稱其「大肚子病」,亞、非、拉美數十個國家都有流行。此病嚴重危害人體健康,患者出現咳嗽、發熱、胸痛、腹瀉、血便等症狀,引發痢疾、消瘦、腹水,導致器官衰竭而死亡。慢性患者可持續10年至20年,最後喪失生命。

讀史得知,血吸蟲病在我國起碼存在兩千多年了。秦漢時就很嚴重,唐宋時期已蔓延黃淮和廣大江南地區。在古代它絕對是傳染性強、危害生命的重要殺手之一。眾人皆知《三國演義》中神機妙算的諸葛亮登七星壇「借東風」的傳奇故事。曹操80萬大軍在赤壁戰役大敗,說是周瑜聽孔明「火攻」所致。其實這是小說作者的杜撰--專家考證,曹軍失敗根本原因是血吸蟲病作祟!原來曹操數十萬大軍均係北方人,他們突遭血吸蟲侵擾毫無招架之勢,戰鬥力喪失殆盡,使周郎僥倖取得「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奇勝,故有「曹操敗赤壁怨蟲不怨火」之說。

此事自有證據。陳壽在《三國誌.魏書.武帝紀》就隻字未提「火攻」,而說:「(曹)公至赤壁,備戰不利,於是大疫,吏卒多死者,乃引軍歸」--這個「大疫」,正是血吸蟲病!曹操兵敗後曾給孫權修書一封云:「赤壁之沒,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疫情破壞力之大,由此可見。故而有哲人曰:與疫情造成的巨大傷害相比,任何戰爭都不值一提!1973年考古人員在長沙馬王堆1號漢墓出土的女屍和1975年湖北江陵鳳凰山168號漢墓出土的西漢男屍也都做了「旁證」:經解剖從他們腸壁及肝臟組織中均發現血吸蟲卵,證明漢代兩湖一帶曾有血吸蟲肆虐。

讀《曾國藩家書》,他也記述麾下湘軍遭血吸蟲侵害、無力克敵之事。湘軍素以英勇善戰、攻勢凌厲著稱,但與太平軍對陣之時卻連連失利。查原因,原來湘軍官兵大多來自非血吸蟲病流行區,是對血吸蟲無抵抗力的易感人群,一旦接觸疫水就被感染或重複感染,導致死傷無數、戰鬥力大減,難怪曾國藩發出如曹操那樣「赤壁之敗怨蟲不怨火」的浩嘆!

到上世紀三四十年代,血吸蟲病再度肆虐,大批患者死亡,致使南方出現許多「無人村」、「寡婦村」、「大肚子村」和「棺材田」,大批田地荒蕪、滿目瘡痍,慘不忍睹。湖北陽新縣幾年間就有8萬多人死於血吸蟲病,毀滅村莊7,000多個,荒蕪耕地1.5萬公頃(23萬餘畝);1950年江蘇省高郵縣新民鄉農民在存在釘螺的水灘耕作,結果有4,019人感染急性血吸蟲病,死亡1,335人、死絕45戶、遺下孤兒91個,真是一派「萬戶蕭疏鬼唱歌」慘象......

血吸蟲病影響深遠。毛澤東是湖南人,自然對其感同身受。據悉1949年渡江戰役時,許多北方戰士感染血吸蟲病,導致大規模非戰鬥減員,令人痛心。建國之初,長期戰爭導致百業荒廢、國力空虛,血吸蟲病也變本加厲。1953年最高法院院長沈鈞儒在太湖療養,見血吸蟲病十分猖獗,致函毛澤東反映情況。毛極為重視,覆函說「血吸蟲病危害甚大,必須茩咧儐v」,還親自到杭州等地做調研,1955年鄭重發出「一定要消滅血吸蟲病」號令,他告誡人們:「除歷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現在尚有一千萬人患疫,一萬萬人受威脅。是可忍,孰不可忍?黨組織、科學家、人民群眾,三者結合起來,瘟神就只好走路!」一場聲勢浩大圍剿血吸蟲的人民戰爭作為一項「重大政治任務」在全國打響,各行各業浩浩蕩蕩下鄉圍剿血吸蟲,連小學生也被組織起來去郊外滅釘螺。各地也隨之捷報頻傳。

精神變物質。毛澤東兩首《送瘟神》極大鼓舞了全國人民乘勝追擊、消滅血吸蟲的決心。70年來我國血吸蟲病防治成就舉世矚目。在流行的12個省中,滬、粵、閩、桂、浙5省達到血吸蟲消除標準,四川達到傳播阻斷標準,其他6省也達到傳播控制標準。全國血吸蟲患者和傳播環境大大銳減。抗血吸蟲疫苗也在武漢華中科大同濟醫學院和長沙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取得重大突破。但現在還不能太過樂觀。正如全國政協委員、致公黨中央副主席、天津市副市長曹小紅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上發言:「血吸蟲這個『瘟神』尚未走遠、更沒有滅絕!」曹委員指出,長江流域還有7省釘螺面積仍有36億平方米,疫病傳播環境依然存在,尚有患者5萬多人,數百萬人仍面臨威脅。一旦鬆懈,血吸蟲病可能捲土重來!

實踐證明,人類與各種瘟疫的較量都是持久戰,病毒隨時可能乘人不備死灰復燃。就像此番新冠病毒一樣,我國已取得階段性勝利,但距完勝尚遠;域外各國的疫情更趨高發,情勢非常嚴峻!我們務須嚴控死守、晝警夕惕,以「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的堅強氣勢,與病魔作不調和的決戰,不獲全勝絕不收兵。一旦麻痹鬆懈「大意失荊州」,就前功盡棄、後悔晚矣!正所謂--

當年決戰血吸蟲,

主席曾賦送瘟神。

而今搏殺新冠菌,

病毒狡詐須琱腄I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