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5年6月16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歷史與空間:堅果極品巴旦姆


放大圖片

■ 巴旦姆乾果味道濃淡適中,甜香相宜。網上圖片

韓小榮

第一次吃巴旦姆,是一位新疆老闆送的。這位新疆老闆在我家小區門口的燒烤廣場租了攤位,他戴茈桭U子,鼻樑高挺,眼睛深陷,睫毛很長,給人很特別的感覺。他的羊肉串烤得外焦裡嫩,散發出濃濃的異香,卻絕不夾雜腥膻之味。我是他家的常客,時常呼朋喚友,來照顧他的生意。

有一次,我結賬的時候,這位新疆老闆送給我一盒巴旦姆,說是新疆特產,特意讓老家人郵寄過來的,請我品嚐。這份情誼彌足珍貴,我小心翼翼捧在手裡。

回家後,我細細品嚐了起來。這一吃不打緊,從此我卻愛上了這種堅果類食品。這位真誠的新疆老闆送給我的是沒有經過任何加工的純天然巴旦姆乾果。這種乾果的香味很特別,既不像核桃那樣濃郁,也不像榛子那樣清淡,增之一分則太濃,減之一分則太淡,這應該就是濃淡適中,甜香相宜了吧!據《本草綱目》記載:「巴旦杏(巴旦姆),出回回舊地,今關西諸土亦有。樹如杏而葉差小,實亦尖小而肉薄。其核如梅核,殼薄而仁甘美。點茶食之,味如榛子。」由此可見,醫學家李時珍食用之後,也得出了「味如榛子」的結論。

既然李時珍將巴旦姆列入《本草綱目》,足見此物亦有藥用價值。在新疆民間,有人曾專門做過試驗:每日吃下幾粒巴旦姆,堅持月餘,竟然發現睡眠質量大有改善,達到了通宵無夢,夜夜安眠的神奇效果。古人云:「至人無夢。」這裡的「至人」指思想道德等方面達到最高境界的人。如果無夢之人都可以稱之為「至人」的話,那麼每日食用巴旦姆之後,普通人也可以搖身一變,成為無夢的「至人」。這樣看來,巴旦姆豈不應該名之為「神藥」?

「至人無夢」出自清朝錢彩的《說岳全傳》,而我國種植巴旦姆,是從唐朝開始,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按照時間順序,可不可以這樣推斷:清朝人喜食巴旦姆,從而有人無夢安眠,從而無夢之人被稱為「至人」而演繹至今。這當然只是推斷,但誰又能保證,古人筆下的「至人無夢」跟巴旦姆毫無關聯呢?

其實,巴旦姆還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好處。我們在吃核桃、榛子的時候,往往要靠輔助工具來敲擊,才能如願以償吃到嘴裡。與之相比,巴旦姆卻省下了這些不必要的麻煩,只要輕輕用牙一咬,它的外殼便粉身碎骨,只留下一枚貌似杏仁的果肉等你大快朵頤。

因為果肉貌似杏仁,巴旦姆還得了另外一個雅號叫「巴旦杏」。按植物分類學,巴旦杏不是杏,而是桃屬中扁桃亞屬的植物。因此,世界上許多國家稱巴旦姆為「扁桃」。明明是桃屬,而新疆人偏偏又以「杏」呼之。以上這些都應該屬於學術的範疇,姑且不去管它。我只關心巴旦姆實在的好處。

吃過一次巴旦姆之後,我對它的關注也多了起來。聽朋友說,巴旦姆主治神經衰弱,我便去附近的大超市買了兩斤回來。我是個喜愛「爬格子」的人,喜歡晝伏夜出,只恨自己沒有倚馬之才,七步之思。常常在晚間冥思苦想之後,卻仍舊下筆千言,離題萬里,又恨自己沒有孫悟空的本事,從萬里之外,一個觔斗翻回來,收束前文。這種前言不搭後語的稿件,自然是屢屢遭到編輯部退稿。縱使心有不甘,又徒喚奈何!感慨繫之,神經漸衰。

誰曾想,我每日幾粒,連續吃了兩個月巴旦姆之後,晚上再寫文章,才思果然敏捷了許多,寫出的文章也變得頗有文采。有時候,照照鏡子,意外發現原本乾燥的面部肌膚竟也泛起了光澤。我的閨蜜突然造訪,連呼「士別三日,刮目相看」,驚問我是否去過美容院做護理?我傳授她妙招,她回去如法炮製。不久之後,我的閨蜜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專門送給巴旦姆另一個雅號叫「堅果極品」。對於這個稱呼,我舉雙手贊成。閨蜜意猶未盡,饒有興致地給我講起關於巴旦姆的神奇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王室的公主,不知為何突然患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怪病,渾身散發蚚艭D的味道。原本國色天香,人見人愛的公主,模樣開始慢慢改變,最終變得醜陋無比,人人厭棄。國王四處求醫,卻是無可奈何。眼見公主被怪病折磨,所有人包括國王都誤認為公主是妖怪。最終,國王狠心吩咐奴僕偷偷把公主扔到了葉爾羌河裡。

有一個名叫阿不力孜的年輕小伙子在下游捕魚,他把公主從河裡打撈了上來。阿不力孜發現人還活荂A就把公主放在牛背上,公主大嘔一陣,緩緩睜開眼睛。阿不力孜是窮苦人家,家裡除了有一片不大的巴旦姆果園,並沒有餘糧。公主喊餓,他只好給公主吃了幾粒巴旦姆,沒想到公主吃完巴旦姆後,氣血通暢,臉上泛起紅光。接下來的日子,公主天天喊茩n吃巴旦姆。一段時間之後,公主漸漸恢復了往昔的美麗容顏。日久見真情,巴旦姆這種神奇的乾果不但挽回了公主的生命和尊嚴,也成就了兩個年輕人的唯美愛情。消息很快傳開,新疆人從此把巴旦姆當做「聖果」來膜拜。

故事雖然年代久遠,卻仍然叫人心動不已,產生無限遐想。若是有機會,真想去新疆看一看巴旦姆果園,親手摘下那一枚枚神奇的果實。

前不久,我結識了一位新疆的網友,談得特別投機。其間,我委婉地說起喜食巴旦姆。網友一笑,這個簡單,我給你寄一袋純天然無污染原生態巴旦姆,可好?我心裡暗喜,有個新疆的朋友,真好。

因為對巴旦姆的極度喜愛,我萌生了種植的想法。對於這個幼稚的打算,我的老公當頭給我潑了一瓢冷水。他說:「你以為種植巴旦姆,和種桃樹、杏樹那樣簡單麼?巴旦姆喜高溫和長時間日照,而新疆南疆氣候最大的特點是早晚溫差大,日照時間長。這種典型的大陸性乾旱氣候,特別適於栽培巴旦姆。而我們這裡屬於溫帶氣候,是不適合栽培巴旦姆的,即使種出來了,果實也會變味。」

老公的話,讓我想起了古人說的「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草木都是有本性的。既然它們選擇了南疆,就說明祖國的南疆才是它們得天獨厚的養息地。看來,我只有「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了,一想到新疆的朋友即將寄來堅果極品巴旦姆,我便轉憂為喜,翹首企盼。

相關新聞
香港知名廣告導演張天行「Such, as it is」佛教哲學融入個人畫展 (圖)
「心神潛韻 水墨光影」唐至量首個書畫攝影作品展 (圖)
王林旭當代水墨「松•竹•梅」作品展在京開幕 (圖)
韓天衡70年書畫印在杭展出 (圖)
百家廊:與兒子一起讀《人生三部曲》 (圖)
聊易談經:坤 卦
思旋天地:望反對派勿綑綁政改投票
發式生活:沒有酒精的啤酒
見多識廣:平山郁夫的帕爾米拉古城
翠袖乾坤:我們的大時代
跳出框框:畫壇盛會
歷史與空間:堅果極品巴旦姆 (圖)
字裡行間:陳寅恪打通任督二脈 (圖)
詩意偶拾:第一代黃埔女軍官的四大女傑(下)
豆棚閒話:火 腿 (圖)
亦有可聞:留餘槐聲濟後人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