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藝術展「補天.中轉站」 改變空間定義 與社區合作紡織品

2020-11-21
■尹秀珍早期設計的「可攜帶城市」利用標誌建築代表城市。■尹秀珍早期設計的「可攜帶城市」利用標誌建築代表城市。

南豐紗廠早前開展,命題為「補天.中轉站」,由來自北京的當代藝術家尹秀珍創作。最初在南豐紗廠勘場地,決定以一分為二、二分為數個場景作為展出形式的時候,還得回到一年前的春天。那時候,疫情沒有來到,香港人亦沒有限制出行,但卻在冥冥中讓藝術家決定以「中轉站」為主題,再現了一個機場原型,變成了以藝術回應時宜的方式。

事實上,尹秀珍剛開始有「中轉站」這個空間的設計,是想改變南豐紗廠「是個商場」的標準定義,她試圖模糊這個空間的定義,於是將它虛擬成為一個機場的安檢口,或者藝術空間,使觀者一走進這個地方,便將固有的標籤先扔掉,再去接收新的信息。

CHAT六廠促社區與藝術家合作

尹秀珍擅長跨媒介創作,她透過收集舊物探討集體記憶,反思在整個中國工業發展過程中,社會結構重組與個人生活帶來的巨變。尹秀珍的藝術創作與紡織淵源甚深,從這一主題延伸到各種收集而來的材料,包括以丙烯酸、鋼和玻璃創作的《小宇宙》(2016)和《黑洞系列4號》(2019),亦以其他各式物件如放大鏡、行李箱和地圖等創作的《可攜帶城市》系列(2001 - 至今)。

當中,《可攜帶城市》以相當顯眼的方式陳列於展廳模擬機場的位置,打造出了一個豐富的行李全球巡迴禮--「補天·中轉站」仿照機場客運大樓放置大型裝置,如行李輸送帶、登機櫃位和機場安全檢查站等,與此同時,亦在半空中放置了成品或半成品的城市行李箱。《可攜帶城市》是尹秀珍2001年開始的藝術創作,是次的新展品將城市以顏色劃分,不同顏色代表了不同國家的標誌建築,如黃色是英國,紅色是人民大會堂的主色,亦即中國,白色是俄羅斯等等。

與南豐紗廠前身是紡織工廠的主題貼合,《可攜帶城市》的主要用材亦是織物,這一設計同時由CHAT六廠邀約來自社區及學校的香港民眾參與,促成了社區間與藝術家的合作,展示品並不再是獨屬於藝術家的高高在上的觀賞物,這讓參與者和參觀者更全面地體驗及思考集體記憶和跨代交流。

重新詮釋紡織工廠空間布局

與此同時,以CHAT六廠前身是紡紗廠為詮釋的基礎,尹秀珍亦親自設計了這次展覽的空間,巧妙地重新規劃了整個空間,用以探索代溝和各種社會經濟背景構成的集體記憶。尹秀珍一改CHAT六廠展廳的傳統參觀模式,讓陳廷驊基金會展廳中的香港紡織工業歷史展覽無縫地與季度展覽「尹秀珍:補天」融合,成為參觀體驗的一部分。

尹秀珍的母親早年便是一位紡織工廠的女工,這讓她對織物本身就帶荅S有的情感。因此,在陳廷驊基金會展廳中,除了常規的展品外,尹秀珍特為加入了沒有內容的紅色錦旗,這讓展廳頓時多了一些屬於「工廠」的獨特氣質,並由這些錦旗帶蚙[者逐步走進屬於藝術家本人的童年回憶。

由展廳通往的,便是尹秀珍打造出來的屬於時代的空間,包括了一分為二的紡織空間、《我的衣服》照片系列,名為《補天》(2020)和《逆》的兩個全新錄像作品等等,都旨在探索三代人之間的關係,創作主題圍繞家庭關係,分別回溯藝術家曾為紡織工人的母親的過去,以及自己女兒的成長過程。其中,《我的衣服》照片系列(1995)首次展出,合共32張圖像在展廳牆壁上一一展示,並配上尹秀珍親撰的個人描述。相中展示的均是尹秀珍曾經穿過的衣服,每件皆整齊地摺疊和縫合在一起。在衣服還是難以獲得、需要配給的年代,每一件都是藝術家早期的時代印記。

CHAT六廠展覽及館藏策展人王慰慰表示︰「是次展覽圍繞茬庰齠P縫合、對立與交融等等意象展開,在呈現尹秀珍全新創作的影像系列的同時,也將展出她的數件代表性作品。藝術家以自己的家庭關係為出發點,在新的影像和裝置作品中回溯和重新演繹了其母親在紡織廠工作的個人歷史以及不同世代間的隔閡與交流,並以此牽動起對整個中國工業發展過程中社會結構重組與個人生活巨變的反思。在籌備這次個展的時候,恰逢全球爆發新冠疫情,從全球政治格局、經濟發展到日常生活、文化思想,幾乎所有一切都在經歷一場激烈的變革。尹秀珍亦將自己在這段時間中的體驗與思考融入這次的個展。我們期待荂A尹秀珍那些將尖銳與矛盾糅合於詩意和幽默之中的藝術創作,將為觀眾帶來會心的微笑,與更為綿長的思考。」 採訪:胡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