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6年4月26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熊輝:紙墨滲化重構山水


放大圖片

■熊輝與其作品《繪畫六法 -傳移模寫》之九

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模寫,是南朝繪畫理論家謝赫在品評古代畫作時所提出的六大美學原則。六項標準分別從外在用筆技巧、構圖、色彩以及內在的氣質風度來論斷一幅作品的成敗高下。自謝赫六法提出後,中國古代繪畫進入了理論自覺的新階段。但誰也沒想到,千年後居然有位青年勇於在當代視角下解構並重組傳統理論。他就是藉「應物象形」和「傳移模寫」進行創作,並以滲化技巧在紙、水、墨的天地間探索新方向的本港藝術家-熊輝。■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趙僖

所謂「傳移模寫」即傳統繪畫之基本功臨摹經典,而「應物象形」則指畫家要能夠熟練掌握所刻畫對象的外在形象。兩者所強調的都是現實客觀的真實性。但熊輝卻要在其中建構精神或者說是哲學層面的連結,透過創作反思自身及當代語境下的中國傳統繪畫分別到底是誰?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而要建立這層聯繫,所要邁出的第一步便是邀請其父著名水墨畫家熊海加入他的計劃中來。因為對熊輝來說,父親不單象徵荈Е弇P權威,也是生命的起源和鼓勵與支持他走入藝術世界的第一人。

父子間的「石頭記」

「應物象形」系列是熊輝先在已經摺疊並浸濕的宣紙上,有規律地注入墨點的機械化作業與熊海依據隨機擴散墨跡自由聯想的結合。父子二人的無間合作如同遊戲般的水墨實驗。那些樸實無華又不計其數的墨點在熊海的精雕細琢之下,幻化成不同品種、形態各異的小生命。知了、飛蛾、瓢蟲、蚊蠅,在畫紙上或臥或行,或飛行或跳躍,形成了一個動態萬千的自然界。熊輝透過觀察父親的改造過程以了解傳統水墨的繪畫邏輯。而「傳移模寫」系列中,熊輝更是反客為主,一反習畫者臨摹經典的常態,主動邀請父親用硃砂創作白描範本。然後將範本與宣紙共同累疊在一起,同樣先用清水浸濕,再用點墨的方式進行描摹,讓水墨穿透紅色的山水、花草、樓宇與最原始的畫面相互交融。

《繪畫六法--傳移模寫》之九的十二幅成品並排陳列時,假若觀眾不按作者創作時安排的時序進行觀賞,很難想像最後那幾幅如被雲霧籠罩飄渺的遠山居然託生於前幾幅一絲不苟、工於細節的硃砂山水。具體的形象,如松針、山石、流水,凡有形之物的輪廓都在熊輝的滲化技巧下自我抽離;經歷蚍h層轉換和步步解構的虛化。反而看不見摸不茠漁伅‵o彷彿在水墨間有跡可尋。據熊輝分享,這種父子兵齊上陣的創作意念,來源於童年時一次「畫蛇添足」的有趣經歷。

他說:「有一次我趁父親出門,偷偷溜進他的書房,見到牆上掛了一幅甚為壯觀的直幅山水。畫中有山、水,有樹、橋,有人物,好像走進了一個神奇的世界。」當目光隨茧e裡的瀑布逐漸下移,熊輝感到有些不對勁,畫面正當中山澗的小溪旁竟留有一片空白,於是他從父親擺在桌面上的工具中選出一支毛筆,比對原畫手法,為已完成的作品補了塊石頭。本是抱蚢悌々葀z,以為自己臨摹到位,父親應該不會發現。殊不知,被熊海一眼識破,二人免不了一番爭執,「我只是覺得瀑布下面就應該有塊石頭,但父親說留白是一種藝術手法,最後他嫌我畫的不好,又畫了一塊大的石頭遮住我的小石頭。但有意思的是,我的石頭最終也留在了畫裡,這算是我們最早的合作之一吧。」

繪畫中的哲學問題

雖說「傳移模寫」是學習國畫時的必經之路,但畢竟位列六法之末,且始終不被謝赫歸於創作之列。相信不少觀眾在大致了解熊輝的作畫過程後也會悄然起疑,熊輝究竟可不可以被稱為一位有其自我貢獻的畫家?還是說,他僅是一名純粹的圖像複製者?如果脫離範本他所提出的理念是否還能成立?但這類問題絕不會在心頭停留太久,因為只要走近畫作定睛細味,疑團便能不攻自破。且不論成千上萬墨點的張弛有度的排兵佈陣,層次豐富的筆觸處理;光是作者用嫻熟精準的「滲化」技巧,令墨、水、宣紙三類可謂最為隨興的媒介在互動中展現出獨有的水墨渲染意境,已是創作本身。每一層山水都是對上一層「傳移」,在傳統基礎上剝離出新的理解和意義。

熊輝表示,今次展出的作品對他而言並非以往單純的物理實驗。臨摹的經驗是非常感受性的,再加上宣紙的敏感,在將範本中的線條轉換成點時,熊輝必須放下自己,置身其中。「就像讀書的時候一樣,進入一個故事時,忘記當下的自己,去理解和感受他的思維」,他認為忘我的瞬間其實距父親的精神最近,但同時亦感到矛盾。熊輝說:「因為一方面我想知道,我成為我到底有多少成分源自於上一輩的基因或影響,另一方面又不斷反思其中到底有沒有發出自己獨特的聲音。我相信每位將水墨放入當代語言中去的藝術家,都會不自覺地問自己,自己到底受到多少傳統的影響,未來又應該如何判斷自己的道路。」熊輝把問題的答案呈現於作品中對範本的不斷抽離之中,精簡為一句畫家本人最欣賞的格言,就是「大樹底下無小草」。由於樹木成長必然將周圍土地的營養吸收殆盡,所以若希望成為參天大樹,怎能不走出來自強者的庇護。

文=香港文匯報 熊=熊輝

文:為何要使用墨水筆代替毛筆進行創作?

熊:現代水墨講求工具的開放,不再局限於毛筆一種繪畫工具,拓本、印刷的興起都是規則鬆動的代表。毛筆已不再是我們生活中慣常的書寫工具,如果我們堅持只使用毛筆,就有可能會阻礙繪畫語言的發展。我想採用新的方法,一種自己的方法。經過長時間的思考,最後選擇了墨水筆。因為墨水筆保持了紙、水、墨的組合,但重組的時候又誕生了新的可能性。

文:特意請父親用硃砂繪製《繪畫六法--傳移模寫》系列中的範本,是否存在特殊寓意?

熊:硃砂是一種象徵權威的顏色,例如印章和硃批採用的都是硃砂的顏色。另外它也象徵了血緣關係,紅與黑在視覺上代表了我和我的父親。我父親對我來說也是一位頗具權威的傳統藝術家,他的繪畫風格就是傳統教學的權威。從精神層面來說,「山水重構計劃」重構了「傳移」的概念,也重構了傳承傳統的方式,還有看待權威的角度。

文:《繪畫六法--傳移模寫》之九最後一幅畫為何沒有以空無一物的方式呈現最極致的抽離?

熊:這個問題我父親也曾經問過我。但空白對我來說反而是一個過於肯定的答案,少了一種味道。我想要的是隱隱約約的狀態,相較於空白,我更喜歡現在這種似是而非的感覺。

展覽日期:即日起至5月7日

展覽地點:中環雲咸街31號C-D 2樓Grotto Fine Art

相關新聞
百家廊:應天書院紀行 (圖)
聊易談經:升卦
思旋天地:望多辦商品展銷吸客
發式生活:婚嫁的感動
書聲蘭語:再憶胡春惠教授
翠袖乾坤:網購
跳出框框:春到後花園
歷史與空間:大器不恨晚成 (圖)
字裡行間:不要害怕金庸 (圖)
詩詞偶拾:紫玉簫.採石磯懷李白
來鴻:四月
古典瞬間:錢謙益的悔恨 (圖)
熊輝:紙墨滲化重構山水 (圖)
河南鄉親重溫中國鳥蟲篆書法 (圖)
剪紙大師高佃亮:用剪紙講述奧運故事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