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一代宗師梅蘭芳的舞台生活

2017-11-20
■《舞台生活四十年》,香港中和出版社出版■《舞台生活四十年》,香港中和出版社出版

編按:《舞台生活四十年》是京劇大師梅蘭芳回憶梨園生活的傳世之作,亦被譽為是「中國戲劇史上一部重要的美學理論著作」。在書中,梅蘭芳通過口述的方式,記錄下自己成長、學藝、成名的經歷,也細述自己對戲曲表演的看法。在綿密的講述中,讀者如同穿越時光,來到一代京劇大師的生活中,亦在他對舞台藝術的體悟中更加深入地了解「梅派」,了解京劇,以及那個匯集了譚鑫培、楊小樓、余叔岩、程硯秋、周信芳等梨園名家的傳奇時代。

《舞台生活四十年》的成書,始於上世紀50年代初,上海《文匯報》邀約梅蘭芳撰寫回憶錄。梅蘭芳便與秘書許姬傳合作,以口述、對談的形式來進行。最後,文章在上海《文匯報》以連載形式刊登,共190期。後來平明出版社將連載內容集結成書,於1952年、1954年先後出版了第一和第二集,成為當時的暢銷書。第三集則到1981年才由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2016年,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梅蘭芳全集》,將三集《舞台生活四十年》收入其中,並重新校勘、審定,可謂是至今最權威的版本。

香港中和出版社最近出版的繁體版《舞台生活四十年》,是為「精編插圖本」,在尊重原著的基礎上,重新調整、刪減,將原本的三集規整到上、下兩編,上編以編年體形式,記述梅家舊事、梅蘭芳學藝經過及登台演出、創作等情況;下編則以專題形式,精選梅派、崑曲、新戲等經典劇目,介紹梅蘭芳的藝術成就以及創立「梅派」的過程。書中更加入大量珍貴圖片,讓讀者更直觀地感受京劇大師的風采。

本版節選書上編中第十三章的內容以饗讀者。在該章中,梅蘭芳講述了自己與「武生宗師」楊小樓在二人所合組的崇林社中的交往和合作,特別提到《六五花洞》與《長阪坡》。■口述:梅蘭芳 記錄:許姬傳

荒誕的《六五花洞》

《五花洞》是一齣與《混元盆》不同來源而也叫《五毒傳》的神怪戲,故事當然是荒誕不經的。從前各戲班每到端陽節,因為八本《混元盆》不容易排演,常常以《五花洞》作為應節戲。我和楊小樓也合演過這齣戲,姚玉芙演真潘金蓮,我演妖精變的假潘金蓮,錢金福先生演蜈蚣精,楊小樓演大法官。這齣戲前半齣是玩笑戲,後半齣是武戲,大法官和蜈蚣精會戰打一套「大刀劍」,和蠍虎精打一套「大刀雙刀」,和青蛙精拋叉。我只在張天師照妖鏡的那一場和大法官見面,兩人在台口「對欺」(對欺,在舞台上二人相互不示弱的身段。)亮一個相,我下去。底下就沒有我的事,純粹是武戲了。大法官的扮相是穿白箭衣,道裝背心,繫絛子、鸞帶、戴蓬頭、面牌,蓮花道冠額上面一道金火焰,象徵荅咱,手執拂塵,腰懸寶劍。我和他《六五花洞》中飾真假潘金蓮者「對欺」亮相的時候,覺得他那股「仙風道骨」的勁兒真好看。後來在一次堂會中演過《六五花洞》,我和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小翠花、王幼卿六人演真假潘金蓮。大法官、蜈蚣精、包公還是「崇林社」的原人,由楊小樓、錢金福、裘桂仙擔任,又加入余叔岩的張天師。這齣戲本來荒誕,但還有個荒誕的邏輯,一個是真潘金蓮,一個是妖怪變的潘金蓮,但這個《六五花洞》是三個真潘金蓮一齊出場,連荒誕的邏輯也沒有了,簡直是胡鬧。我們六個人特意做了六套同樣的服裝,自此以後在第一舞台義務戲還多次演過,只是以新奇的噱頭叫座。這種戲和《金山寺》有蚨賮婸P糟粕的區別。

合作中演出最多的《長阪坡》

在我們合作中,《長阪坡》是「崇林社」時期最常演的一齣,也是以後在第一舞台演義務戲時必然列入的大軸子戲,是我們合作的保留劇目之一。我非常喜歡這齣戲,雖然我在這齣戲裡是個配角,但我覺得在每一場裡都有發揮的餘地。

這齣戲一般按十七場演不帶《漢津口》。第一場曹八將起霸,曹操坐帳傳令追趕劉備。第二場劉備悶簾唱「西皮導板」,在「慢長錘」中,糜芳、糜竺先上,楊先生扮趙雲左手抱槍右手執馬鞭上,簡雍上,我扮糜夫人上。我一手扶茖捏X,一手抱茠斗上,姚玉芙扮甘夫人上,也是雙手扶茖捏X,這一組人站成一個斜胡同,最後劉備出場唱原板,「扯四門」,唱到「......眼看此情珠淚滾」,起「亂錘」,兩邊上風旗過場,表示一陣大風。大家都把衣袖遮臉,風過之後接唱「狂風吹起馬前塵,大家小心往前進」,大家往裡一歸。錢先生扮張飛悶簾唸:「眾百姓休得落後,隨某趲路者!」「急急風」中眾百姓過場,最後張飛「四擊頭」出場,走半個「馬蹚子」下去。然後劉備命簡雍傳令:「吩咐下去,就此地暫宿一宵,明日早行。」眾百姓從兩邊暗上坐在地下,甘、糜二夫人坐在車上。這時候場上靜下來,劉備唸:「啊,四弟!」趙雲躬身回答:「主公!」劉備:「你看秋末冬初,寒風透骨,好不淒涼人也!」趙雲:「主公且免愁悵保重要緊。」

楊小樓每次唸這一句白時必獲得一個全場的彩聲。一句唸白能在全場觀眾中收到這樣大的交流效果,我沒見過第二個演員能夠做到。我在台上聽茈L極其自然地流露出對劉備誠懇關懷的心情,是非常有感染力的。

場面上輕輕的點滴鼓聲象徵茤]色已籠罩茈|野,趙雲也準備休息,把槍插在「倒椅」( 倒椅,在舞台上把椅子橫倒放荂A表示它已不再是椅子而是一種其他坐具,或者表示是石頭、土坡。) 背上,轉過身來向劉備,甘、糜二夫人行禮,劉備和二位夫人都抬一抬手,表示請趙雲休息。趙雲轉身作一番巡視環境的表演。先向下場門一望,回過身來慢慢走到台口,雙手向後一背,朝茪W場門一望,他的表演給我的感覺是趙雲在巡視的時候第一番只是拉茪s膀一望,沒看到什麼情況,等到望上場門的時候好像有所懷疑,背手注視蚖楔銵A因為只顧觀察遠處敵情,沒有注意地面坎坷不平,好像腳下碰茪@塊石頭,但趙雲並不在意,仍舊昂首注視蚖楔銵A只在下面用一個墊步把假設的石頭踢開,一支腿橫茼V左微微地跳動了兩下,顯示出趙雲靈活穩重而又矯健的體型。他這段表演實際只是向下場門和上場門兩望而已,每次這個兩望的身段,也是能得到全場觀眾喝彩的。以上所說只是我在場上的感受,至於他這個身段怎麼就能達到這樣效果我卻說不上來。趙雲巡視完畢回到「倒椅」上坐下,右腿踩在椅背上,以右拳支蚗Y部,右肘放在右膝,閉眼表示假寐,這時刁斗聲聲,淒涼相應,出現了一尊威武持重的英雄造像,放在任何世界著名的雕塑面前,亦不減其光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