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演藝蝶影】《逆流大叔》中的舞台演員

2018-09-14

小 蝶

有份參與港產片《逆流大叔》的創作團隊的人全部都是港產片逆流中的大叔。近年來港產片產量不多,票房也難再與盛勢時匹敵。當大家都以為港產片正處於低潮時,《逆流大叔》卻在逆流中像武俠小說《楚留香》中楚香帥與水母陰姬一同從水中冒出,沖上天上的一條壯麗水柱。執筆之日,該片票房已過了一千三百萬元。一個小製作能收此票房數字,相信令創作團隊帶來意外驚喜。

若純以故事大綱而言,《逆流大叔》並不新鮮。一班中年男人,各自面對生命中的不同問題﹕家庭、婚姻、事業、理想、愛情......一場龍舟競渡賽事的排練卻令他們走在一起,由四個個體變成一條心,一起通過龍舟賽事互相了解、支持和激勵。最後,他們不但贏得友誼,也贏回自信和自尊,更重要的是,認清了自己的人生方向,重新上路,為自己和家人的幸福努力。

這個橋段常為電影和舞台劇所用。在《逆流大叔》開始放映時,舞台劇《夕陽戰士》亦上演,亦是與《逆流大叔》的橋段相似--同樣是四名中年男子因一項事情(老師的喪禮)而走在一起。大家在過去數十載的生命中均各有傷痕,亦互有矛盾。他們便通過揚帆出海,將老師的骨灰撒在釣魚台上的航程之中,重新令友誼再生,再次激發鬥志,燃起人生之火。

《逆流大叔》和《夕陽戰士》都有不少相同之處,其中兩者均以船為意象,代表主人翁再次為自己的生命掌舵,在茫茫大海中找到方向,奮力向前,划向目的地。不過,二者最大不同之處可能是票房收入了,前者令投資者喜出望外,後者據說不如理想。

《逆流大叔》雖然是電影,卻用上了很多舞台工作者演出。飾演電訊技工黃淑儀一角的是舞台界無人不知的潘燦良。潘燦良曾有二十多年在劇團工作,演過無數角色,亦多次奪得「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獎項。他在片中的女性化的名字相信靈感是來自劇界的男演員陳淑儀的名字。潘燦良亦曾參演電影工作,如《南海十三郎》的唐滌生便是由他飾演。他的演技自然不容置疑,我也是因為捧他的場而購票入場。觀看後,我發了一個訊息給他﹕「我期待茼酗@位影帝朋友。」

飾演黃淑儀從內地來港的妻子的吳鳳鳴是香港劇壇近年冒起的新一代演員,曾經奪得「最佳女配角」獎和獲得兩次提名。坦白說,她獲提名和獲獎的劇目我都看過,卻都沒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倒是她數月前演出的《聖訴》,塗黑了臉扮演一名黑人母親,才令我記起她來。在片中扮演楊敏琪(胡定欣飾)丈夫的是話劇演員梁天尺。我其實也看過他最少三齣話劇,但對他留有印象的是日本翻譯劇《結婚》。他在劇中飾演被兩姊妹一同愛上的男子,當時他給我清新的感覺。

在婚姻登記處一場戲中飾演註冊官的是舞台劇編劇龍文康,是近年劇界多產且頗有成績的編劇。還有,一開場時在員工抗爭戲中掛上抗議牌的演員是以前活躍在業餘劇社的胡民輝。香港劇壇其實有不少好演技的演員,電影導演不妨多向他們招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