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從青春版到校園版《牡丹亭》 崑曲之美生根發芽

2018-12-01

為慶祝香港中文大學成立五十五周年及北京大學成立一百二十周年,中大將聯合北大崑曲傳承與研究中心於12月2日下午2時在中大邵逸夫堂帶來校園版《牡丹亭》京港聯合匯演。作為此次演出的策劃人,白先勇與記者們回顧起從當年青春版《牡丹亭》一路走來的崑曲推廣,無數難忘時光閃過眼前。

這其中的每一個人,從費盡心血希望振興崑曲的推廣者,到深受吸引而漸漸靠近崑曲的學生觀眾,每個人對崑曲,不正也似《牡丹亭》中的那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北京大學崑曲傳承與研究中心提供

2004年,青春版《牡丹亭》在台北首演,之後熱潮一路席捲到海峽兩岸暨香港。至今14年過去,演出已逾300場,累計觀眾人次超過50萬。「我現在敢這麼說,青春版的《牡丹亭》,可以說是啟動了崑曲的復興運動。」白先勇笑蚖﹛C這個結合了海峽兩岸暨香港文化界的精英分子、戲曲大師、商界企業家的文化工程,使得華人世界對崑曲重新認識,也讓無數的年輕觀眾重新在400年前的中國藝術中找到了迷人的親切感。

以美與情吸引年輕觀眾

白先勇說,演一齣崑曲,於他,如同是做一個「展覽」,將傳統中失落的精緻與美呈現人前;而打造青春版的《牡丹亭》,則更是希望藉由這一場美的展示,將老藝術家們瀕臨失傳的崑曲藝術傳承下去,也把對傳統文化疏離已久的年輕人們重新拉回來。「民國時候的老北京,大學生是常常會去看戲的,不光是京戲,老北大的蔡元培校長就還帶蚞ル穸h看崑曲,那個時候有這個傳統。那個時候北京的學生對中國戲曲很有興趣,後來歷史原因,完全停掉了。對於年輕人來說,是疏離了,這個現象蠻教人憂心的。華人世界的青年對我們的傳統文化產生了疏離感,不親近了。」

在這種憂心下所製作的青春版《牡丹亭》,請來汪世瑜與張繼青兩位崑曲大師,對蘇州崑劇院的青年演員俞玖林與沈丰英進行魔鬼訓練,打磨了近一年時間,再結合兩岸三地一流的舞台人才與製作團隊,呈現給觀眾的,是一場典雅精細、迂迴婉轉的青春之夢。

三天,九個小時,年輕觀眾們坐在劇場中靜靜經歷一場400年前的愛情夢幻,目不轉睛。「崑曲我給它兩個字--美與情。崑曲是以最美的形式表現中國最深刻的感情。崑曲的形式美,在表演藝術上是美學最高的。而它表現的是中國的感情。中國的這個『情』是很奇怪的。我在美國教《紅樓夢》,要用到翻譯,《紅樓夢》裡面很多的『情』字,麻煩了,我在英文裡面找不到完全的對應。Love,feeling......都不對。我們中國的『情』好像很深,好像是原始宇宙間的一種動力。而這,就在《牡丹亭》中表現出來了。男女主角愛得死去活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他們常常把它和羅密歐和朱麗葉相比,但羅朱死了回不來了,我們中國人死了還要活過來繼續談戀愛。」白先勇笑蚖﹛A這「美」與「情」,正是吸引年輕觀眾的地方。

崑曲進校園

白先勇也就此為自己定下原則-不是打造純商業演出的崑曲表演,而是要讓崑曲進校園,鎖定大學生作為主要觀眾。隨後數年內青春版《牡丹亭》的各地巡演,有超過一半的場次是在校園中演出。「如果一直演,只是娛樂演出,但進了校園就不同,有文化意義、教育意義,也有學術上的定位。當時演出要去中國內地時,我就想,中國有那麼多的大學生,如果可以抓到百分之十或者百分之五的大學生變成崑曲觀眾,那就不得了!」

2004年,青春版《牡丹亭》開始進入內地校園。第一場是在蘇州大學的存菊堂,這個建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大禮堂設備簡陋,椅子還是翻起的木板椅,一起身嘩啦響。團隊精心設計的舞美燈光全派不上用場,全靠演員的表演撐滿全場。但這相對原始的一場演出仍是迅速爆滿,不只是蘇大的學生,從南京、杭州、上海趕來的學生把禮堂的走道都擠滿了。之後在不同大學的演出,一票難求的場面重複上演,而2005年在北大百年紀念堂的演出成為決定性的一場演出,由此,青春版《牡丹亭》所掀起的崑曲熱潮從北大這一中心學府不斷向外輻射。崑曲所蘊含的傳統文化的力量有形無形地觸動了中國年輕人的心,竟如蝴蝶效應般,由觀劇時一點莫名的漣漪震盪出狂熱的波濤。白先勇還記得當時去南開大學,熱情的學生差點把門口擠爆,校方不得不出動整隊保安來維持秩序,「我去了就被圍住要簽名,後來等不了的人還拿節目單敲我的頭,最後要四個壯漢把我抬起來到後台溜走!」這無疑給他打了一針強心針--「崑曲進校園」的策略是正確的。

「21世紀的青年、知識分子、大學生,為什麼對四百年前的戲如此狂熱?」白先勇也曾問過自己。「我想,timing是很重要的。文革後差不多三十年,中國的經濟條件起來了,下一步就是關注文化建設。那個時候的中國大學生,受了很好的教育了,總會想,作為中國的一分子,對文化的認同是什麼?俄國人有芭蕾舞,英國有莎士比亞,意大利人對他們的歌劇自豪。那中國呢?我們也有很燦爛的傳統,但是好像19世紀衰落後,打散了,20世紀內憂外患,也沒有振興起來。我們對文化的認同是破碎的。多少年來,有一個世紀吧,發言權是被西方文化拿去了,他們說了算,他們說好就好,唯他們馬首是瞻,不管是表演藝術、電影,還是文學......19、20世紀,我們的文化出於弱勢,我們每個人的心底,我想都是不服氣的。而崑曲,結合了文學舞蹈美術戲曲,是綜合的藝術,它美的形式,對中國式的感情的表達,讓我們覺得,原來自己的文化有那麼好。」

學生踏台板

2009年,北大開設崑曲傳承與研究中心,邀請研究崑曲的學者教授崑曲的美學和歷史,也請來崑曲大師現身說法,示範生旦淨末丑各個行當。一系列的活動吸引了大批學生的參與。2017年,白先勇開始策劃校園版的《牡丹亭》,讓喜愛崑曲、學習崑曲的學生有機會登上舞台親身體驗。

這次的校園版《牡丹亭》京港匯演,就以江蘇省蘇州崑劇院青春版《牡丹亭》為藍本,將折子稍縮減,成為共九折、三個小時的「小全版」,並聘請青春版《牡丹亭》的主要創作團隊和表演團隊進行藝術指導。三位學習崑曲的中大校友--袁學慧、張靜文及鄒焯茵,也將首次參與校園版《牡丹亭》的演出,早前更特意到蘇州集訓。白先勇說,學生版《牡丹亭》也許沒有專業演員與老師傅們的精確和老到,卻有蚞ル肣怐滲簪u「spirit」,非常青春,充滿了對自己文化的驕傲。

從吸引年輕人來看崑曲演出,到將崑曲帶進校園,並開設研究中心,授課、推廣有關崑曲的知識,再到學生自己登上舞台演繹崑曲。如同一顆種子歷經14年的澆灌,慢慢發出了小芽。有熱愛,必能燃起光芒。望這小芽長成參天大樹。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