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無用」可變,「大用」可期

2017-06-19

戴永夏

鍾倩這個名字,常讀香港《文匯報》的讀者大概並不陌生。這位年近「而立」的殘疾姑娘,不但在香港《文匯報》副刊上發表了不少文章,在全國多家報刊上也常有新作問世。

尤其她的兩本散文集《含淚的綻放》和《泉畔的眺望》相繼出版後,受到專家和讀者的廣泛好評,在社會上引起較大反響。由於成績突出,對社會熱心奉獻,她先後榮獲「中國好人」、「山東好人」、「山東省十佳自強模範」、「濟南市道德模範」等多項榮譽稱號,還被譽為「80後張海迪」、「才華出眾的散文作家」,實乃名副其實的「大用」之材。

然而,許多人也許還不知道,鍾倩重殘在身,從十六歲起就患了有「不死的癌症」之稱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全身關節變形,生活不能自理,行動失去自由,出門坐輪椅,上床靠人扶......因此在有些人眼中,她曾被視為「無用」之人,是家庭的累贅、社會的包袱,哪會想到她能有今天的成功?

鍾倩的事蹟充分說明,人也好,物也罷,「無用」可變,「大用」可期,「無用」可以變為「大用」。而這種變化,不管對人生還是對社會,都有重要意義。

那麼,如何從「無用」中發現「大用」,讓「無用」成為「大用」呢?這首先需要有智慧,能夠目光高遠,見微知著,慧眼識珠。《莊子》中有這樣一個故事:莊子與弟子走到一座山腳下,見有一株大樹,粗百尺,高千丈,長得枝繁葉茂,樹冠如巨傘,能遮蔽十幾畝土地。莊子便問伐木者:「如此一棵大樹,生長了幾千年,怎麼一直無人砍伐呢?」伐木者說:「這何足為奇?此樹的木材太不中用。用來作船,則易沉沒;用來作棺,則屍體易腐;用來作器具,則容易損壞;用來作門窗,則脂液難乾;用來作柱子,則易受蟲蝕。這樣不成材的樹木,一無所用,故能如此長壽。」

聽了這話,莊子對弟子們說:「此樹因不材而得以終其天年,豈不是無用之用,無為而於己有為?樹不成材,方可免禍;人不成才,亦可保身......人皆知有用之用,卻不知無用之用也。」莊子正是透過普通的現象,看清這棵樹有「大用」的本質,從中悟到「無用之用,方為大用」的道理。

「無用」成為「大用」,有時也需要歷史來驗正。著名節目主持人白巖松在《做些無用的事》中講了這樣一件事:在六百多年前的元朝,年過七十的畫家黃公望在富春山居住,他花了三四年時間完成了一幅《富春山居圖》。在當時,黃公望與他的畫作,不過是一個看似無用的人做了一件無用的事而已。而當年這幅畫,正是黃公望畫給道友「無用師」的,因此也被人稱作《無用師卷》。然而幾百年過去了,那些一代又一代人做的「有用」的事,都煙消雲散;卻是當年那「無用」的老人,留下的《無用師卷》,反而顯赫起來,被稱為「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也成為富陽這座小城的象徵和最偉大的記憶,並愈來愈為這座小城帶來更多的輝煌。如此光景,誰能說黃公望和他的《富春山居圖》不是新時代「大用」的符號?

藝術如此,科學也這樣。這方面的「無用」或「大用」,也有個科學認知過程。一些原來被認為「無用」的研究成果,隨茯鴔猼熊o展,會被證明有「大用」於社會。以諾貝爾獎為例,據說被公認為世界最高基礎科學獎的三個獎項--生理學或醫學獎、物理學獎、化學獎,歷年的各獲獎項目,都是從「無用」變為「大用」。就以2008年的諾貝爾化學獎為例,三位獲獎者日本科學家下村修、美國科學家馬丁.沙爾菲和美籍華裔科學家錢永健,因在發現和研究綠色螢光蛋白方面作出卓越貢獻而獲獎。其中年屆八十的日本科學家下村修,當年孜孜不倦地對水母進行觀察研究,於1962年從一種水母中發現了螢光蛋白。

當時就有人認為,研究水母、螢光蛋白沒什麼用,因而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他的研究成果不受重視、不被肯定、沒有資源......但他絲毫不為所動,依舊堅持不懈地進行研究。後來馬丁.沙爾菲接下來繼續研究,進而發現綠色螢光蛋白本身就能發光;而錢永健又在研究改造綠色螢光蛋白中取得多項成果。如今,綠色螢光蛋白「已經成為現代生物科學最重要的工具之一」。在它的幫助下,研究人員能夠看到以前所不能見的新世界,包括大腦神經細胞的發育過程和癌細胞的傳播方式等。它對人類的巨大貢獻,已被世界公認。

對諸如此類「無用」變「大用」的科研成果,美國著名醫學家亞伯拉罕.弗萊克斯納給予了高度評價。他曾以近代數學奠基者之一、德國著名數學家高斯為例:在長達四分之一世紀的時間裡,高斯所創造的非歐幾何學,都被當時的人們認為「沒有用」。可是今天,全世界都知道,如果沒有高斯的這項研究,相對論及其豐富的實用價值恐怕全部是泡影。由此他寫道:「近一兩百年間,全世界的專業學院在各自領域內作出的最大貢獻,可能不在於培養多少實用型的工程師、律師或醫生,而在於開展了大量看似無用的科學活動。從這些無用的科學活動中,我們獲得許多發現,它們對人類思想和人類精神的意義之重大,遠遠勝過這些學院建立之初力圖達成的實用成就。」

由「無用」到「大用」,對物來說主要靠認識、發現。而對人而言,卻要從兩個方面,即主體與客體的互動來實現。也就是說,既需要用智慧的眼睛去認識、發現,更需要「無用者」自身刻苦努力,做出成績。拿鍾倩來說,儘管她的身體條件很差,但這些年來她刻苦攻讀,辛勤筆耕,孜孜不倦地進行文學創作,積極奉獻社會,終於用出色的成績來證明了自己的價值,從而實現了從「無用」到「大用」的轉變。而日本科學家下村修更是這樣,當他的研究成果不被重視、被視為「無用」的時候,他仍不灰心,不喪氣,不放棄;甘於寂寞,淡薄名利,矢志不渝地繼續進行研究攻關,終於用重大的科研成果奉獻於人類,創造了震驚世界的成功與輝煌。這些事例進一步說明,一個人要想獲得成功,別人的發現、扶持固然重要,但關鍵要靠自己。

「打鐵先要自身硬」。只有自己奮鬥不息,有了實力,創出成績,才能被社會認可,受他人尊敬,成為真正有益於社會的「大用」之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