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首本英文回憶錄寫徐悲鴻事跡 徐芳芳:走進父親的藝術人生

2018-11-12
■徐悲鴻女兒徐芳芳與其描述父親事蹟的回憶錄《奔騰的駿馬:畫家徐悲鴻和他的家人在毛澤東的中國》(Galloping Horses: Artist Xu Beihong and His Family in Mao's China)■徐悲鴻女兒徐芳芳與其描述父親事蹟的回憶錄《奔騰的駿馬:畫家徐悲鴻和他的家人在毛澤東的中國》(Galloping Horses: Artist Xu Beihong and His Family in Mao's China)

一說到駿馬圖,相信不少人會想起中國近代著名繪畫大師徐悲鴻(1895-1953),他擅長畫馬,其作品更是聞名中外,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其女徐芳芳為分享父親傳奇一生和藝術成就,花6年的時間撰寫回憶錄《奔騰的駿馬:畫家徐悲鴻和他的家人在毛澤東的中國》(Galloping Horses: Artist Xu Beihong and His Family in Mao's China),書中撰寫了徐悲鴻一家鮮為人知的經歷。徐芳芳早前亦特意到港於青年協會生活學院舉辦新書分享會,當中亦介紹了不少徐悲鴻的作品。■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美婷

《奔騰的駿馬》原作為英文版,近日才被翻譯成中文。此書也是第一本以英文描寫徐悲鴻事跡的書籍,並以作者第一身角度描述其家人的故事。徐芳芳指,她是特意以英文撰寫此書的,「因為我覺得徐悲鴻在中國很有名,用英文寫的話是希望外國人了解徐悲鴻。」書中特別講述了徐悲鴻的妻子廖靜文不屈不撓的精神,描述了徐悲鴻的子女和妻子如何用堅毅的精神去發揚其藝術精神、完成藝術家未盡的使命。同時作者也描述了自己在毛澤東時代,作為一個以音樂為專業的學生的生活和教學經歷。這本書除了描述徐悲鴻的生平和藝術成就外,還特別分享了徐悲鴻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經歷感受,徐悲鴻當時在藝術界已有崇高的地位,他更與毛澤東和周恩來有直接的來往,這一一都在書中被詳細描述。

美國丹佛市的一次徐悲鴻畫展,令徐芳芳有所啟發,繼而為父親撰寫英文版回憶錄,「那時候來看畫展的觀眾那麼踴躍、那麼受感動,我就想把徐悲鴻介紹給世界去。」父親徐悲鴻逝世時,徐芳芳才不到6歲,與父親的回憶並不算很多,要全面了解父親,就必須從各方面搜集父親的資料。「最主要是採訪我的母親,還有我的親戚、父親以前的老學生等,還有我們都有筆記,我媽媽也有筆記,努力地做了些研究。」要寫成這本書,對徐芳芳來說並不容易,「怎樣把內容組織起來,這是個艱難的過程,加上發生過的事要重新回憶,回憶的過程中就會把那些痛苦的回憶重新經歷一次,我認為一本書要寫得好就要有感情,這才會感人,但重新回憶的過程是會比較痛苦的。」

解構徐公畫作意涵

在新書分享會中,作者徐芳芳除了講述父親徐悲鴻的事跡外,還介紹了不少徐悲鴻的畫作。徐芳芳在分享會的開首先向大家介紹了徐悲鴻所畫的馬,「古代的駿馬圖通常畫的是修飾整潔的、肥胖的馬,都是不能跑的馬,用的是工整的手法畫出來的,而徐悲鴻用的是中國的大毛筆去塑造結構結實的馬,以西方素描為基礎畫出奔騰的馬。」徐悲鴻所畫的馬鼻孔會較大,以表視馬的大肺活量,馬的胸肌和關節也是用濃墨來表現,馬的腳也會畫得比真馬的腳長,但瘦長的腳看上去卻顯得自然,「畫馬的手法也是十分有難度的,把畫中的馬靠近觀眾的部分畫得大點,這種手法可加強馬的立體感,看上去也顯得活潑。」

徐芳芳藉徐悲鴻作品《愚公移山》分享為何徐悲鴻的作品廣受各國人民所欣賞,「我認為徐悲鴻的作品中,包含了人的感情,其審美的特徵也感動了亞洲、歐洲等觀眾的心靈。」徐悲鴻1940年在印度畫了這幅畫,當時亦是抗日戰爭中最艱苦的階段,他在這畫繪畫了中國人民頑強的奮鬥精神,「徐悲鴻認為中國人民若能以愚公移山的故事精神奮戰,必定能取得抗戰的勝利。」徐悲鴻當時畫這作品的畫風亦是中國畫中前所未有的,「例如他將大型的人體引入中國畫中,更佔據了整個構圖的大部分,對這些人物的描繪是融入了西方素描的手法,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

徐悲鴻亦有相當高的油畫技巧,其創作於1928年的著名油畫作品《田橫五百士》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幅以歷史事跡為題材的油畫。徐悲鴻在畫中表達了田橫威武不能屈的精神,他認為這是當自己的國家面臨茈螫琣M機時候所需要的精神特質。他把田橫與五百壯士訣別的時刻畫在畫中,人群的動作和表情中散發出依依不捨、悲痛的情緒張力,為油畫增加了很強的感染力。徐芳芳特別提及到,畫的中心位置畫茪@名黃色衣服的男人,正是徐悲鴻本人的自畫像。

兒時回憶縈繞心頭

《奔騰的駿馬》採用了一張黑白照片作封面,照片是徐悲鴻和女兒徐芳芳和兒子徐慶平的合照,拍攝於1949年北京老家的門前。徐芳芳在分享會中分享了自己小時候的照片,細說小時候的故事,從小便學習鋼琴的徐芳芳,在這照片中卻是拉茪p提琴,「大家都知道我是學鋼琴的,那為什麼照片中我卻拉茪p提琴呢?因為農場裡沒有鋼琴。」徐芳芳當時亦是在農場裡僅有的幾位自學英文的人,她也十分珍惜學習音樂的機會,「我當時並沒有忘記我父親對我的期望,我希望我能成為藝術家,能有教育、學習的機會。」

雖然徐悲鴻離世時,徐芳芳年紀尚小,但父親從小對她的一舉一動,以及父親的事蹟,徐芳芳卻牢牢地記在腦海裡,也深深地影響她成長,「我知道父親當年在歐洲留學的時候怎樣刻苦奮鬥,父親曾在德國博物館裡畫油畫,常常都是連續數個小時不喝水也不吃東西,非常努力地去畫畫,他這種精神也是鼓勵荍琚A我覺得父親能做到的話,我也必定能做到的。」

徐悲鴻當年曾對妻子廖靜文說過一番話:「一個人的一生都要為後代留下一些高尚有益的東西。」徐芳芳表示,徐悲鴻的家人、其他的美術家和毛澤東時代音樂專業的人都表現出「奔騰的駿馬」的精神,因此她特別用「奔騰的駿馬」作書名,「我希望這種精神對讀者有所啟發,使他們能為其人生目標而奮鬥。」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