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客風·漂鳥之歌》 舞蹈呈現客家文化

2020-11-14

今年的「台灣月」將線上呈現台灣新古典舞團創作的《客風·漂鳥之歌》。

成立於1976年的台灣新古典舞團,風格奠基於其創始人劉鳳學所提出的「中國現代舞」理念。劉鳳學生於哈爾濱,開始時是學習古典芭蕾,到台灣後開始接觸到現代舞中的瑪莎·葛蘭姆技巧。經過多年的體悟,她提出「中國現代舞」理念,嘗試植根於民族文化與精神來創作現代舞。「依據我國古代樂舞及國術中的動作,透過寫實與抽象的表現法,非對稱多於對稱及空間立體化的現代美學觀念,強調主題動作的變化......使我國傳統舞蹈藝術和創作相結合,產生具有傳統精神的中國現代舞蹈。」

盧怡全自5歲開始習舞,最先開始學習的是民族舞蹈,直到看了劉鳳學的《布蘭詩歌》,改變了學習的路向。「那個時候我是鄉下的小孩,比較不能接受現代舞。覺得看不懂,很排斥。一般民眾對現代舞大概都是這樣的觀感。結果看了《布蘭詩歌》,完全被吸引住了。當時好驚訝,我竟然也會喜歡現代舞,而且會想,我以後也要跳堶悸漱@個角色。」1995年他加入台灣新古典舞團,跟隨劉鳳學習舞至今已25年,其間擔任過舞團多個大型作品中的重要角色。盧怡全介紹道,舞團有四個發展面向,一是現代舞創作;二是台灣原住民舞蹈文化人類學之研究、重建、創作與出版;三是儒家舞蹈研究、重建及出版;四是唐燕樂舞蹈文化研究、重建、演出及古譜之譯解、出版。如今,盧怡全自老師手上接過現代舞編創領域藝術總監的職責,說起舞團風格的傳承與發展,他笑道:「我的創作能量與語彙堶情A很自然地流淌蚍B鳳學老師的創作理念與肢體美學。但每個人的頭腦和生活經歷都不同,我一定有自己的生活經歷可以加進去。老師傳給我的,就如同一袋袋很珍貴的咖啡豆,我負責來調咖啡,準備端上桌。這咖啡也一定會有我的獨特味道。」

盧怡全是客家人,在《客風·漂鳥之歌》中他嘗試將客家的歷史、生活、故事、語言、服飾、器具等加入舞作之中。從這個族群的遷徙與漂流中,訴說天地人之間的生息與共。「大家一起和諧地生活在宇宙中。」舞作從客家生活的日常入手,使用了許多生活用具作為道具,例如斗笠、扁擔,形狀如同客家特色小吃麵帕粄的手絹等。再融入風格獨特的客家平板小調,以及客家傳統的三腳採茶戲等,種種意象經過舞蹈化的加工,被呈現成為細節豐富的「客風」。「舞蹈在模式上比較像電影,有起承轉合,觀眾很容易理解及進入狀態,而不是整段舞只是跳一個感覺。」盧怡全說。

因為疫情的原因,《客風·漂鳥之歌》的香港演出轉為線上播放。

盧怡全說,今年的疫情的確對演出與創作帶來極大影響。他認為,看線上演出,觀眾沒有臨場感,既感受不到音波衝擊到皮膚,也捕捉不到舞者呼吸的聲音,是種無奈的遺憾。但他不會因為疫情而停止創作,「我外號叫小牛,個性就是比較倔強,不喜歡抱怨,做就好了。」在他看來,數碼創作本來就是舞蹈創作的一個趨勢,區別只在於不同藝術家使用分量的多與寡。然而,在疫情有可能持續數年的情況下,他認為自己不會放棄創作的大方向而盲目地投入到數碼元素使用的大潮中。「舞團所奠定的創作方向要很明確,要堅持,可以調整,但不能忘了根本。我編舞一定要文化的東西,而不是現在時興的潮流元素。」 文:草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