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歷史與空間:一身清氣說王冕

2017-12-09
■ 王冕的畫作。 作者提供■ 王冕的畫作。 作者提供

■ 雁 翔

10月25日午,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偕六位中常委與中外媒體見面,他深情道:「我們不需要更多的溢美之詞,我們一貫歡迎客觀的介紹和有益的建議,正所謂『不要人誇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此言令全場記者動容,也令全球有識之士讚賞。

這兩句詩出自元代大畫家、詩人王冕為《墨梅圖》的題詩:「吾家洗硯池頭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誇顏色好,只流清氣滿乾坤。」詩情畫意交相輝映,堪稱「黃金絕配」。今年的王冕誕生730周年,不禁令我想起王冕的傳奇一生。

王冕(1287-1359),字元章,號煮石山農、梅花屋主,浙江諸暨楓橋人。他出身寒門,自學成才。我上小學時曾讀過《王冕學畫》一課。王冕時代,中國掌權者是蒙古族政治家、軍事家忽必烈。忽必烈一生南征北戰,滅了南宋後建立了元朝。他在位24年,愛惜人才、重用漢臣,設立的「司農司」、「勸農司」,對農耕文明頗有建樹;他強化對邊疆的管轄,開闢中外交通、建立各地驛站,鞏固了國家統一,對絲綢之路也有貢獻。但其封建專制的階級屬性,也帶來民生疾苦。王冕自小有文藝細胞,熱愛古典詩詞,其詩作充滿同情百姓、譴責豪門、描寫田園生活的平民情結。他與生俱來富有美術天賦,更獨愛梅花,從種梅、詠梅到畫梅,樂此不疲一以貫之,終成影響後世的一代大師。王冕作畫有個特點:「凡畫必題詩其上」。其佳作《墨梅圖》、《三君子圖》、《南枝春早圖》等現珍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眾人皆知吳敬梓《儒林外史》裡描述王冕放牛的故事,而「佛光讀書」的典故更令人感動。明代史學家、文學家宋濂在《王冕傳》中說:王冕幼時外出放牛,偷偷跑進附近學堂聽課,聽得入迷,回家時忘了將牛牽回。父親怒揍王冕,他依然我行我素。母親便道:「既然孩子癡迷讀書,何不由茈L呢?」但家窮唸不起書,王冕就搬到一個寺廟寄住,晚上偷偷坐到佛像腿上,藉茼罋釩e的長明燈通宵達旦讀書。佛像個個猙獰恐怖,王冕卻視而不見,苦學不輟。紹興理學家韓性聞知後覺得王冕是個人才,便免費收他為徒,王冕自是刻苦攻讀,遂成博學之士。後王冕去趕考,但屢試不第,一怒之下他將科考文章付諸一炬,憤而出走,遊歷天下。在大都(北京),他目睹元朝統治者耀武揚威、欺壓百姓的現狀,憤而寫詩「喚鷹羌郎聲似雷,騎馬小兒眼如電。總是無知癡呆相,也逞虛威拈弓箭。老儒有識何以為?空指雲山論文獻。君不聞,一從趙高作丞相,吾道凋零如襪線。」從此看破封建黑暗和世態炎涼,發誓遠離功名、永不入仕。

秘書監著作郎、文學家李孝光見王冕才華出眾,想舉薦他為官,王冕毫不領情說:「我有田可耕,有書可讀,怎願整日抱茪憡鬫b官府任人奴役呢?」參知政事、翰林學士危素一日騎馬遇見王冕,王冕問:「住在鐘樓街的是您嗎?」危素點頭稱是,王冕便揚長而去。有人問王冕此公何人,王冕答:「此人必是危太僕,我讀過其文章,似有奸滑之氣,現在看來,果然如此!」王冕的老師兼老鄉王艮,很賞識王冕才華,他出任江浙檢校後見王冕衣衫襤褸,忙替他洗塵、送他衣物,還想舉薦他做官,王冕卻笑而婉拒。1358年,朱元璋平定婺州、準備攻取越州,屯兵諸暨九里山,他久聞王冕大名,想招他為幕僚,授諮議參軍一職,王冕卻死活不從。翌年,朱元璋派兵強請王冕出仕,王冕又以出家為僧之名拒絕......如此「奇葩」之舉,蓋因王冕厭惡官府使然吧?看破紅塵的王冕,有他自己的人生觀。他帶茤d女在九里山下隱居,過起優哉游哉、自給自足的田園生活。宋濂在《王冕傳》中描述:「種豆三畝,粟倍之。樹梅花千,桃杏居其半。芋一區,薤、韭各百本。引水為池,種魚千餘頭。結茅廬三間。自題梅花屋主。」隱居山間,滿眼詩情畫意,但物質生活卻很窘迫。鄉民們哪知王冕名氣很大,大都瞧不起他。眼見父母和妻兒跟茈L吃苦受累,王冕心境很不爽。他寫《自感》詩云:「世俗鄙我微,故舊嗤我愚。賴有父母慈,倚門復倚閭。我心苦悽慼,我情痛鬱紆......荒林落日陰,羞見反哺烏。烏鴉有如此,吾生當何如?」為改變生活狀況,他只好賣畫。好在其梅花圖、竹石畫早已聞名遐邇,他還擅長刻印,求字索畫者源源不絕,他家生活大有改觀,心境也愉悅起來......

前年金秋,筆者從寧波去杭州,繞道諸暨九里山下楓橋鎮水南村,這裡即王冕當年隱居之地。但見山清水秀,茂林修竹,溪水潺潺,一派「小橋流水人家」,正如王冕詩中所言「青山隱隱帶江流,江上軒窗面面幽」。如此美景陪伴,眼前魚兒撒歡、耳邊猿猴啼鳴,親近自然與世無爭,白天田中勞作,夜晚吟詩作畫,難怪王冕發出「不要人誇顏色好,只流清氣滿乾坤」感歎來!

王冕誕生730周年,最好的紀念便是潛心領會他的詩畫和人格。細觀其《墨梅圖》,但見構圖清新悅目、簡約灑脫,朵朵梅花於挺秀枝幹間傲然綻放。畫面濃淡相宜、疏朗有致,梅花的天然神韻盡在紙上,似有縷縷幽香襲來。那首自題詩不啻表現出墨梅的高潔謙遜,更是作者人格的真實寫照,凸顯出王冕高標孤潔、一身清氣的風範。如此詠物言志、高雅脫俗,融詩、書、畫於一身的絕妙極品,自然是傳世名作了。王冕在《梅譜》中云:「古人從畫為無聲詩,詩乃有聲畫,是以畫之得意猶詩之得句,有喜樂憂愁而得之者,有感慨憤怒而得之者,此皆一時之興耳。」《墨梅圖》之珍貴還在於其上不啻有梁清標、安岐和溥儀等名人印章,更有大名鼎鼎乾隆皇帝璽印和題跋。乾隆懂畫且酷愛梅花,其題跋曰:「鉤圈略異楊家法,春滿冰心雪壓腰。何礙傍人呼作杏,問他杏得爾清標?」直誇了王冕及其畫作的高潔。正因深得乾隆喜愛,此畫才留在清宮、珍藏至今。王冕存世的不多畫作現散佈全球各地,2010年他一幅真跡在北京保利以1,800萬元高價開拍,經激烈競拍,最終以5,712萬天價成功落槌。據悉如今臨摹王冕的仿品在市場上也價值不菲,廣東畫家劉濟榮仿王冕梅花圖曾以200.6萬高價成交。可見人品決定畫品,藏家自有慧心。

追憶王冕,筆者以為:他是挑戰命運、自強不息的草根英雄,是藐視門第、志存高遠的文化鬥士,是繼承傳統、胸懷自信的藝術奇才,是自立一派、勇於創新的畫壇達人。當然,滄海桑田、時過境遷,今昔早已新舊兩重天,人們再不必鬱悶得「避世絕俗」、清高得「拒入仕途」了,但清白做人、清廉從政卻是古今賢士必備的人格底線,「只留清氣滿乾坤」永遠是可圈可點的人生極致!詩云--

世間至美是真淳,

恬澹懷冰勝千金。

王冕人品最貴處:

一身清氣滿乾坤!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