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化視野 > 正文

青年廣場:陪考父親睡公園

2020-07-11

佟才錄

1990年7月6日,我第一次參加全國高考,心堿J緊張又忐忑。回到家,我對父親說:「你陪我去高考吧?別的同學都有家長陪。」

父親當時正在堂屋內編一隻柳筐,他抬起頭笑吟吟地看荍琚A嘴堨u吐出一個字:「好!」

高考考場設在市區的一所中學堙A而我家住在偏遠的郊縣農村,離市區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因此,我和父親必須在高考的前一天坐上大巴車趕到市堙A然後在考場的附近找到一家旅館住下,第二天再進入考場參加高考。為了能讓我晚間休息好,不被別的客人打擾到,父親特地訂了個兩人的小單間。小單間堶惘釣漹i床,我和父親,一人一張。

那天,在旅館埵w頓好後,父親又特地帶荍琤h考場「踩點」,熟悉一下考場的地理位置、行車路線,以及考場周圍的環境等具體情況。從考場踩點回來的路上,我和父親在街邊的大排檔上順便把晚飯也一併解決掉了。再回到旅館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父親看了看窗外,轉頭對我說:「你早些睡吧,好好養足精神,明天好好考!」之後又說:「天熱,我睡不荂A旅館旁邊有個小公園,我去那堬D快涼快。」

我感到身體有些疲乏,便胡亂地答應了一聲,脫了衣服倒在床上,不一會兒便呼呼睡茪F。

翌日,當我一覺醒來,發現父親早已經起來了,床鋪收拾得齊齊整整,床單也平展得沒有一絲皺痕,就好像昨晚根本沒有人睡過似的。我剛洗漱完畢,父親拎茠o條、豆漿和茶葉蛋從門外走了進來:「快過來吃飯,咱們早點去考場,別耽誤了考試。」吃飯時,我發現父親臉上有些倦色,還不斷地打茷═瞴A便問他是不是昨晚沒有睡好?父親笑笑:「睡慣了家堛漱g炕,冷不丁在旅店睡床,還真有點不習慣呢。」

第一天考試考下來,我自我感覺考得還不錯,卷面上答得滿滿登登,沒留下一塊空白。父親聽了很高興,去外面買了一隻烤雞腿犒賞我,而他卻就吃茼面幙悀U的乾油條。我咬了一口烤雞腿,然後把烤雞腿伸向父親。父親抬手把烤雞腿擋了回來,說:「你吃,你考試腦袋需要營養。」晚飯後,父親又像昨天那樣,對荍琤竣U一句:「你早些睡吧,好好養足精神,明天繼續好好考!」然後就又出門去公園堹ЕD了。

很快,三天高考就匆匆過去了,我和父親坐茪j巴車回到郊縣農村的家堙C當天晚上,睡在父母隔壁屋堛漣琚A無意中聽到了父母以下的一番對話:

「孩她媽,幫我按下腰吧?我的腰快要痛折了!」父親對母親說。

「咋?腰痛病又犯了?」母親關切地問。

「我在公園的長椅上睡了整整三個晚上,腰痛病能不犯嘛!」父親說。

「不是住在旅館媔隉H你去公園的長椅上睡覺做什麼?」母親不解。

「你不是總說我睡覺打呼嚕聲音大得像牛叫嗎?我怕在旅館睡影響咱兒子休息,耽誤他高考!」父親解釋說。

那一刻,我躺在黑暗中,止不住地淚如泉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