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來 鴻:濃濃淡淡夏時光

2020-05-23

■ 王國梁

夏天的到來,好像並沒有帶給人們太多驚喜,一切都是非常自然的。

春在漫漫冬季後的驚艷亮相,當然會讓人驚喜。而夏是在春的緩緩行進中悄然到來的,草木在靜靜生長荂A花兒默默開放荂A鳥獸慢慢活躍起來。低眉間,夏天就到了,水到渠成。

濃濃淡淡夏時光,濃的是風景,淡的是心情。天地之間的色彩是什麼時候變得越來越豐富的?昨天塗一抹嫣紅,今天染一牆翠綠,明天抹一縷明黃,不知不覺間,大自然的構圖愈發多姿多彩。如果你每天都在用心觀察身邊的風景,便會覺得大自然實在是鬼斧神工,每一筆看似不經意的勾勒和塗抹都蘊含茧L窮的奧秘和智慧--今天的每一點勾畫,都是在為明天做鋪墊;一切變化都有循序漸進的歷程,沒有什麼是一蹴而就的。

夏在前方招搖,眼前的風景變得繁盛明艷起來。春天是嬌柔和嫵媚的,再怎樣美麗好像也擔不起「繁華」、「盛大」之類的字眼,而夏呢,時光漸深,景色漸濃,到處呈現出繁盛之態,而且動不動就有了傾城傾國之勢。

你看,田野裡那鋪天蓋地的綠色綿延起來簡直無法無天,綠色霸氣而張揚地主宰蚞蒤茈@界,讓你覺得自己成了綠海中的一滴水,只想永遠融入浩瀚的綠海中。再看那一牆盛開的薔薇,紫色的花一朵朵挨挨擠擠,彷彿一群紫色的小鈴鐺,搖響了一季繁華之歌。薔薇花開得輝煌燦爛,演繹荇L之濃情。忽然想起一句詩:「春無蹤跡誰知,除非問取黃鸝。百囀無人能解,因風飛過薔薇。」薔薇花開,夏季來臨。春天的終點站正是夏天的起點,起承轉合,渾然天成。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其實,春天就住在夏天裡。這樣想荂A我不覺淡淡地笑了。

夏日的清晨,風兒微涼,我的腳步舒緩,心情怡然。淡淡心情淡淡風,眼前卻是無限風光。天地明朗,草木葳蕤,花開絢爛,濃蔭遍地,隨處生機。繽紛的風景,明麗的色彩,使得夏日時光顯得那麼生動而悠長。

忽然懷念起故鄉小院的夏時光,我沒跟母親打招呼,便直奔而去。母親見到我,眼神裡掠過驚喜,她的神情依舊是我最熟悉的。我和母親坐在小院裡聊天,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滿院子清甜的槐花香味兒,亦是熟悉的。我抬頭仰望茪@樹槐花,對母親說:您還記得每年夏天都給我做槐花飯嗎?母親微笑蚋I點頭。風過時,樹枝輕輕搖動,一朵槐花落到母親的頭上。我一抬頭,恍惚間似乎看到了母親年輕時的模樣,心中忽然一動。歲月無聲,時光靜默,情懷依舊。

小院深深,槐香瀰漫。我與母親聊遙遠的往事,也聊遙遠的未來。忽然,母親起身,去摘槐花,要做槐花飯給我吃,我笑蚗酗飽C「槐林五月釀瓊花,鬱鬱芬芳醉萬家。」古樸的小村莊裡,每一家都有一個溫情的故事。

走在故鄉的小街上,我的腳步又輕又緩,整個人無比放鬆,身心愉悅。濃濃淡淡夏時光,濃的是深情,淡的是光陰。濃濃淡淡夏時光,濃的是鄉情,淡的是情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