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 > 正文

任籌帷幄:美國經濟下滑引發美元回落

2020-08-01
任曉平  光大新鴻基外匯策略師任曉平 光大新鴻基外匯策略師

美國4至6月GDP萎縮32.9%,創出有統計資料的1947年以後最大降幅。雖然增優於市場預測萎縮34%左右。但連續2個季度負增長代表美國正式步入經濟衰退,經濟降幅超過1958年1-3月減少10.0%和金融危機之後的2008年10-12月減少8.4%。美國的GDP增長有70%來自消費市場,經濟因為疫情所引發的保持社交距離並未能有動能,美國的高端製造業如飛機和汽車在貿易戰,物流和工廠癱瘓下難有看頭。美國的服務業如教育和金融服務也受影響。

在中美關係緊張及疫情影響下,學校停課,留學生人數大減。金融服務業在美聯儲及全球央行利率長期保持低企的時候,過去幾年孳息曲線平坦回報低落,金融業裁員潮就算在疫情前也有出現。踏入7月疫情新增個案重新上升,經濟重新開放的步伐停滯。美聯儲其實能做的已經不多了。利率已經低至0,從日本和歐洲的負利率經驗來看並不能為經濟帶來多大幫助。負利率的最初原意是希望迫使銀行在借貸方面更積極,但在長息和短息的息差十分低的情況下,銀行並不希望冒險放貸,負利率更會使銀行的利潤進一步收窄。在疫情的影響下,銀行對放貸可能更審慎。所以負利率是弊多於利。

口頭干預也幫不了多少,因為經過多年的低利率,大家都知道美聯儲的板斧有限。另一個可以做的就是操控孳息曲線,也就是日本央行的做法。事實上,幫助也不大。既然貨幣政策未能有幫助,那麼財政政策呢?這將使政府負債加劇,未來加稅或加大發債力度,並吸走市場的資金。還有就是現時紓緩疫情的援助資金只是希望減慢經濟下跌速度,並不能幫助經濟復甦。

美元指數料93有支持

3月後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快速上升,M2增長高於其他貨幣,所以美元有貶值壓力,去平衡M2增長所帶來的相對性購買力下跌。但當美元下挫到一定程度,這個均衡點達到後,美元的下滑就會減慢甚至停止。預期美元在93附近有支持,澳元在0.72-0.73有阻力,英鎊在1.32-1.33有重要阻力。當然也不要寄望美元大幅向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