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豆棚閒話:沱茶記

2020-11-21

■ 徐永清

國人喜愛喝茶,尤為文人更是酷喜喫茶。若不謙虛地說,我也是個不大不小的文人。要論我的茶齡,足有40年。我喝茶的啟蒙老師是沱茶,是故,我對沱茶有荍O樣的情感。

40年前,我滿懷激情從西安的一家軍校,來到昆明工作。我們部隊是總參駐滇的一家保密機關,因為工作的性質,我們要晝夜值班,還要輪班倒。誰都知道,上夜班是件很熬人的苦差事。剛上夜班的那段日子,仗茼菑v年輕氣盛,若無其事。可幾天下來,逢到夜班,尤為是下半夜,眼皮鉛重,哈欠連天。再看看左右的老同志,個個卻精神抖擻,兩眼星亮。嗨,這就奇怪了,同在昆明的夜晚,同在一個辦公室,難道他們有什麼提神的魔方、妙法?一個老同志似乎看出了我的疑問,見他從抽屜堮野X個紙包的「窩窩頭」,隨手掰了一小塊,放入我的茶杯,隨後倒入開水。嗨,頃刻之際,有股淡淡的香味在空中飄散。「這是啥?」問道,「沱茶!」答曰,「是下關產的沱茶!」

嚐嚐吧,這茶既不苦,也不澀,品飲之際,滿口生津,齒頰留芳。緩緩嚥下,五臟六腑倍覺熨帖舒坦,這真是一種恰到好處的關愛與呵護。回味之際,茶中還有股難以言表的醇厚氣味。仔細辨別,其中好像有山花野草的氣味,也有歲月積澱的氣息。品鑒之餘,舌尖還有點發甜。兩杯沱茶下肚,好像注射了興奮劑一樣,立馬精神振奮,睡意無蹤。從那以後,每上夜班,我總要沖泡一杯茶香嫋繞的沱茶。自此我與沱茶結下了不解的情緣。

原來這喝茶是有癮的,正如抽煙、喝酒一樣。一旦上癮,白開水卻再也喝不來,寡淡。在昆明的那些年,無論是白天讀書,還是夜晚工作,總有一杯濃濃的沱茶呵護荂C嫋嫋的茶香營造了一個個思維清晰的白日,打造了一個個精神振奮的夜晚。喝茶也由淡到濃,也能品出些許的意趣。

常言道:「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記得那年,當我脫下軍裝,回到故鄉工作之際,唯恐我們江蘇買不到沱茶,我一氣足足買了一大包,數數,竟達40個。回到家鄉,逛街時順道打探,在我們這兒,幾乎所有的茶葉店都有沱茶賣。售貨員說,沱茶的名氣頗大,很受人們的歡迎,全國各地都有它的行蹤,且是從不斷貨。看來我的此舉,實屬多餘。一時間,真有點懊悔。花了那麼大的力氣,從昆明背回一包沱茶,不值。轉念一想,我這沱茶是原產地的、正宗的。再說了,沱茶跟普洱茶一樣,只要保管得當,則可長期保存。細水長流,慢慢享用,豈不快哉。想到這堙A不由地釋然了許多,又踏實了許多,還暗自高興起來。

回到家鄉,我主要從事採編與寫作工作。於是乎,上班要寫,下班也要寫,這就與茶的淵源越來越深。文人與茶結緣,應該是前生注定之事。由於愛茶,我不斷強化與茶有關的感性實踐,我也不時閱讀有關茶理方面的書籍;由於愛茶,我由一個懵懵懂懂的門外漢,昇華到頗懂茶味、茶趣、茶理的茶客。

現如今,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只要在電腦前一坐,總有一杯濃濃的香茶陪伴荂C在香茶的呵護下,寫作變得是一件非常抒情而愜意的美事。這些年,隨蚆雿L的敲擊,我有千餘篇的散文,發表於百家的報刊。這些文章中,有不少是與茶有關的,抒發了愛茶、品茶的心得與感受,表達了對茶的感恩之情。

因為職業的關係,加之喜歡旅行,這些年我幾乎跑遍了中國。每到一地,總要留心當地的茶事。少不了訪茶、品茶、買茶。生活中,親朋好友都知道我好茶,不時有人饋贈。親朋贈送的茶葉真是五花八門,什麼品種都有。只要是茶,我是來者不拒,一概「笑納」。我喜歡清香雅致的碧螺春,也喜歡茶香馥郁的鐵觀音;我喜歡醇厚雋永的龍井茶,也喜歡家鄉獨具特色的綠楊春......在各式各樣的茶中,我對下關的沱茶更是情有獨鍾,偏愛有加,這也許是先入為主的緣故吧。40多年來,沱茶的情韻早已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味蕾和心堙C雖然我不時要換換口味,但每隔一段時間,沱茶又閃亮登場,我與沱茶似乎有茪@生都難以割捨的情緣。每每品評沱茶,便覺格外的親切和興奮,就像他鄉遇故知一樣。這情感且是日久彌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