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珠落玉盤】翻譯不只工具 兼藝術與創造

2018-01-10

古今中外,文明要進步,皆需外來文化的刺激,不同文化互相學習、砥礪,方有創新,才會成長。文化之間要交流,先要從文化的載體-文字處茪漶C我國早在漢朝佛教傳入時已興起翻譯,當時翻譯的多是以梵文著述的佛經。及至近兩百年,西學東漸,西洋的科學、哲學、文學著作對國民極有啟蒙作用,翻譯更為流行。

現今,翻譯早已不止於作為工具、媒介,而成為一門精深學問,一種專業了。古典文學的翻譯對推廣中國文化起關鍵作用;中西著作的互譯,在全球化的趨勢下,也肩負文化與文化之間傳播的重任。

忠於原著 流暢易懂

翻譯的層次,大致可分為「逐字對譯」、「字面翻譯」、「語意翻譯」、「傳意翻譯」、「編譯」和「改寫」。

翻譯的基本要求,清時的嚴復早在《天演論譯例言》中提及:「譯事三難︰信、達、雅」。籠統地解釋,「信」即須忠實於原著;「達」,即務使譯文流暢易懂;「雅」,即文字追求典雅。三者中,「信」、「達」關乎訊息傳遞準確與否,尤其重要。

中西語言結構、語法大有不同,用語習慣也迥異。若譯者翻譯中文時硬搬歐洲語法,恐怕文章不通,譯者又不能為求通順,損害原文意義,因此在翻譯時,譯者事先必須先將文章讀得融會貫通,對當地文化有認識,動手翻譯時,始能追求「信」、「達」。但凡高明的譯者都會進而追求「雅」,「雅」能賦予翻譯的藝術性,可說是文藝的再創造。

近代文學大師林語堂主張,翻譯有「忠實」、「通順」、「美」的三重標準,這也跟嚴復的論調契合。後來,兩位現代文學大師,魯迅和梁實秋,便曾就「硬譯」的問題打過一仗漫長的筆戰,真理愈辯愈明,兩位對翻譯的不同見解,也令不少人重新思考翻譯的目的和本質,大眾對翻譯的理念由此了解更多。

了解隱語 不只直譯

翻譯要求譯者對原著有深刻理解,除了字面意思,也須了解原著語言的隱語、雙關語。當然,若是中譯,也須有扎實的中文根柢。不少人看中譯的文學作品,都會刻意選讀文學家翻譯的中譯本。例如梁實秋譯的《莎士比亞全集》、張愛玲譯的《老人與海》、楊絳譯的《唐吉訶德》、余光中譯的《梵谷傳》和王爾德的戲劇、黃國彬譯的《神曲》等。

對於人名和地名等專有名詞,通常會採用意譯和音譯。比如「New Zealand」,譯為「紐西蘭」即音譯;「新西蘭」,則是意譯加上音譯。

若能花點心思,兼顧音、意兩者,更能傳達神韻,例如把英文的「Club」,譯作「俱樂部」、把衣服質料「Dacron」譯作「的確涼」,都是神來之筆。

中國古典文學,行文用語精煉含蓄,意在言外,要翻譯外語,便頗有難度,例如「江湖」、「道」等詞,便很難用三言兩語譯出。

今天,香港主要的幾個文學獎和文學比賽,在詩歌、散文、小說外,還設翻譯項目,可見翻譯不再是一種工具,也是一門創造和藝術。■李昂尼 現職中學教師

gglit@hotmail.com

逢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