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黃河十四走》鑽進鄉間挖掘民間藝術

2018-10-22
■楊先讓■楊先讓

楊先讓,和他有關的人真多:徐悲鴻、李苦禪、董希文等是他的老師;周汝昌、黃永玉、侯一民、郭蘭英等是他的摯友和同事;徐冰、陳丹青、呂勝中、陳文驥是他的得意學生。楊先讓最初學的是油畫,但廣為人知的身份是版畫家。他還是民間美術的整理者、研究者,中央美院民間美術系的奠基人,他甚至寫出了黃永玉、陳丹青等稱「被震傻了」的民間美術考察報告《黃河十四走》。

一心搜集失落的民藝,只為追尋中華文明的根。楊先讓的《黃河十四走》於1993年由台灣漢聲出版社出版,一時引發轟動。2003年由北京作家出版社再版。2018年,由楊先讓及其女楊陽所著的《黃河十四走--黃河民藝考察記》增補大量文字及圖片內容,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重新出版,再一次向世人揭開了黃河流域民間藝術的神秘面紗。在楊先讓看來,「正是這些典籍不載、正史不論的民間藝術,在很大範圍內支撐茪@個民族的元氣和凝聚力」。■文:潘啟雯

眾所周知,自「五四」以來,中國的美術教育從歐洲引進了西方造型體系,並對文人畫體系有所創新和探索,但民間美術領域的研究卻一直是空白。

自認「不是一個安分的人」的楊先讓,1984年將中央美術學院的「年畫、連環畫系」改為「民間美術系」,當時遇到了頗多反對的聲音。當時推動楊先讓建立「民間美術系」的一個強烈動機是:中國藝術應該從中國這片古老而悠久的民間藝術土壤中吸取養分,去培育出新的花朵。在那沒有被發掘的厚土中,有太多的寶藏,掉在任何一個方位上便會沉迷得一輩子都不想爬出來。

組建「民間美術系」之後,楊先讓認為必須獲得第一手數據,抱荂u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的態度向民間去「化緣」,於是才有了他和考察隊走黃河,考察民間藝術的想法。由此,在1986年,楊先讓以「黃河流域民間藝術考察」的名義成功申請到美國索羅斯基金會的贊助,組織了一個七八人的小隊伍,踏上了黃河考察的征途,去追溯民間藝術的根源。為了節省活動經費,一行人風餐露宿,個個如出土文物一般。楊先讓曬得面龐黧黑,還整天穿件破夾克東奔西跑,被學院的木工師傅誤解,關切地問他「生活有什麼困難」。這一時期,正趕上畫家的作品可以作為商品出售,大家都在忙荍@畫,楊先讓卻鑽到鄉間不出來。

作為中央美術學院民間美術系的組建者之一,楊先讓從1986年至1989年先後率領考察隊十四次深入黃河流域,考察當地的民間藝術種類、藝術風格、民間藝人、節慶習俗等,足跡遍及青海、甘肅、寧夏、陝西、山西、河南、河北、山東8省(區),故書名「黃河十四走」。在走訪中,考察隊積累了近千張圖片資料,並整理出二十多萬字的文本。書中不僅詳述了安塞腰鼓、畫像石、木版年畫、剪紙、農民畫、石刻、泥(麵)塑等民間技藝,還分析了其藝術風格、反映的民俗風貌、折射的文化內涵等,並記錄下當時優秀的民間藝人(如劉蘭英剪紙、蘇蘭花剪紙、潘京樂皮影等),較為全面細緻地展示了黃河流域的民間藝術面貌。

黃永玉讚功在千秋

1993年,楊先讓把書送給了老朋友黃永玉。翻開書後,黃永玉盛讚《黃河十四走》是「對千秋萬載後人有深遠益處影響的東西」。認為《黃河十四走》「點明了研究民間藝術的一個方向,一個方法。是一個鐵打的、無限遠大的可能性」。想當年,黃永玉對跑來跑去的楊先讓其實也不甚理解,曾經對他說:「總在別人地裡跑,自己的地都荒了。」黃永玉的關心更像是善意提醒,但是當他看到《黃河十四走》之後,立即表示要為楊先讓寫文章。這文章便是《天末懷先讓》。後來黃永玉把這篇文章收在了《比我老的老頭》一書中,以表示他對楊先讓--這個比他年輕幾歲的老頭的某種敬意。

黃永玉還說,近百年來像「張光宇、張正宇、張仃、郁風、廖冰兄這些前輩老大哥為中國民間藝術實踐奮鬥、呼號,由於勢單力薄成不了氣候的淒楚處境,變成無限廣闊的燦爛局面」,而楊先讓的《黃河十四走》,「這一走,就好像當年梁思成、林徽因為了傳統建築的那一走,羅振玉甲骨文的那一走,葉恭綽龍門的那一走......理出文化行當一條新的脈絡,社會價值和文化價值無可估量。」

生動鮮活的民間藝術,向來被譽為民族歷史文化的「活化石」,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據楊先讓回憶,雖說當時有個基金會支持,但錢不多。一行人扛蚇像攝影器材,揣茧妍O本、介紹信以及各省聯絡人地址,在三輪車、摩托車、公交車等運輸工具轉換中行走。黃河之行固然艱苦,但是對楊先讓來說收穫是巨大的:對龐雜深厚的中國傳統民間藝術的探索,從望洋興嘆、不知所措,轉而雲開霧散、柳暗花明了。

發展豐厚藝術體系

民間藝術並不是一種孤立、靜止的存在,其主體是由婦女創造的「母體藝術」,其上承先民創造的本源藝術,下開專業化的工匠藝術,誠如楊先讓在書中所言:「民間藝術是一個龐大的造型世界,實實在在與廣大平民共存了數千年,並自始至終沿茼菑v的規律去進行創造,發展成一深厚而豐富的藝術體系」;「中國民間藝術,放在整個世界範疇去看也是最豐厚、最變化萬千的,那是一個未被開發的寶藏,將會為中國和世界藝術家提供無限的靈感,給予他們極大的啟示」。

民間藝術是依託於人存在的,沒有傳承人,生存環境也變了,「人死藝亡」,搶救是沒有用的,只能在它每時每日的流失之中抓緊收集、整理、保存、研究,「它的命運似乎只有進入博物館,成為文化遺產一途,然而,這份遺產畢竟可以成為當代藝術創作的能源和酵母」。考察黃河途中,楊先讓親眼見證了民間藝術如同潮水一般消失,速度之快令人震驚。然而,除了記錄,他知道自己對此無能為力。1990年,楊先讓退休,中央美術學院的「民間美術系」被縮編為「民間美術研究室」,他由此選擇了走出國門,在國外講課、辦展覽,向世界宣傳中國民間藝術。楊先讓創建的「民間美術系」雖已不再存在,但是,他培養出了徐冰、陳文驥、呂勝中、韓書力等藝術大家,大都由傳統過渡到當代,成為出色的當代藝術家。楊先讓在《黃河十四走》中,採訪挖掘的民間藝術大師們,如庫淑蘭、蘇蘭花、潘京樂等,他們雖已去世,卻給世人留下了不朽的民間藝術作品,並鼓舞傳承人繼續茈L們的事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