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畢沅與「狀元夫人」

2016-06-13

潘國森

上回談到同學喜歡用紫微斗數來研究什麼樣星系格局的人會是「同性戀」,這個可能跟近年一般人以為「同性戀是天生」的謬論流播太廣有關。假使「同性戀」是天生而不可以改變,那麼是否可以在中國傳統算命術數中歸納出一些特徵?

這就問對了人!潘國森是世上以中文研究「同性性愛行為」的權威,在千禧年前後出版了《同性性愛行為探討系列》共兩冊書,分別題為《解析同性戀》和《透視同性戀》(香港各大學圖書館有收藏,讀者有興趣可以找來翻一翻)。須知中國術數不是萬能,操術者宜有多方面常識,作為靈活運用術數的後盾。

「男同性愛慾」和「女同性愛慾」各有不同的成因,不可以一概而論。此下只略談單以斗數來研判的一些體會。同學送來一些「同性愛慾者」的命盤,其中一個常見共通點,就是連續幾個大運的感情運差劣,夫妻宮或福德宮給煞忌追茪ㄘ鞢I這個現象很好理解,兩男或兩女模仿一男一女的正常戀愛和婚姻,終究是不可能完滿。

同學又問有沒有古人命例可以談一談,手頭上剛好有清代乾隆年間狀元畢沅的命造。上世紀七十年代香港中學會考國文科有一篇洪亮吉的《出關與畢侍郎箋》,是一篇駢散體古文,畢侍郎即是畢沅,當時官居巡撫,略等於今天的省長。巡撫多兼兵部侍郎銜,所以洪亮吉敬稱他為「畢侍郎」。畢沅後來官至總督,是著名學者,著有《續資治通鑑》,嘉慶初年死後還被抄家。

畢沅的命宮是「寅申最喜同梁會」的格局,但是寅宮天同化忌見殺重為破格,時人評他為「耽於酒色」,即是多有不良嗜好。命格不高而身宮佳,太陽在辰宮化祿,為「日月並明」的正格。畢沅庚年出生,庚運庚年大魁天下。流年命宮太陽三化祿,田宅宮紫微破軍見百宮朝拱,服務機構見重大機遇。原來畢沅於殿試前夕在軍機處值班,收到重要「機密文件」,於是看得爛熟。恰巧殿試考題就是跟這件軍機大事有關,等於畢沅預先思考了考題和見了最新資料,於是文章立論高深、內容扎實,點了狀元,真是幸運兒!

這一年畢沅斗數盤的夫妻宮卻是天同三化忌,自然沉溺於「不良享受」。清制官員不得嫖妓,於是乎出外花天酒地時只得狎男妓,因此清代官場「男風」特盛。這時畢沅與男伶李桂官交好,官場朋友戲稱李桂官為「狀元夫人」,不過畢沅與李桂官的「相愛」並不長久,按「現代學說」,畢沅不是「同性戀」,只能算「雙性戀」,皆因畢狀元能娶妻生子。

畢沅學問高超,人品則有大缺憾。時人評他為「畢如蝙蝠,身不動搖,惟吸所過蟲蟻」,名聲很壞。以斗數論之,則命宮天同化忌見煞重,福德宮在身宮為太陽化祿,所會星曜發散虛浮,難免「耽於酒色」,因貪而連累子孫後代。 (斗數看「同性愛慾」.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