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 > 正文

分析:中美貿易摩擦未影響匯率

2020-10-20
■石建勳  (受訪者供圖)■石建勳 (受訪者供圖)

中美貿易摩擦風波不斷,一度亦令人民幣匯率承壓,不過目前對匯市影響力已經弱化。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同濟大學財經研究所所長石建勳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分析,就本輪人民幣升值而言,更主要的原因在於美元弱勢的溢出效應、以及中國經濟基本面穩中向好,中美貿易摩擦幾乎不構成今年以來影響人民幣匯率的主要因素,原因主要在於中國維持了國際收支的平衡。

出口強勁支撐人幣匯價

「從人民幣匯率變化趨勢可以看到,去年下半年在貿易摩擦影響下,人民幣匯率不斷走低,但在第一階段協議簽署後,利空基本出盡,人民幣匯率隨即有所反彈;此後人民幣匯率的階段性承壓,主要是由於疫情爆發帶來的不確定性,當疫情穩定後便不斷走高。」石建勳指,今年8月,中國出口額同比增長11.6%,當月實現貿易順差4,165.9億元人民幣,對美國的出口額在各種懲罰性關稅和政治高壓下仍增長20%,較7月提高7.5個百分點,升至年內最高,「出口強勁為人民幣匯率提供了支撐,在這個意義上,中美貿易摩擦對人民幣匯率已無過多影響。」

內地經濟向好 吸引外資流入

論及外資動向,石建勳認為,理論上,國際資本對人民幣資產的增持與人民幣匯率的波動不存在必然的因果關係,從現象上看,兩者同時發生很大可能在於動因趨同。他提醒,此番外資增持A股的步伐,與人民幣匯率的波動軌跡相關性不大,發生的時間也不完全一致,「外資對A股的增持從今年4月就逐漸開始,但人民幣匯率反彈的時間點是6月,所以更可能是外部原因的變化、和中國經濟自身發展的前景,令市場形成樂觀情緒,導致外資流入和人民幣匯率走高。」

「從短期看,人民幣升值過快,確實有可能造成對金融市場的衝擊,出口企業將會面臨較大的匯率風險,對投機為目的頻繁流動的熱錢,有必要保持嚴密關注,」不過,在他看來,近期流入的境外資金主要是中長期資金,體現在外國來華直接投資、及以配置中長期人民幣資產為目的的債券投資,內地股市和債市的外資總體規模相對仍處於低位,中長期外資流入所導致的市場波動整體風險可控。

長期匯率走勢將穩中有升

「無論是特朗普或者是拜登當選下一屆美國總統,美國仍需面對控制疫情和經濟復甦的壓力。」石建勳預測,在此後很長一段時間內美元都將保持相對弱勢,長期看人民幣匯率將穩中有升,央行也擁有足夠的工具儲備,令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他續言,當前人民幣支付貨幣、投融資貨幣功能不斷增強,儲備貨幣功能逐漸顯現,計價貨幣功能將進一步實現突破,人民幣跨境業務增長迅速,國際化穩步推進,都將為海外投資者配置人民幣資產,提供極大便利,隨茪H民幣國際化程度提升,人民幣匯率也將會逐漸實現市場化調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