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王怡鳳:台灣原創繪本逆境求生長

2016-06-13
■王怡鳳。光華新聞文化中心提供■王怡鳳。光華新聞文化中心提供

繪本,溫柔的力量 系列(一)

繪本,文字與圖畫相輔相成,共同講述一個故事。它只是給小孩子看的「卡哇伊」的圖畫書嗎?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一直強調,繪本不只面向孩子,它也對大人訴說深刻的寓意,令其深思。而與孩子一起讀書,更是愛的時光。「唸書給孩子聽,就好像和孩子手牽手到故事國去旅行,共同分享同一個充滿溫暖語言的快樂時光。......孩子長大以後,我才真正了解到,當時我用自己的聲音,自己的語言講了這麼多故事,意義在哪裡。我也發現,透過這些書,我已經在他們小時候,把一個做父親的想對孩子說的話說完了。」

繪本的溫暖力量,影響的不只是孩子,還有成年人。

歐美的繪本歷史久遠,市場成熟,創作已成體系;亞洲國家中,日本經營多年,亦不乏大師級作者。反觀兩岸四地,近年來,唯台灣的本土繪本收穫了不錯成績,在 「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意大利波隆那「拉加茲童書獎」(Bologna Ragazzi Award)、英國「麥克米倫圖畫書獎」(The Macmillan Prize)中都有所斬獲。早前,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台灣2015原創繪本展」,高雄蒲公英故事閱讀推廣協會總幹事王怡鳳與讀者分享了台灣原創繪本的發展現狀。■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位於高雄的蒲公英故事閱讀推廣協會是非盈利組織,透過各種讀書活動,讓家長和孩子透過故事體驗更寬廣的世界。2011年協會開設了「小房子」獨立書店與閱讀空間,所售賣的圖書中百分之八十為台灣原創繪本。事實上,蒲公英一直致力於對台灣本土繪本的研究、展示和推廣,不但從2011年開始舉辦台灣原創繪本原畫展,更從2012年開始統計每年的原創繪本出版作品,為讀者、創作者和出版社提供了可供參考的數據。

原創作品市場佔有率低

王怡鳳介紹道,根據蒲公英的統計,2015年出版台灣原創繪本的出版社為25家,共出版原創繪本新作76冊,再版11冊,共87冊。雖然近年來台灣繪本作者在國際比賽中嶄露頭角,繪本創作看似蓬勃,但這一數字卻表明原創繪本的市場佔有份額仍然非常低。「你知道嗎,台灣的繪本市場一年的出版品有1000冊以上,原創繪本佔總量不到一成。但你去美國的圖書館看,他們95%以上都是本土創作。日本呢?本土原創和翻譯引進的比例大概是百分之五十對五十。回看台灣,居然那麼少。原創繪本需要被看見、被關注。」可幸的是,從2012年開始,台灣原創繪本出版雖然在2013年經歷滑鐵盧,近兩年卻穩步攀升,預計今年的前景會更加不錯,截至4月底,已經有超過40冊出版。

至於出版社,從過去四年的數字總和來看,出版原創作品比較多的是聯經(34冊)和小魯(32冊),其餘出版社的出版量則只有它們的一半左右。而從創作者來看,圖文雙棲的作者比例只佔30%;而在過去四年內堅持穩定出版作品的只有一人(9本),大部分作者都只出版一本作品就銷聲匿跡。

王怡鳳認為,繪本的創作者既要文字出眾又要圖像出色,圖文並行的困難正凸顯出繪本創作的難度,而作者難以持續創作也顯示出優良創作環境的匱乏。

多元嘗試 拓寬讀者群

雖然整體創作環境仍艱困,王怡鳳認為創作者們依然勇敢地面對挑戰。比如有原本並不熟悉繪本的作者突破自己,嘗試這一新媒材。2015年的出版中,最為令人驚喜的大概是《聽說,月亮有一個書房》的作者張友漁,原本是知名的兒童文學作家,不會畫畫的她為了嘗試繪本創作,拒絕了出版社找另外一個作者來繪圖的提議,自己學畫畫,更一下「玩」出了四本繪本。

又比如出版不景氣,就有作者另闢蹊徑,自己創作、印刷、營銷、找銷售途徑,探尋獨立出版的可能。《在森林裡》、《馬戲團》的作者陳芳怡正是如此。早年學習油畫的她,生了小孩後改畫水彩,一系列美術風格強烈的繪本選擇在小型店舖發售,又自己籌辦小型活動,持續經營下現在已經擁有一群忠實的粉絲。

反過來從出版方面看,王怡鳳認為2015年觀察到的最重要面向是繪本的出版面變寬了,讀者群被擴大。「一般我們對繪本的理解,主要的讀者是兒童,但繪本的讀者其實不應該只局限在兒童,它其實沒有任何框框,任何題材都可以用繪本來展現。」2015年出版的《紅色在唱歌》就讓人看到這種嘗試。該書的作者陳澄波是著名的油畫畫家,而在《紅》一書中,他的十八幅畫作被童詩詩人林世仁用詩句串聯,文字與圖畫的緊密結合讓讀者用新奇的角度重新進入畫作,與畫家相遇。「會買這種繪本的讀者群可能不是兒童,而是喜歡陳澄波畫作的成人。他們平時不接觸繪本,但是因為這些書而進入繪本的世界。」

對於王怡鳳來說,突破原有讀者群,「地方繪本」效果最明顯。比如知名繪本作家孫心瑜的《香港遊》、用兒童視角描繪澎湖的建築特色和人文風情的《我家隔壁的隔壁》,又或是用幼幼書的方式展現台灣地景名產、風土人情的《123到台灣》,細緻的描繪和獨特的角度,都可以在與孩子一起閱讀之餘,當作特別的旅遊參考。

幼幼書發展迅速

除此之外,台灣近年來原創的幼幼書比例不斷上升,去年出版的新書中就有8本是幼幼書。「因為少子化,家長很重視孩子的教育,捨得為自己的小孩投資圖書。」王怡鳳說,「比如日本,近二十年來的繪本暢銷榜,前三名大多是幼幼書,日本家長認為,小BB容易撕毀書,不方便去公共圖書館借,再又考量到衛生的問題,以及擁有自己第一本書的獨特意義,一般選擇為幼兒購書。近年來台灣出版社也嗅到商機。」

而在近四年的統計中,還有一個現象令人欣喜,那就是出現了只做原創的出版社--巴巴文化。在2012到2015年的出版曲線圖中,巴巴文化只出版了12本書,但每年的出版數量都很平穩。「如果是做翻譯書,出版的周期會比較短,但做原創繪本,少則三個月,多則數年。所以它平均一年只能做三到四本。」這類型出版社雖然出版量不大,但為本土創作者提供了更多平台與機會,有利於催生優秀作品。去年出版,今年入選波隆那兒童插畫展的《亞斯的國王新衣》正是巴巴文化的出品。

鼓勵原創 為文化蓄力

王怡鳳說,現在台灣原創繪本市場仍無法支持創作者的生活,大部分作者都需要另外找一份工作,過程艱辛。堅持下來的創作者,出書的途徑一般都是走「參賽、得獎、出版」的路子。只可惜雖然有茼p信誼幼兒文學獎等持續多年的獎項鼓勵創作,近年來又有政府設立「綠」繪本獎項,繪本作品仍不算是容易出版,「間接也影響作者的創作意願。」

但儘管現實困難重重,她卻認為鼓勵原創刻不容緩,因為原創繪本有其文化上的潛層意義。「繪本大部分的讀者是孩子,如果孩子從小看的閱讀素材百分之九十是外國繪本,我們自己的文化怎麼辦?會不會一點一滴不見了?我們的孩子從小看的是什麼樣的書,這很重要。並不是世界得獎的書就是最好,最適合孩子的是什麼?應該是我們本土原創的作品。所以我們一直希望給更多的創作者更好的沃土,讓他們可以持續創作出更好的繪本。只要持續做,就會慢慢越做越好。」

相比起台灣,香港的原創繪本狀況如何?我們下回分解。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