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香港×布魯塞爾《Art Actually》展演觀察

2017-07-15
■梅卓燕、Elise Pmroi:《Rhythm and Breath》■梅卓燕、Elise Pmroi:《Rhythm and Breath》

由香港藝術中心與布魯塞爾藝術場地 Les Halles de Schaerbeek聯合策劃的「香港與布魯塞爾跨文化藝術展演」計劃,在去年九月於布魯塞爾以《A Taste of Hong Kong》之名首演後,上星期終於回港演出了,節目名稱成了《Art Actually》,而各個創作亦有了名字。這個由兩個獨立場地策劃的交流計劃,連結兩地共二十位不同媒介的藝術人,創作了九個風格截然不同的作品。看過在布魯塞爾和香港的演出,正好初步總結一下自己的觀察。

文:聞一浩 圖:香港藝術中心提供

拓展跨媒介合作經驗

這個計劃其實是個小型藝術節,所需的資源不少,由兩個獨立的場地籌劃並不是易事,尤其是香港藝術中心本身的資源不多,布魯塞爾及香港兩次展演能夠成事,均因為香港藝術發展局及不同的政府部門如康文署及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布魯塞爾)資助,反映香港藝術發展仍然主要依靠公共資源。因此,各公共機構能否適度調整資助策略,協助獨立藝術家有更多機會與外地藝術家交流及觀摩,對香港藝術未來的發展,尤其是與國際藝術潮流的接觸,是十分重要的。

這次展演計劃其一難得之處,是不僅涉及的創作人眾多,更重要的是來自多個不同媒介:舞蹈、戲劇、電影、馬戲、聲音藝術,以及漫畫、水墨畫、裝置藝術與紡織等可歸入視覺藝術大集的藝術媒介。其中更有些香港不常見的創作媒介,為創作的藝術家與入場的觀眾帶來新鮮的經驗。而且,策劃者避免了失焦如大雜燴的感覺,以舞蹈為主線連結,讓計劃中的作品有了一條共通線,亦可以讓兩地不同的藝術家對話,是個不錯的構思。這樣的組合,不僅拓闊創作人的眼界及作品的內容,也讓不同媒介的愛好者有跨媒介觀看的誘因。這次在香港的演出,我就看到不少視藝界及舞蹈界的人士入場。這個嘗試對擴闊彼此媒介的觀眾都有幫助,而且也切合當代視藝與演藝跨界交流的趨向。

平等交流創作

這計劃另一可貴之處,是我看到在整個創作中,不管資深的還是年輕的,雙方是在一個平等的位置,真誠地交流,記得在布魯塞爾看排練時,每一對都嘗試用自己的創作媒介與對方的配合,不分主次。像演員Gaia Saitta和電影導演曾翠珊這一對,就很開放地交換彼此作為女創作人所面對的處境的看法,視覺藝術家(水墨畫/裝置)鄧啟耀與馬戲/雙繩舞者Rosa-Marie Schmidt這一對年輕拍檔,則討論如何讓兩種不同的藝術媒介同時諧協地呈現在舞台。

布魯塞爾的演出,因為在一個場地內進行,因此很有一體的感覺。這次回到香港,因為我們並沒有如Les Halles般大而廣的場地,演出需在兩個場地分作兩個節目舉行,打破了那種在場內遊走,看完一個再信步去看另一個的自然和流暢感。

創作上,有些作品的改動頗大。除了因為創作夥伴不同了而需作大幅改動外,也有因為舞台空間不同了而改變,看到創作人總在探索創作的不同可能──雖然效果未必盡如理想。

在麥高利小劇場演出的三個作品中,崔嘉曦與編舞Sabina Scarlat的合作,依然利用虛擬真實的技術創作,只是換了些影像,其內容及手法,跟梅卓燕及紡織藝術家Elise P??roi 的竹風鈴一樣,基本上沒變。江記(江康泉)的則完全不同了,因為上次的比利時藝術家未能來港,拍檔由男變女,由舞蹈變了劇場媒介,錄像也變了他在創作中的《離騷幻覺》,而他自己也親自上場,與演員Paola Michelini一同演出。在他強行為Michelini穿衣和畫唇彩等行動上,作品討論的議題或可加上性別這一項。

同樣因為拍檔不同了而重新創作的,還有朱讔噱P舞者Louis-Cl??ment da Costa一對,但也許因為演出經驗較豐富,這組合顯然擦出火花,不論在藝術中心門外的小段落,還是在壽臣劇院的正式演出《迷宮》,都是充滿能量和喜劇感。作品既談到演員面對的困境(「你是演員?我才是演員!」),也調侃了兩者的文化差異。

場地影響作品觀感

由於壽臣劇院是傳統的舞台模式,觀眾不僅只能單向看演出,不同演出之間也要換景時間,不能一氣呵成,較為可惜。其餘的五個演出中,楊浩與視覺藝術家Lola Meotti作品的改動最大,但題旨沒有本來版本的清晰;楊春江與跨媒體藝術家Eric Arnal Burtschy則用了樓座兩翼的位置相對演出,跟上次兩人同「台」演出的感覺很不一樣。鄧啟耀本來的版本是直向的,Schmidt在其畫作與錄像中飛舞,但這次演出變了一幅畫作在左,而Schmidt則在右演出,橫向的舞台令感覺又大不同,而音樂也改用了本地作曲家鄺展維的作品,感覺憂傷得多;Gaia Saitta和曾翠珊的作品改動最少,保留了那份坦誠感;而毛維/黃翠絲與跨媒體藝術家Camille Panza及Pierre Mercier的《Les Curieuses Franges》裝置因應場地也作了頗多的修改,也減弱了氣氛的營造。

「香港與布魯塞爾跨文化藝術展演」計劃雖然結束了,但好些參與的藝術家都說希望能繼續發展作品,而這也是這類計劃最有意思的地方,交流不因計劃完結而停止。而下一步,當然是把作品再深挖打磨好。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