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借力打力結合科技做書 出版界迎戰「指尖時代」

2016-08-27

日前,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聯合「香港金閱獎」共同發佈了「香港人『閱讀習慣』」問卷調查的調查結果。據最新數據顯示,近六百位受訪者中,約半數將自己大部分的閒暇時間用於瀏覽社交媒體中的各類轉帖和文章,同時有77%的受訪者認為,在網上看新聞或經由社交媒體獲取最新資訊,也算是閱讀的一種,可見「指尖下的閱讀模式」不但已被港人所廣泛接受,甚至可以說是不少民眾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面對網絡世界所發出的挑戰,本地的作家、出版人也不甘示弱,他們紛紛改變思路,轉戰「線上」,以期打通「虛實兩界」,開發全新閱讀體驗。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趙僖

據「香港人『閱讀習慣』」調查報告顯示,港人閱讀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分別為生活過於忙碌無暇閱讀(47%);網絡上可快速獲得與實體書相同卻免費的資訊(43%);以及目前市面上,除書籍外仍有非常多可供選擇的娛樂項目(37%)。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董事梁嘉麒表示,今年可謂是出版界的轉捩點,連一向不愁市場的旅遊書都節節敗退,而紙質書銷量的下滑則確實與電腦、手機等智能科技產品的不斷發展有關。本港電玩遊戲始祖兼旅行作家項明生更把文字表達列為「e世代」四大傳播媒介的初始版本,他說:「如果你曾留心觀察社會媒體如『facebook』近年來的發展,就會發現網絡上最能有效獲取關注的人早已不再是『文字玩家』,先是圖片取代文字,然後圖片又受到視頻的衝擊,現在最受追捧的則是現場直播。而我們身為寫手和出版人又怎能仍固守facebook1.0和2.0的陣地--僅以輸出文字為主,輔以圖片謀發展?」

讀者參與製作 穿梭不同媒介

為能在出版前吸引潛在讀者群的注意力,網絡達人項明生果斷拋棄了傳統作家閉門造車的創作方式,他不僅自己玩轉「facebook」,還以各種社交網站的個人主頁為平台,發起書名、封面,甚至內容的粉絲投票,令讀者也有機會參與新書製作。網站上動輒數百的點讚、留言、意見發表則既能拓寬作家思路,又能起到良好的低成本宣傳效果,進而逐步累積買家。此外,每當有新書面市,項明生還會緊貼時代潮流,舉行實時直播發佈會,一次性聚合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共同交流。「老實說這個主意並不是我想出來的,借鑒的是台灣作家九把刀在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時的籌資理念。其實人們如今和過去一樣,對資訊的渴求從未改變,一樣樂意為優秀的作品花錢,所以業界無須悲觀,反而應積極轉型。」項明生開朗地說。

人氣網絡作家薛可正三年前爆紅於高登討論區的小說《男人唔可以窮》便正如有與會嘉賓所言,曾兩度跨媒介成功轉型--從網絡出發邁向實體出版又被拍攝為電影。由於書中故事皆由薛可正依照個人經歷所撰寫,用情至真,所以感動了大批網民,2013年獲出版後,僅四個月就加印了六版,銷量過萬,更一度登上了商務印書館及三聯書店暢銷書排行榜的第一位。當被問及為何堅持要出紙本書,薛可正這樣回答:「實體書作為一種真實的存在一直是我所努力的目標。雖然在討論區裡寫故事的人和受眾之間的距離非常近,甚至有讀者寫逾萬字的來信,描述他自己和父親之間的關係,現在這種真摯的交流儼然已成為我寫作的動力。但網絡小說之間競爭激烈,想要脫穎而出必須頻繁更新保持人氣,要不然就容易流失讀者,或者是被忘記和淘汰,而實體書無論如何都真實地存在荂A它能給有需要的人留下更長久的影響。」

打通線上線下 市場決定市場

和那些銳意創新的作者一樣,近年來本港大大小小的出版社也開始主動出擊,嘗試借力打力運用新科技補充傳統出版的短板。譬如,今年五月才成立的「出一點」文創有限公司嘗試通過網絡集資的方式來拓展資金來源,希望能為新晉作家及小眾題材作品打開市場。「出一點」創辦人謝文軒表示,所謂的眾籌,實則是讓市場決定市場,作者提交出版企劃內容並設定集資金額後,讀者可預覽書籍部分內容,再根據自己的喜好程度選擇是否成為該書的贊助人。因為只有籌集到足夠金額,該書才能出版,所以不存在賠本風險。不過為了提高出版成功率,出版社必須全力協助作家一步步完善企劃,留住讀者的心。

而老牌出版社萬里機構去年則攜手日本旅遊集團JTB,建立了跨國電子平台。讀者可透過購買旅遊書,進入手機應用程式掃描QR Code,登記成為會員,兼讀實體書與電子書之餘,獲取更多旅遊資訊以及在地飲食、交通優惠。這種線上線下兩位一體的旅行指南,好處在於能有效控制成本,同時豐富了書中的內容。

梁嘉麒認為,把QR Code添加到飲食、運動、語言學習等生活類書籍中將是大勢所趨,QR Code是文字與文字,文字與影像、音像等媒體間的橋樑,他說:「像瑜伽動作和刀工示範這類細節,掃描QR Code對照錄像學習,可為讀者提供更直觀的感受,這項技術雖未必有多新穎,但突破了紙本的限制。」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