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1年7月8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琴台客聚:曼谷之旅:紅色城市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1-07-08]     我要評論

葉 輝

 雨希的短篇小說集《隱物:The Untold Lie》裡有一篇〈紅色城市〉,講述一段曼谷之旅,遇上「紅衫軍」示威,四個來自不同國度的旅人(兩個亞洲人和兩個歐洲人,疑是一段後殖民簡史)悶在旅館裡,只好在露台上喝酒,各自表述自己跟「紅色城市」相涉或不一定相涉的故事。

 敘事者「我」來自香港,前赴曼谷是為了學泰拳——「我」看到朋友(曾經背叛「我」而被「我」詛咒的雲卿)的博客:「有一幅是她在曼谷Ingram Gym裡學泰拳的照片,她的頭髮剪得短短的,頭戴吉祥環,臂上綁了手繩,戴著拳套。她好像有些什麼不一樣了,人看上去很快樂……」「那時我正處於一些解決不到的事情之中,我看著照片,突然像被魔力召喚,覺得自己應該到曼谷來學泰拳……」

 「我」剛好處於月事,對血的紅與革命的紅因而有許多想像與體會,一一都穿插於四個旅人的故事之間,將本來已經染紅了的故事染得更紅。台灣中年女人是第一次「出國」見識世面,可她不怕示威,因為「百萬民眾倒扁運動時我們也一樣全家穿紅色衣服去支持」,她的故事很簡短:「戒嚴時期,我有一位阿姨坐過牢,但我並不肯定,因為除了小時候聽過的隻言片語之外,幾十年來大家都沒有再提。前幾年我去看她,她已經六十多歲了,和一般阿群沒有分別,那天她在洗著一條毛巾,突然就跟我說:『那時我的經血流到整腳都是,監獄的人也不給我一條毛巾。』」

 這一段似乎是對「我」的月事的呼應,同時也可以解讀為對殖民史(亞洲與歐洲的殖民聯想)的呼應。英國老男人來到中南半島,是為了尋找夢想與新生。他找到了:「她才十五歲,就在我買到那份報紙的小店對岸……我像變回一個小伙子般,追求她,開始我全新的人生,每天都有所盼望的全新生活。」老男人從銀包掏出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是昂山素姬,正是她風華正茂的時候……」

 來自加泰隆尼亞的歷史學家說:「意大利統一運動時,加里波底的志願軍也是紅衫軍。」他一再強調自己不是西班牙人,說了一個詛咒的故事:「二百多年前,當時泰國是吞武里王朝,國王是有華裔血統的鄭信大王……」加泰隆尼亞的歷史學家說,卻克里將軍發動政變,推翻鄭信大王:「據說遭到軟禁的鄭信大王被處死前曾含悲詛咒,『奪我王位者不會超過九代』。而目前的泰王剛好是第九代,而且紅衫軍所支持的前總理他信,正正就是華人血統,名字羅馬拼音Taksin,鄭信大王的羅馬拼音也是Taksin,他們說,他信就是鄭信大王轉世,現在要來推翻卻克里王朝。 」

 四個來自不同國度的旅人各懷心事。故事說完了,便決定一起出去走走,他們穿越紅衫軍的陣地,如同走出紅海:「轉彎後竟是另一番景象,街上全是拿著水槍、水管互相噴射的人,還有從店裡搬出來的喇叭,好幾個人圍著喇叭扭動身體,整條沸騰而潮濕的街道就像一個嘉年華。我和台灣女人都給射得渾身濕透了」,「於是我歡快地跳起舞來,在如同天浴的清水之流裡,和漸漸收斂的陽光裡,扭動身體,並且嘗試感受和了解我的身體,解開血的咒語」。

 在我看來,〈紅色城市〉可能是這本小說集裡野心最大的一篇,好在結尾忽爾豁然開朗,恰到好處地以詩化的身體想像解放纏結的殖民聯想、政治血咒找到某種暫時出路,那才舒放了四個旅人躲在旅館露台上喝酒遠觀的悶局。

相關新聞
解釋真實人生 分析十萬個夢 (圖)
日有所思 夜有所夢 (圖)
危難夢 反見光明 (圖)
生活片段 疑夢似真
舊夢不需記 (圖)
佛洛依德 西洋周公 (圖)
走到文化的背後 (圖)
《背後的故事7》 (圖)
另有乾坤 (圖)
縹緲水墨山水 (圖)
背後的故事7
觀劇筆記:女體悸動
@台灣:將傳統包袱變為創作泉源—林文中的《小南管》 (圖)
舞者背著棍子起舞 (圖)
百家廊:棣棣離婚了(下) (圖)
翠袖乾坤:生死威尼斯
古今談:買什麼會籍最划算?
琴台客聚:曼谷之旅:紅色城市
生活語絲:有房有車來徵婚
一網打盡:重新開始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