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昨日紀】北海公園聯歡會

2017-06-19
■北海公園風景優美。  網上圖片■北海公園風景優美。 網上圖片

陶 然

到北京第六中學,還沒開始正規中學生活,就先和即將離校的歸僑學生聯歡,那地點就選在就近的北海公園。

出了校門,往左拐,沿茷n長街往北走,沿街種有一排排槐樹作為行道樹,那裡有個汽車站,夏天時,我們曾在那裡的5路公共汽車站等車或下車,漫天槐花隨風飄落,拂了我們一身皆是。這條街並不長,那時沿路沒有什麼商舖,但有零星儲蓄所和合作社,到路口,南長街延伸成北長街,交叉點有一間東城區圖書館,我曾到那裡去借外國小說看,但早已忘記是什麼俄國作品了。

北長街也不長,有一家北京女子第一中學,當時,男六中和女一中各為男中和女中,傳統上兩校的歸僑學生都會有一起活動的時候,比方有些節目必須男女配合才能進行。後來,逢五一、十一,天安門廣場都會有文藝表演節目,我們和女一中便被分派表演印尼舞,而我也濫竽充數,參加過八人集體舞。所以跟她們可以說有交集,但後來各奔西東,有的考上不在北京的外地大學,有的名落孫山,沒考上大學,另謀出路,除了個別人都已經沒什麼聯繫。甚至同校幾位,在北京的,一個考進北京體育學院,一個考進北京商學院,一個考進北京林學院,一個考進中央財政金融學院,其他的,有的考進外地,有的沒進大學校門。除了個別交情好的,剛各找出路時有聯繫,後來各忙各的,漸漸也就失去音訊了。也許並非有意,但人生航船多變,等到想要撥亂反正時,早已不是初心。人事多變幻,並非個人能力所能掌控。

北長街有些高官官邸,比方陳雲。但並不公開,我只是聽北京同學說起。路過時不免張望,但外表看去並沒有什麼特別。還有班禪在北京的住所,也在北長街。但我們也看不出有什麼不同。北京有許多房子,外表看去,好像很一般,但一進去,才發現別有洞天。我們既然無緣內望,只好匆匆一瞥而過。

到北長街口,過馬路,便是北海公園了。那時,進北海公園似乎免票,要不就是五分錢,不記得了。進去,是新老歸僑同學聯歡,主旨是聯絡感情。其實他們馬上就要離開學校了,但形式上的東西還是要做。大家在草地上圍成一個圓圈,有一個人蒙面背向大家,拉手風琴,圈內人開始傳手巾,忽然音樂一停,手巾在誰手中,誰就要被罰,表演一個節目才可以過關。我那裡見過這種場面?只好提心吊膽跟荂A手巾傳到我手上時,還來不及脫手,那音樂偏偏乍然停下,全圈的手一起指向我,有人高聲叫道,扮狗叫!我一下懵了,下意識逃出圈外,鼠竄而去。徒留一個讓人取笑的笑話,其實我內心頗為抱歉。

雖然微不足道,曾經歷的人應該都不會記得,但我卻不會忘記曾經有過這樣一件小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