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藝術家Ron Arad香港個展向杜尚致敬

2018-01-26
■部分作品的排列組合是Ron來港後的臨時起意。■部分作品的排列組合是Ron來港後的臨時起意。

全球最具影響力的概念設計師、建築師和藝術家之一Ron Arad現於香港開辦首個個展 「Flat Mates」,展示他2017年的最新作品系列16組,重新詮釋和重構現成品藝術的概念,並向20世紀概念藝術先鋒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致敬。

Ron Arad一直崇尚杜尚的反傳統藝術理念,並將杜尚式的現成品創作方式不斷革新,運用超現實概念於工業設計中。他受到杜尚《Porte Bouteilles(Bottle Rack)》或《Herisson(Hedgehog)》作品啟發,「Flat Mates」作品系列與杜尚於1914年使用的瓶架屬同一出處,他再次用處理Fiat 500的壓機將其壓平,額外的形態變化顛覆了現成品本身的定義。如果說杜尚是透過將人造品置於藝術環境中,從而轉變其用途,那麼Ron則被認為是將毫不相關的物品賦予嶄新的藝術生命及觀賞視覺。展覽於即日起至2月28日在中環Over The Influence舉行。

「Flat Mates」的雙重含義

甫走入展廳,便見到不同形態的壓平瓶架作品,因應不同材料、顏色和不同的壓平方向,表達茪ㄕP的創意理念。據介紹,部分作品的組合方式是他來港後才臨時決定的,如頗引人注目的圓形擺放的《Ten Out of Ten》,「它們曾也是獨立的個體,而如果將它們組合成為一個團體,則會產生另一種力量。」有些作品被他視為舞者(《Belly Dancer》),有些則形似禮服裙襯(《Crinoline》),還有一組瓶架自上而下壓平之後,他以紅色勾勒出帶形(《Nice Belt》)、心形(《Pressed Heart》)和花形(《Caged Flower》),另一組上下顛倒擺放的作品則名為《Soulmates》,不由惹人笑問:瓶架也有靈魂伴侶?而相對於單方面的明確指示,他其實更願意觀眾發揮想像。

為何以「Flat Mates」作為展覽主題?Ron解釋道:「一方面代表作品都是被壓平的,另一方面是向杜尚致敬,象徵有個人住在他旁邊。」他表示,所有作品看起來相似,卻又件件不同,「即使是同一日用同一部機器壓平的作品,細節方面也有茷雂j的分別。而不同物料的選擇,就像女生的唇膏色彩般追求多元化。」

《Rover Chair》嶄露頭角

早在1981年,Ron在一個廢品場發現一輛廢棄的Rover車,萌生出將車的座椅和Kee-Klamp棚架組件結合的想法,創作出第一件作品《Rover Chair》嶄露頭角,這件經典設計作品幾乎沒有改動當中組件的原本形態。而整個80年代,Ron都在不斷尋找廢舊車座,並持續創作了《Rover Chair》系列,將現成品升級成為現成藝術作品。

的確,他對座椅情有獨鍾,在香港開展的間隙還在荷李活道買了一把印有瑪麗蓮夢露形象的復古座椅,擺在畫廊入口處,「我為它貼上標籤,使它成為展覽的其中一件藝術品,也象徵再次為杜尚的傳奇而慶祝。」

時刻保持好奇心

英籍以色列裔設計師Ron Arad生於1951年,曾在耶路撒冷美術學院(Jerusalem Academy of Art)和倫敦建築學會(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接受教育。1994年他在意大利創立了自己的同名工作室,包辦設計和生產。他熱衷試驗不同的材料,如鋼、鋁或聚q胺,不斷挑戰材料和形態的界限和可能性。他常把固有傢具的結構拆解再重新構想創作,風格前衛,也曾與不少設計公司合作,包括Kartell、Vitra、Moroso、Fiam、Driade、Alessi、Cappellini、 Cassina、Magis等等,並多次獲得設計獎項。同時,他有不少公共藝術作品,如韓國首爾的Vortext和以色列特拉維夫的Kesher雕塑等。

除新作外,展覽中還有Ron在2015年所做的傢俬作品《Puddle 14》,以及2016年所作、將瓶架與吹玻璃相結合的《Hedgehog 2/10》,沒有壓平,但與「Flat Mates」也有關聯,他稱,自己曾將部分作品帶去土耳其,在那裡將吹玻璃與過往作品相結合,這兩件作品也是他過往經歷的展示,「我對新材料時刻充滿好奇,便產生了將吹玻璃和過往的現成品相結合的想法,發掘新的可能性和不同的感覺。」Ron透露自己未來還會繼續關於現成品的創作,同時4月會在多倫多有新雕塑作品展示。■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