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戲曲天地 > 正文

【戲曲視窗】平喉唱腔典範--「薛腔」(中)

2017-08-22

上世紀二十年代,傳統粵曲唱法仍然主導梨園;唱者依樣葫蘆刻板式的運腔,少用鼻音做主音,聲較低沉,小生假嗓重,唱曲較快,跌宕不夠分明。

薛覺先那時的唱法跟傳統已經有了一些不同,除了效法千里駒那種跌宕分明、字眼咬得實、清楚露字的唱法,還效法瞽師的注重鼻音。但他跟瞽師唱法也有分別,那時舞台上還未有擴聲器,所以演員的聲線不一定要大,但要求去得遠(粵劇術語叫做「能落台」),這就一定要吐字玲瓏,每個字要咬得實。故不能單注重腔,否則愈拉腔就愈不能露字,字不露就不遠,台下便聽不清楚。薛覺先初時在唱方面也老愛咿咿呀呀的,例如:「口問心時,心問口......呀......」等等。後來他發覺此「呀」字脫節,好像突然割斷了再續回似的,不好聽。他認為腔亦可以代字,腔與字可以結合不斷,順茪f型來拉腔,可以將「口」字拉成「烏」字腔。他發現了這一點樂理後,便根據每句最後一個字取腔,這叫做「問字腔」(問字取腔)。後來,他覺得還不夠完善,便進一步要求從開口到中間每字也可以取腔,或根據上一字來取腔,或看情況可取腔者取腔。

比方他在那首本戲之一《胡不歸》中,即使短短一句:「情惆悵,意淒涼,枕冷鴛鴦憐錦帳」,也唱得細緻到每一字都有一腔,而且感情豐富,使人盪氣迴腸。他唱來字字都經過加工,每一字都有腔包尾,而且包得很圓潤和諧,沒有刺耳的音調,沒有拖泥帶水的弊病,非留心細聽還覺察不到這字裡有腔。

如在《璇宮艷史》中那句「中板」:「原來皇妻陛下在此檢閱御林軍」。「閱」、「御」二字本是同一口型的,一般唱來就不易露字,薛覺先便從「閱」字拉腔以突出「御」字,而腔也拉得不多不少,恰好夠用,並利用拉腔的機會來呼吸,所以婉轉動聽而又字字清楚。他不加花腔也絕不亂加虛字。有些演員為了堆砌音飾,便鬧出了像「西風黃葉落紛紛」唱成「西風--系咐黃--呀葉--咐我就落呀紛紛」的笑話了。■文︰葉世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