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香港專題 > 正文

【田家炳遺愛人間系列之育苗樹人篇】栽培教育幼苗 結出滿門桃李

2018-08-10
■田家炳當年種下的樹苗,至今已成為參天大樹,其教育精神亦代代傳承。■田家炳當年種下的樹苗,至今已成為參天大樹,其教育精神亦代代傳承。

舊生回母校執教鞭 實踐教育不分彼此

約四分一世紀前,白髮蒼蒼的田家炳,於剛剛創校的粉嶺田家炳中學門前,帶荅漁e、慢慢躬下身,種下一棵小樹苗,將自己對學子的關愛、期盼和祝福,深深扎根在這裡。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20多年過去,樹苗長成大樹,一代又一代的學生「幼苗」亦在學校的庇護下茁壯成長。畢業於田中的90後校友鄧健東,將田老及一眾師長的恩澤銘記於心,大學畢業後他即回到母校當教師,為培育新一代田中學生努力。他尤記得7年前,從田老手上接過「田家炳獎學金」獎狀,老人家笑盈盈地說恭喜,彷彿告訴自己要接好棒,將田家炳的教育精神傳承下去。 ■香港文匯報記者 柴婧

以學生福祉為先,盡其所能對師生關顧,是大慈善家田家炳對待教育的一貫作風。多年來,他多次探訪全國各地數以百計的田校,而對香港的兩所田家炳中學,即便晚年身體孱弱、行動說話都甚為不便,仍不想忽略任何一次田中校園建設日和中華文化活動,只為能當面給學生和老師表達認可和鼓勵。

田中化學老師鄧健東,亦為該校的2011年畢業生及當年的田家炳獎學金得主。他向香港文匯報記者回憶當年從田老手上接過獎狀的情景︰「田老身體已經頗羸弱,但他堅持來頒獎,老人家笑盈盈地看荍琚A說『恭喜你』,我覺得得到了田老的肯定,感到好榮耀。」鄧健東從心覺得,田老好像在交棒給自己,從而獲得強烈的使命感,他默默告誡自己︰「不能停止對社會的承擔。」

曾經想過輕生 良師改變一生

鄧健東小時候家庭經濟環境不好,升中後更曾因與父母關係等因素有過輕生念頭,但田中的教育,讓他的人生態度得以改變,並在中四、中五時立志要做一個好老師。當中的契機,便是在田老追思會代表發言、於田中任教20年的德育老師古運疆,「古老師不僅鼓勵、安慰我,還發掘我身上的潛質,給我提供機會。」

鄧健東在眾人面前一向不敢表達自己,於是古運疆就為他創造機會,帶他參加比賽,「我開始拿獎、古老師不斷地講鼓勵我的話,這些都讓我變得更加自信,讓我的價值觀變得正面,我的經歷讓我相信,教育確可幫助有需要的人。」

4年前大學畢業後,鄧健東便回到田中教書,與昔日的老師成為同事,結伴為教好學弟學妹而努力,以回報母校的情誼與恩惠。他深深認同田老的教育理念,因此特別關愛班上有需要的同學,甚至能連續一個月,每天為學生做心理輔導,希望幫他們找到人生方向、學識做人,他亦希望將來修讀心理輔導碩士,以更專業技能幫助年輕人。

兩年前和老師探訪田老時,鄧健東就想向田老說:「田老,我是田中校友,也投身了教育行業。見到您的為人和對教育的付出,我感到好感動,未來我會盡己所能教育好每一位學生。」

全都可以忘記 但要記得田老

相比成績,田老更重視德育。身為德育教師的古運疆,亦將田老視為楷模,透過體貼入微地關愛眾多像鄧健東一樣的學生們,教會了他們做好人、行好事。古運疆還心繫田老「教育不分彼此」的觀點,積極為前來學校參觀的小學生介紹田老的生平事跡和精神,希望他們受到鼓舞。

古運疆常教導學生,「來田中,什麼都可以忘記,唯一要記得的是有田老這個人,因為他為我們犧牲自己,田中的學生要懂得感恩。」

他亦坦言,在田中工作的老師亦會因田老而有光榮感,令教學工作更加用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