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粵劇界自強自救

2017-12-06
■李居明注重與觀眾互動,常在演員謝幕時一齊出來講下感受。■李居明注重與觀眾互動,常在演員謝幕時一齊出來講下感受。

粵劇是廣東地區主要戲曲劇種,融合不同外省戲曲腔調,如江蘇、河南、廣西,加入民間說唱藝術,形成獨特的風格。龍貫天指出粵劇能傳至今日,正因樂於吸收外來事物,不斷變化,才有活力及生命力。他憶及當年曾參與話劇,又向電視台演員學習演戲心得,之後在自己開粵劇團時加入話劇元素,利用座位位置演出。1998年時,他作為一個大型粵劇演出的主辦人,亦會學習加入燈光效果,豐富演出效果。

1960年末,粵劇界曾經歷一段低潮期。龍貫天表示,英治政府不會支持廣東文化,只支持外國文化,形容當時在罅隙中生存,唯有默默拚搏,否則將表演機會拱手讓人。而當時娛樂事業興起,粵劇觀眾開始流向電影及電視台,不願看冗長的戲曲,直至1970年初,「慢慢觀眾又愛看現場舞台劇,大家不斷在行業努力工作,觀眾會回頭觀看」。

為了提升大眾對粵劇的興趣,著名粵劇演員劉惠鳴曾經嘗試粵劇夾雜話劇,串聯成一個故事;邀請尹光在伊利沙伯體育館以喜劇形式,合演新潮粵劇,讓不懂看粵劇的觀眾抱腹大笑;又將原本4小時的傳統戲曲《紫釵記》重新改編,濃縮至兩小時半,很多學生及老師都覺得很接受,畫面新穎。

新崛起的花旦、香港靈宵劇團創辦人謝曉瑩表示,為了加深觀眾對粵劇的了解,她們劇團演出時會在舞台兩旁,加入投影字幕,介紹劇情,解釋粵劇專用名詞;又會指出劇中需要留意之處,例如高難度動作,令觀眾知道箇中精彩地方。開辦新戲時,亦有演前座談會講解。除此之外,她認為劇本賞識很重要,希望與文學雜誌合作,如做訪問、投稿,吸引知識分子。謝曉瑩本身是中大畢業,能寫劇本,所以較懂得從知識教育入手作推廣。

謝曉瑩從劇本茪

新秀花旦謝曉瑩除了演出,亦會寫劇本。她希望自己的劇團能做到「以舊為新」,將古老粵曲重新填詞,棄用官話,改用廣東話,以一個爽朗的節奏,融合劇情需要唱出,嘗試後發現效果不錯,有觀眾以為該段唱曲是新歌,讚不絕口,怎知道原來是古老歌曲,不禁驚歎原來舊曲亦可以很動聽。由此,觀眾能重新接受舊事物,自行尋找更多舊曲,「一定要他們自己有興趣,而非強迫。」

她又稱,能夠將粵劇最好的以一個容易接受的方式,吸引觀眾入場十分重要。以年輕人為例,他們喜歡靚、動作、愛情,便提供給他們。「但入場後,亦要告訴他們,要接受其他事;這場是關於愛情,下一場會有唱段,因為上一埸能滿足他,他不介意看其他戲。」若果開初便要求年輕人看傳統戲,因為他們沒有共鳴,「他來了這次不想來第二次。」

問及傳統與創新如何平衡,謝曉瑩認為創新元素只是吸引新觀眾的噱頭 ,不是主流,更不可以說等於粵劇,反而要藉此突出戲曲優點。演員對白佈景設計應該顧及劇中年代,例如演古代戲時,不要加入現代科技產品,以前的前輩「爆肚」時,會用上現代人的術語。

同時,以前的粵劇時間長達4小時以上,就算演至深夜,亦有大量捧場客。以前的演員經常要臨時「爆肚」,拉長粵劇,但如今當演至11時,觀眾開始起身離開,不是因為不想看,而是要趕上尾班車。所以現時的粵劇通常是3個小時半,目標是縮短至兩小時,最好是8時入場,10時完結,回應時代需要。

新潮製作與戲迷互動培養觀眾

投身粵劇行6年的李居明,他凝聚觀眾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他肯花錢搞創新,寫劇本題材很破格,五年內編撰廿六部內容多樣化原創粵劇,例如《潘金蓮新傳》、《金胎蝴蝶夢》、《李白紅梅》、《關公月下釋貂蟬》等,劇本創作風格較舊日的粵劇編劇大膽,將佛教哲學,人生哲理加入粵劇,引起觀眾共鳴。又兼顧娛樂性,在舞台佈景燈光設計及服裝都很落本,舞台效果具電影感,令粵劇觀眾都覺得耳目一新,並找來粵港的粵劇團精英名伶合作,結果獲得極大迴響,令觀眾受落,更吸引愈來愈多年輕人、外國人、不同階層的觀眾走進戲院觀劇,李氏編劇的戲寶成為「票房保證」,創造出一個粵劇新浪潮。

李居明坦言紅伶名氣大未必有票房保證,名伶有大群忠實粉絲才是粵劇的「鐵票倉」,才是票房保證。培養知音的好方法就是提倡紅伶多組織戲迷活動,多與戲迷互動,凝聚好氣氛。

他還花錢花精神成功令「新光中國戲曲文化」名下出品的粵劇在港龍的航空飛機上播放,試驗性質播放《西遊記之盤絲洞伊人》,收到好反應,本月1日起遊客將連國泰航班上都看到他們的粵劇。讓各國旅客都睇到看到中國粵劇藝術的魅力,一切為擴大觀眾層,振興粵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