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李靜宜:翻譯勒卡雷 入戲容易出戲難

2021-02-01

木馬文化所出版的勒卡雷系列,譯者之一是著名譯者李靜宜。電話那頭的她回憶最早接觸勒卡雷,也是由於郭重興的推薦。「有一次吃飯的時候聊到很多書,郭社長就講了幾個勒卡雷寫的故事,怎麼精彩怎麼精彩,我就說我去找來讀一讀。人生就非常巧,那天晚上我看電視,正好HBO的電影頻道是一個巴拿馬的故事,上網一搜,果然就是勒卡雷的《巴拿馬裁縫》(The Tailor of Panama)。後來看了書稿,就非常喜歡。」

李靜宜翻譯勒卡雷,第一本是《史邁利人馬》 ,她形容勒卡雷的文字典雅、文句深奧,加上涉及冷戰的背景與情報單位的特殊術語,在翻譯時需要做很多的功課。

但翻譯勒卡雷,最難的還不是這些,而是「入戲」。「他在故事中呈現出複雜的人性,這個人性要表現出來,往往需要在翻譯的時候要很入戲,要走進他的故事。而走進去之後,對我來說要很長時間才能出來。我經常會講一個笑話,就是翻譯《完美的間諜》,書有一部分是大家覺得的自傳色彩,愛和背叛等等。翻譯到最後剩下20頁時,已經知道結局,就有些譯不下去了,因為要那個結局上演是很不忍心的事情,於是又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勉強譯完了。那個過程就是整天沉浸在那個情緒中,很困難。」

《完美的間諜》也是李靜宜最喜歡的勒卡雷小說。因為書有半自傳色彩,寫入了勒卡雷自己的故事,也解答了他作品中經常提到的愛與背叛的問題,讓讀者更理解作者對此的執蚖P糾纏。「但書不那麼容易入口,所以如果是建議新讀者,還是先讀《冷戰諜魂》。」

「大家都認為勒卡雷寫間諜小說,但我覺得他的小說不能單純用類別來歸類,我覺得他寫得最多的還是人性的部分。」李靜宜說,「冷戰結束後,大家都覺得還有什麼間諜小說可寫呢?他就寫了跨國公司、恐怖主義、黑幫等等,寫作的視野越變越大。到了最近幾年,又拉回到過去,以前的角色又開始出場。我覺得他年紀大了,變得更悲憫,感覺更柔軟一點。特別是在他的自傳《此生如鴿》中,又交代了很多他寫作的原型和人物,很精彩。讀過他的小說,再看他是如何和這些人相遇,怎麼運用他們身上的元素來創作筆下的人物,就好像作者為你打開了創作的窗口。」

說起《此生如鴿》,李靜宜苦笑道,這部書的翻譯蚢磣潀o「整慘了!」當時該書的繁體中文版計劃和英文版同時上市,李靜宜則拿到書稿的電子檔要開始翻譯。「我很擔心電子檔和最後的書會不會有出入,但當時他們說是定稿,於是就開始譯,結果快結束時,突然接到英國出版社發來一個修訂稿。稍微翻了一下發現,中間有很多東西變得不一樣。更要命的是,不是整段的修改,而是中間有一些句子中改了兩個字。沒有辦法,我只好從頭對一遍,兩個書稿highlight出來一點點比較,最後才完成。」●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