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家家泉水,戶戶垂楊

2017-05-26
■泉柳 。網上圖片■泉柳 。網上圖片

吳 蕾

泉水和柳樹是濟南人的驕傲,「家家泉水,戶戶垂楊」(楊,即柳)是濟南市貌的真實寫照。自古以來,人們一談到濟南必首提泉柳。而沒有泉柳的風采,又何來濟南的妖嬈?遠在一百多年前,劉鶚就在《老殘遊記》中寫道︰「來到濟南府,進得城來,但見家家泉水,戶戶垂楊,比那江南景色,覺得更為有趣。」

當代學者榮斌先生也在文章中寫道︰「內地泉水多的城市不止濟南一個,擁有名泉的城市也不止濟南一個,但是,泉水集中在城區,眾多泉水與市民日常生活親密相融的城市,內地卻只有濟南一個。」這些話,可謂對濟南城市特色的很好定位。

在濟南老城區,泉水隨處可見,四季不絕。它們潺潺湲湲,匯成溪流,又形成較大的泉池和河渠,最後流進大明湖或小清河。河水穿過馬路或街巷時,有石拱橋或木橋相連,形成「小橋流水人家」的景觀。泉邊河岸,垂柳依依,夏牽荷浪,春拂百花,處處景色宜人。城裡的許多民居都傍泉或靠河,泉水就在巷子裡順蚗薿琠庤K虒繾惇y淌。夜深人靜時,總能聽到泉水在石板下淙淙琤琤地彈唱。

夏季水旺時,街巷常變成清清淺淺的小溪,人們都願光虒}板在石板上行走。孩子們更是找到了理想的樂園,他們在小溪裡追逐荂A嬉鬧荂A或「打水仗」,或摸魚蝦,經常快樂得忘記歸家。尤其老城西南的剪子巷和五龍潭一帶,每到雨季,泉水溢出地面,漫過石板,匯入小溪,流進大池,到處瀰漫荂u清泉石上流」的美好意境。

泉水與人相親,也給人們帶來許多實惠。住在泉邊的人,用水隨手可取,有的泉水就在屋裡的桌子底下。平時泉水取之不盡,即使旱天枯水季節,院子裡挖個淺井也能湧出清冽的泉水來。從前住在黑虎泉南岸的人家,有的以生豆芽為生。他們將生豆芽用的幾個大缸在護城河邊一溜兒排開,倒入泉水,放上豆子,算好時間,一缸豆芽不幾天就生成了。因為泉水皕禳A富含礦物質,生出來的豆芽白嫩甜脆,味道鮮美,他處的豆芽無法與之相比。所以,城內的居民都願到這裡來買豆芽。

護城河岸邊,過去有的居民世代以養魚為生。他們利用泉水養的紅鯉等名貴的觀賞魚,長得又美麗又活潑。這是因為泉中水草叢生,含氧量高,泉水又含有魚類所需的礦物質,很適宜這些觀賞魚生長,這也是其他地方的清水沒法與之相比的。

住在王府池子附近的居民,以前家家都喜歡養花種草。用泉水澆灌的花草,長得格外壯碩、美麗。每天一早起來,人們先直奔泉邊,利用泉水洗臉、刷牙,又把泉水提回家做飯。女人們洗衣時,就三三兩兩地來到泉邊,找塊青石板一坐,就邊說笑,邊洗衣。用泉水洗衣,不用肥皂等洗滌劑,只需把在泉水中搓洗的衣服放在石板上反覆敲打,就能洗得乾淨。用泉水洗的衣服一般不褪色,曬乾後還能嗅出清香的泉水味道。

泉水保持皕禳A住在泉邊的人長收冬暖夏涼之利。炎夏時,泉邊柳下,一張小桌,幾杯大茶,足可引朋呼友,說地談天。渴了,泉中有「冰鎮」西瓜;悶了,有聽不厭的鄉音俚曲;困了,柳蔭下枕石而眠......那些孩子們更是「無賴」,地上滾一身泥土,一骨碌跳進泉中,便洗個乾乾淨淨......如此濃濃的鄉情,如此清涼境界,又何懼赤日炎炎?

泉水養育了人類,也催生了萬物。正因為濟南「家家泉水」,「水皮子淺」,所以低濕的地方特別有利於柳樹生長,柳樹也長得特別美麗,這便形成了「戶戶垂楊」的又一景觀。濟南多柳樹,這從許多古詩句中也可以看出。「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濟南春好愛新晴,樓外鞦韆柳外鶯」;「垂楊二十里,夭桃一萬株」......這都是濟南柳多的印證。柳樹給濟南帶來大美,它也與濟南人的生活密切相關。

過去每到早春時節,嫩黃的柳芽和未放的柳絮都可以採食。將採來的柳芽或嫩柳絮用開水焯過,撈出來在涼水中浸一個時辰,去掉苦味,放上鹽、香油、醋等調味品,拌成涼菜,下酒或下飯都別有風味。據說柳能去火,春天吃柳對肝臟有好處。

柳木在民間用途也很廣。除做傢具外,它還可做建房的基樁。濟南的老城區和湖區地下水位高,過去蓋新房不能像旱地上那樣直接用石頭打地基,必須先在四角和承重的地方打下鮮柳木樁。木樁上壓上大石塊,石塊上再放支撐房架的柱子。用打木樁的方法建房,不破壞地下的泉脈,建成的房屋不但堅牢,躺在床上還能聽到地下泉水潺潺流動的聲音。柳樹不但百姓喜愛,過去達官貴人也喜歡傍柳而居。宋代濟南籍的著名女詞人李清照,故居就在「垂柳深處」。如她在詞中寫道︰「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垂楊庭院,暖風簾幕,有個人憔悴」......都說明她的故居就在楊柳紛披之中。

宋代著名文學家曾鞏,曾在宋神宗熙寧五年至六年(1072年-1073年)任齊州(濟南)知州。他在一首《早起赴行香》的詩中寫道︰「枕前聽盡小梅花,起見中庭月未斜。微破宿雲猶度雁,欲深煙柳已藏鴉」。當時曾鞏居住在濟南的府邸內。當他一早起來要到廟裡燒香時,忽見屋旁的綠柳絲垂葉伸,如煙似霧,已能藏得住鴉鵲了。顯然他的故居,也在垂柳深處。

明代濟南詩人邊貢,晚年從南京戶部尚書任上罷職歸家,在華山下定居。他在《卜山居成有作》一詩中,曾這樣寫他故居的環境︰「久定華山約,今來始卜居。夢遊曾屢到,心賞復何如?圃巷環高柳,淵泉抱古墟。 從此簪與紱,當有絕交書。」這裡,高高的垂柳圍繞蚍e敞的院落,一個個深泉環抱茈j老的村莊。作者的故居,就在這柳繞泉抱的「仙境」之中。

邊貢這兩句詩,影響深遠。以後人們形容「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濟南特色,就是從「圃巷環高柳,淵泉抱古墟」的名句演化而來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