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生活點滴:編織陽光

2020-11-21

■ 吳翼民

今年換季時,我喜歡穿的一件煙灰色羊毛衫突然出現了好幾個蛀洞,初時沒有在意,穿在白襯衫外,蛀洞就顯現出來了。我猛然悟得那是「曬春」肇的禍。初春陽光明媚,妻子喜歡曬衣物,卻不料讓蛀蟲鑽空產了卵,卵孵化成蟲,於是就蛀了洞。怎麼辦?我和妻子不約而同想到了請一位巧手幫助織補,那巧手不是別人,乃是親家母。

親家母不愧是編織和織補巧手,我和妻子都享受過她的巧手絕活,梳化和茶几的墊毯、冬天的圍巾和領套、保暖杯的護套......直至身份證和交通卡的套殼,無不細針密線、花樣繁多、色彩鮮艷,別人見而艷羨,當然,我家的羊毛衫、呢料服裝之類倘出現破損或蛀洞,一概請她織補了事,親家母差不多成了我們家的「御用工匠」,凡經她巧手那麼一拾掇,遭損壞的織物幾乎看不出破綻。然而外人並不知曉,親家母因患類風濕病,手腳皆遭受到了不同程度傷殘,走路甚是困難,雙手扭曲變形。但她沒有消沉,說是腳不能遠行,手不能伸展自如,仍可派用場,比方她善於編織,幾根漸顯僵持的手指仍可編織出一片華彩。她最擅長的是勾織各式童裝,現如今孫子都成人了,她還可以勾織玩偶的服飾,好在我們這座城市是泥偶之鄉,還有網購的木偶和塑偶,千姿百態的玩偶經她勾織的服飾一打扮,頓顯五彩繽紛、標致可人。她先嘗試了一下,勾織了多個少數民族玩偶的服飾,玩偶穿上花花綠綠的一大群,我女兒喜歡,便悉數要了去,放在客廳堿いㄖO致。於是女兒忽發奇想,用彩裝玩偶點綴居室,這不也是個創新和小小的產業麼?便合蚇阨a母商量,在網上登廣告推銷,居然有了買客,雖然生意很小,卻給了親家母足夠的信心。我讚歎說,親家母編織的豈止是玩偶的服飾,分明在編織多彩的生活,編織生活中燦爛的陽光。

編織為中國女紅的一大門類,說尋常些,從前人們身上穿的絨線衫哪件不是女子手工編織?那時學編織毛線的女子真多,許多公共場所也可見到女子心定神閒在編織荂A一大團毛線微微滾動,幾支竹針有節奏戳動,嘴婸P旁人聊天,手堳o延伸出了漂亮的活兒。女子們編織荂A還經常比評荂A紛紛到書店去買相關的書籍,《絨線編織大全》之類的書籍畫冊甚是暢銷。記得那年月,妻子給我打的絨線衫真多,我也耳濡目染知道了許多針法,比如粗絨線用「元寶針」編織最為厚實,大冬天一件絨線衫再套件茄克足可禦寒;細絨線用「平針」或「水草花針」比較輕便,春秋季節穿非常合宜云云。

歲月翻篇。到了今天,大概50歲以下的女子能飛針走線打毛衣者估計寥若晨星,網購羊毛衫、羊絨衣飛快送達,什麼樣的款式和色彩買不到?正因為此,編織毛衣技巧幾乎要失傳。我問過許多中青年女子會不會編織毛衣,她們不是惘然搖頭,就是一陣嗤笑。然而上了年紀的女子仍相信自己編織的絨線衣,穿茼X身溫馨,又鍛煉了手指,防止肢體功能退化和老年癡呆,把晚景點綴得豐富多彩。更有老阿姨將這份手藝投向了公益事業。我們這座城市就有一群阿姨,自掏腰包買了一捆又一捆毛線,打了許多毛線衣送給貧困地區的學子、織了一頂又一頂絨線帽送給寒風中勞作的清潔工人。那一年她們一下織了四百多頂橙黃色的絨線帽把全區的清潔工人都「武裝」了起來。清晨的大街小巷,一點一點的橙黃色在躍動,宛如一個個初升的小太陽。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